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羅馬左路的城池之內,

羅馬使者正在幾名貴族的陪伴下進行著酒宴,

這裡處於羅馬龐大國境的邊界,好不容易來了一位直屬於羅馬元老院的使者,

貴族們自然不會放過討好的機會,

至於外麵是不是在打仗,又和他們有什麼關係呢?

貴族就要有貴族的做派。

“尊敬的使者,這是來自於東方華夏最好的瓷器,您看這白如羊脂,摸上去比少女的肌膚還要順滑。”

“最是適合您不過。”

一名貴族拿著一個瓷器帶著幾分討好和心疼說道。

這瓷器可是他花了大價錢買回來的,他也極為喜歡,但為了自己的前程也不得不送出去。

羅馬使者看著麵前的瓷器,頓時露出了驚喜的目光,

這些年來,雖然他們通過和蠻族人的交易,羅馬城內其實也能買到瓷器,

但那個價格哪怕是他也有些肉痛。

這也是許多大貴族們宴請時候,展現實力的東西,

現在有人白白的送上來,他當然會收下,

至於現在正在和華夏人交戰,這也並不影響。

就好像他們的一些貨物,也能在華夏人那邊賣出去一些不錯的價錢。

於是伸手摸了摸瓷器,果然比少女的肌膚都要光滑,

也不知道那些華夏人是怎麼製造出來的,

在心裡感歎了一下,使者很快笑著回到,

“你有心了,觀察力也很敏銳,你的名字應該被更多貴族知道。”

聽到這話,羅馬貴族頓時笑得眯起了眼睛。

他知道兩人這就算是達成了交易。

隻是看到這一幕,其他貴族自然也忍不住,

另一名貴族直接抱著一匹絲綢到了死者的麵前說到,

“尊貴的使者,這是來自華夏最頂級的絲綢,穿在身上,就好像時刻被少女圍抱著。”

看著麵前的絲綢,羅馬使者的眼睛直接亮了起來,

如果說瓷器擺在家中能夠顯出自己的實力,那絲綢就是最亮眼的招牌,

就看現在羅馬元老院內,哪一個高級貴族,不是穿著這種來自於華夏的絲綢,

所以相應的,這價格也極為昂貴!

他自己也有絲綢做的衣服,但並不多,每天換來換去就那麼兩件,

在大貴族之間,多少顯得有些寒酸,

這東西對他來說,再合心意不過了!

於是狠狠的說道,

“你的智慧,已經快趕上我了,你的名字必將被我的朋友所熟知!”

聽到這話,羅馬貴族直接笑得咧開了嘴。

有對方的承諾,他離靠近羅馬就更近了一步,也不枉他花費了這麼多積蓄,去搶到這一批絲綢。

當然這些都是值得的,自己現在付出去的這些錢,等升了官職,

再多加一點稅也就收回來了。

不然,他又不傻,賠錢的買賣他纔不會做,

心中也在感歎,這樣精美神奇的東西,那些華夏人是怎麼做出來的。

羅馬使者很快讓隨從將兩樣東西收了起來。

至於其他貴族送上的美女,珠寶等等,雖然也不錯,但到底冇有什麼驚喜了。

宴飲了一番之後,很快有貴族拍馬屁說道,

“這一次這些華夏人,居然敢來羅馬,一定要給他們一些教訓,到時候可以,讓他們多賠償一些絲綢瓷器。”

其他人也紛紛應和,

“這是自然,也多虧了有尊貴的使者帶著大軍在這裡!”

他們之所以對對方討好,也是看到了來自於羅馬的精銳軍團士兵,

這些人表現出來的戰鬥力給了他們極大的信心!

之前也通報過一次,羅馬軍團隻花了很小的代價,就試探出了那些華夏人的武器。

所以他們還是有些畏懼的。

隻是聽到這話羅馬使者的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

他心中其實冇有那麼大的底氣,不然的話華夏這一次不過十幾萬人,他們可是精銳軍團加輔助軍團近三十萬人!

而且前兩天的情況似乎也不太樂觀,他們損失了不少人,

當然現在該吹噓的也要吹噓一番,這也是為了穩定人心,

“那是當然,這一次五個羅馬精銳軍團到了這裡,無論是什麼樣的對手,也必將臣服在我們腳下!”

“因為我們就是羅馬!”

他現在倒也不是那麼擔心,

畢竟開戰才幾天?

隻要他能夠支撐到冬天,之後哪怕再失敗,那也和他冇有什麼關係了。

很快其他貴族也紛紛舉杯響應說道,

“我們就是羅馬!”

看到這士氣振奮的一幕,羅馬使者也不由露出了一個笑容,

但就在這時候,一名羅馬士兵極為狼狽的破門而入,

打破了宴會廳內的融洽氣氛,一名羅馬貴族不由得嗬斥到,

“你這麼闖進來想要做什麼!不知道先通報嗎!”

其他羅馬貴族也點了點頭,貴族當然是要有風範的。

這麼匆匆忙忙,簡直有失他們的禮儀!

羅馬士兵這時候好不容易緩過了氣,直接說到,

“使者,不好了,我們右邊的城池已經被攻破了,主城也失去了聯絡!”

“華夏人殺過來了!”

聽到這話,整個宴會廳內瞬間一片寂靜,

羅馬使者的笑容也僵硬在了臉上,但他還是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道,

“這怎麼可能。”

但很快便有接二連三的隨從直接跑了進來,一個個都哭喊著說道,

“不好了,好多人逃了進來,城門口亂成一團了!”

“那些華夏人趁勢打進來了!”

還有人顫抖著說道,

“天上!天上有怪物!”

聽著這一個個通報,所有人都傻了眼,大家都不由得朝著羅馬使者看過去,

在這裡對方的地位是最高的。

羅馬使者這時候顫抖著想要說什麼,突然,

轟!

轟轟!

接二連三的巨響,從外麵傳了進來,隨後便是混亂的哭喊聲,在寂靜的宴會廳內,顯得格外刺耳。

所有人便看到羅馬使者,最終顫抖的說道,

“來人!帶我離開這裡!”

幾個還算鎮定的羅馬精銳士兵直接帶著羅馬使者,快速離開了這裡。

留下了其他一臉茫然的羅馬貴族們。

然後也不知道是,哪一個貴婦人先尖叫起來跑開,隨後宴會廳內也陷入了一片混亂。

這一片混亂也早已經蔓延到了整座城池之內。

因為此時一座龐然大物,正緩緩的從他們的頭頂飛過,

一聲聲比雷霆還要猛烈的爆炸四處散開,

冇有人可以承受這樣的壓迫!

也冇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

與此同時,城池外麵那些華夏人不要命的朝著城內攻擊,

羅馬精銳軍團的士兵們想要抵抗,卻發現無數潰敗的士兵,還有混亂的百姓們,

早已經形成了一道,幾乎不可抵擋的潰敗洪流,

將他們的陣型衝的七零八落。

而這樣的陣型,根本冇辦法抵抗那些裝備比他們好,戰鬥力不弱於他們的華夏士兵!

他們的抵抗不過是勉強延緩著失敗的速度。

但即使如此,也還是有不少羅馬精銳兵團的士兵自行組成陣型,

在城池的大街小巷之中,和同樣衝散了的華夏士兵們進行著戰鬥!

他們雖然同樣恐懼,也知道等待他們的隻有死亡,但他們還是選擇了戰鬥!

因為他們是羅馬精銳軍團!

而更多的人在無可抵抗,無法理解的力量麵前,選擇了逃命!

他們可以戰死,但卻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無論如何,這一座城市,在一片混亂之中,也宣告了陷落。

城池外,張良看著麵前濃煙四起的城池,

神色極為複雜,他心中其實早知道,華夏聯軍一定會勝利,

畢竟大家的實力差距擺在這裡,

就憑藉天雷這一樣武器,他們就已經占據著極大的優勢,

但他難以接受的是,當初韓信說十天之內拿下三座城池,

他已經覺得是天方夜譚,畢竟這些羅馬人也不是那些蠻夷能夠相比的,

他們有著完整的軍事體係,是一隻真正的軍隊。

輕視這些人,是會得到教訓的。

他們這些天的損失也能證明。

萬萬冇有想到,如今真正開戰其實也不過三天,

三天,拿下羅馬三座城池,擊潰羅馬,三十萬大軍!

這怎麼可能!

哪怕如今事實擺在麵前,他也有些無法接受。

卻又不得不接受,因為城池上天空中,那一座他從來冇有見過的,巨大的,無法明說的恐怖武器。

正在肆虐著。

他知道,這一次對方的潰敗,並不是對方的戰士不勇猛,對方的將領不聰明。

而是因為大秦的武器,太過於恐怖!

哪怕是他,突然遇到這樣的武器襲擊,也無力迴天。

想到這裡張良不由的喃喃自語道,

“非戰之罪。”

就在這時候旁邊響起了一陣,略有些興奮的聲音,

“你也打到這裡來了。”

張良回過頭。就看到嬴禮正帶著人靠過來,於是看了對方一眼問道,

“我該叫你單於,還是嬴禮殿下。”

嬴禮很快,笑著回到,

“我的名號,是皇爺爺親自給的,如今大秦皇帝陛下是我的叔叔,所以我既是匈奴單於,也是大秦皇室成員。”

他對自己的身份早已冇有了任何隔閡,現在華夏聯軍三天之內就擊潰了羅馬大軍,更是堅定了他的心智。

聽到這話,張良默然無語。

他其實很想嘲諷對方一句,對方如今的作為,簡直丟儘了匈奴人的臉麵。

甚至可以說是認賊作父!

但看著還飛在頭頂上晃盪的大秦武器,這句話他怎麼也說不出來。

對方的選擇,從現在來看實在是再英明不過了。

哪怕是他也隻能,在心中對那一位說一聲,

真是好手段!

於是緩緩的吐了一口氣,然後說到,

“這一座城池,就歸我大漢了,嬴禮殿下應該冇有意見吧。”

他們拚死拚活,可不就是為了這些地盤嗎。

嬴禮笑著回到,

“大漢想要下這一座城池,本單於自然冇有任何意見。”

“隻是想問一句,此事可問過大秦將軍韓信了?”

“本單於雖然占了那一座城池,可最終的分配,還是要聽大秦的。”

“畢竟,此戰最大的功勞,也是由大秦創造的。”

聽到這話,張良的嘴角都不由得抽了一下,

他原本以為,匈奴和大楚會和大漢一樣,直接各自占領這些地方,

卻冇有想到最後居然還是要讓大秦來分配。

但他能拒絕嗎?

很明顯,不能。

於是冷冷的說道,

“那就交給大秦來定奪吧。”

說完便直接帶著人離開了這裡,他不想和這個甘願臣服於大秦的匈奴單於多做交往。

看到這一幕,嬴禮自然也明白對方的心思,卻絲毫不在意。

而是帶著人手,也朝著和秦軍的方向而去。

此時,最前線的羅馬主城之內,戰鬥的聲音已經慢慢小了下來,

華夏士兵們開始接手這一座城池,

原本都已經準備好了,被燒殺搶掠的百姓們卻發現,這些凶神惡煞的,華夏士兵們對他們冇有絲毫的侵犯,

反而維持著秩序,開始清理那些趁機作亂的人,

這讓他們有一些無法理解,

在他們看來勝利者就應該燒殺搶掠,剝奪一切!

不然為什麼到這麼遠的地方來打仗?

當然現在並冇有人給他們解釋這一些,大家都忙得很。

一個個信使們將最新的情況,送到了韓信的麵前,

韓信這時候哪怕心智早已經沉穩無比,也不由的露出了一個極為燦爛的笑容,

無數個日日夜夜的期盼,十幾年的訓練等待,

他終於等到了這一天。

帶著一萬精銳,遠征千裡,

聯合其他華夏國,以十幾萬聯軍,開戰三天之內,擊潰敵軍三十萬,

連下三座城池!

這樣的軍功,比當初秦國征服天下的時候,一天拿下一座城都要厲害!

封王已經是鐵定的事情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韓信很快說到,

“傳信陛下,破羅馬三十萬大軍,連下三城,大捷!”

於是,很快便有一對姓氏直接朝著大秦的方向而去。

當然韓信知道,這一去,最起碼一個月的時間才能到,等訊息回來,

又是一個月,

如果路途中有什麼小差錯,時間就會更長。

難怪陛下現在根本冇有占領這些地方的心思。

就在這時候,一名秦軍匆匆過來稟告說道,

“將軍,漢國和楚國都有使者求見。”

聽到這話,韓信不由得冷笑了一聲,

大家就在旁邊,卻要用使者這樣正式的名義求見,

這是想要分地盤了,這也太心急了,

不過問題不大,陛下早有準備,於是說到,

“進城,讓他們晚上過來吧。”

(解釋下,上一章末尾的應該是張良,到最後腦子都打昏了,已經改過,但有些平台不能更新,實在抱歉,另外再問一問韓信的王位稱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