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好幾個人飛也似的逃到了陳胡的麵前。

“陳師兄,我們還是趕緊離去吧。”

“再找機會教訓他們。”

其他的師弟們向著陳胡看去。

陳胡一臉的不甘心,可是現在事態已經發展到了這一步。

就算是再鬥下去,對他們也冇有任何的易處,隻能是點頭,然後帶著他的這些手下逃離而去。

看到陳胡離去了,楊天鬆了一口氣。

“他們可算是走了。”

林脈脈也是鬆了一口氣。

很快,林脈脈他們就來到了楊天的身邊。

“這追殺冇完冇了的,再往前走,估計還會遇到追殺。”

“這可怎麼辦。”

宇文成皺著眉頭說道。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總會有辦法的,不必慌張。”

楊天微笑著說道。

“接下來我們去哪裡。”

盧火明向著楊天看去。

“繼續往前走吧,還能去哪裡?”

楊天微微的一笑。

“總要先找到一個可以安居下來的地方。”

楊天說道。

“恩,而且這個地方,最好禦龍宗的那些傢夥找不到。”

盧火明說道。

“這樣的地方,哪裡有那麼好找。”

“我們還是先往前走吧,這裡靈氣如此稀薄。”

楊天向著盧火明看去。

隨後楊天身影閃動,加快了速度,快步的向著前方走去。

身後的眾人也是跟在其後,快速的跟了過去。

冇有多長時間,足足又行了三日之後,前麵有著一片區域,地勢很開闊,而且靈氣也很濃。

“就是前麵那片區域了。”

楊天向著大傢夥看去。

大傢夥此時也是在向著前方看去。

自然也看得出來,前方的那片區域靈氣十分濃鬱。

那裡有著一片山脈,山脈之下,有著很多的山洞。

隨便找一處山脈,先住在裡麵也是不錯。

楊天身影閃動,飛奔了片刻之後就來到了一處山洞之前。

就是這裡了。”

楊天說道。

楊天說著,直接大步的向著裡麵走了去。

進入到裡麵之後,楊天大步的先是向著裡麵走了去。

身後的眾人也是跟了過來。

“這裡挺不錯的。”

“要不先在這裡待幾天。”

宇文成微笑著說道。

宇文成微笑著說完之後,直接就找了一處地方先是坐了下來。

坐下來之後,宇文成就開始打坐修煉了起來。

看到宇文成開始打坐修煉,盧火明、楚雄飛他們也是紛紛的坐了下來。

“你們先在這裡打坐修煉,我去在外麵佈置一道可以螢幕我們氣息的大陣。”

楊天對著大家揮了揮手,隨後向著山洞之外走了去。

林脈脈也是十分的好奇,想要看看楊天到底準備怎麼佈置這道大陣。

“你跟過來做什麼?”

楊天向著林脈脈看去。

“我看看你怎麼佈置大陣,怎麼不讓看。”

林脈脈微笑著向著楊天看去。

“你還是快回去修煉吧,這有什麼可看的。”

楊天苦笑著說道。

“我去看看,不耽誤你工作的。”

林脈脈笑著向著楊天看去。

“好吧,你想在這裡看就看吧。”

楊天向著林脈脈看去。

林脈脈淡淡的一笑,坐在一側,靜靜的向著楊天看去。

看到林脈脈這個樣子,楊天一陣無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