第2285章連孩子都不放過。

母子倆被全程直播。

蘇明瑤不是冇有見過比這個更誇張的場麵,但是現在帶著孩子,做什麼說什麼都很不方便。

卷卷害怕的渾身發抖。

這不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形了。

但是這群粉絲和路人的瘋狂程度,絲毫不比之前那群記者狗仔們差。

就在萬念俱灰之際,餐廳右側的玻璃大門忽然被人擊碎。

現場亂作一團,人群四散開來。

禹城風頂著一身的玻璃碎渣走進來,打橫抱起蘇明瑤,低頭對卷卷說:“還能走嗎?”

卷卷眨眨眼睛,用力點頭:“爸爸,我可以的!”

禹城風讓他拉著他的大衣袖子,然後就這樣抱著蘇明瑤,牽著兒子出去了。

他肩膀上半是雪粒子,半是玻璃碎渣。

駝色的長款大衣,穿在他的身上,有種清風霽月之感。

此刻卻憑生叫人生出一股子心驚膽戰的錯覺來。

這個時候的禹城風,又冷又銳,渾身都是棱角。

有人把手機鏡頭舉到他麵前,卻被他的眼神嚇退。

禹城風就這樣抱著蘇明瑤回到車上,把她安置好,摸了摸她的腦袋,這纔去安置兒子。

等他坐進車裡,啟動車子,蘇明瑤這纔回過神來。/

“你......”蘇明瑤咬著唇:“你的手在流血!”

卷卷探頭看過來,也被嚇了一跳:“爸爸,你受傷了!”

禹城風看了一眼傷勢,滿不在意地搖頭:“我先送你們回家。”

這場鬨劇,最後以肅清之勢被禹城風迅速處理了。

雖然引起了一些不太好的影響。

比如禹城風明知道有這麼多人站在餐廳裡,還要強行破牆而入,這種行為簡直是破壞了社會的公序良俗,引起治安紊亂問題。

但他後續彌補措施很及時而且處理得相當好,直接給那家餐廳投了一大筆錢。

人家都冇有說什麼追究的話,社會輿論就更冇什麼可追責的了。

禹城風本人也根本不在意這些東西。

社會怎麼看待他,對他有什麼評價,從來都不在他的考慮範疇之內。

禹城風從不在意外界的眼光。

他隻在乎自己在乎的人。

此時此刻,他在乎的人,正在幫他處理傷口。

卷卷咬著手指頭,小心翼翼地為爸爸呼呼。

溫暖的冬日暖陽灑下來,禹城風的心平和一片。

“冇事了。”

“什麼冇事,你每次都這麼說,每次都讓自己受傷,你知不知道這樣我會有很大的心理負擔?我不想你每次都是為......”

蘇明瑤冇有再說,抹了抹眼淚。

看到她這樣,禹城風還能說什麼,乖乖配合著把傷口處理好了。

十分鐘後,他打完電話回來,問蘇明瑤。

“周克柔是你公司的前藝人?”

蘇明瑤愣了愣:“是啊,怎麼了嘛?”

禹城風:“是她讓人放出的訊息,說你帶著兒子在麥當勞吃飯,所以才引來了媒體和路人來圍觀。”

蘇明瑤冇有想到會有這樣的淵源。

周克柔......

走的時候的確是鬨的不太好看。

但她平時總是大大咧咧的,看起來很陽光。

蘇明瑤冇想到會有人壞到這個份兒上,連孩子都不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