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雨霏卻笑了笑:“冇有,你不用擔心,他在外婆家呢,本來也是要來的,但是考慮到這裡人太多了,孩子身體又不太好,就冇來了。”

“這樣。”溫栩栩鬆了一口氣。

“嗯,不用過來,他太小了,又體弱多病,不過,現在他的外公外婆情況好多了吧?”

“好多了,維維現在姓朱,戶口也是在他們那裡,他們有了念想和支撐,肯定會好很多。而且,我弟現在也是住在他們家。”

景雨霏說到這裡的時候,目光還特地朝不遠處正在招呼客人的弟弟看了一眼。

有惋惜、有遺憾、還有一絲很明顯的擔憂……

溫栩栩:“……”

正要說什麼,靈堂那邊卻又有客人來了,見狀,她隻能匆忙回去,繼續拜謝那些前來弔唁的人。

這個世上,本來就不會有那麼多幸運的事,當初她溫栩栩能儘力給那個可憐的女人留下這個孩子,已經很難得了。

所以,這大概就是這個男人欠下的債。

下輩子,他就在那兩個老人麵前好好償還吧。

三天後,葬禮也終於結束了。

夫妻倆從墓地裡回來,看著被收拾得乾乾淨淨的觀海台,忽然間就覺得這個地方一下子空曠了好多。

“哥哥,你說,以後這地方,是不是就隻有我們兩個老傢夥待著了。”

“嗯?”

站著她旁邊的男人,聽到這句話,有些不悅的挑了挑眉。

老傢夥?

他才四十多歲,就老了?

他鬆開了她的手,走去酒櫃那邊拿了一瓶價格昂貴的紅酒出來後,打開給兩人倒了一杯,端給了她。

“你怎麼不說這剩下的時間就是屬於我們兩人的了?”

“啊?”溫栩栩接過酒杯,一時冇反應過來。

“我們的?”

“嗯,年輕的時候,我們都很忙,冇有時間享受我們自己的生活,現在終於閒下來了,老婆,屬於我們的時間到了。”

他端著那杯酒,居然當著家裡那麼多傭人的麵,伸手就將她攬了過來,居高臨下望著她含情脈脈道。

溫栩栩頓時就漏了一拍。

這傢夥,怎麼都這麼大年紀了,還給她放電?

關鍵是……她還被電到了。

溫栩栩臉紅了……

“你的意思是?”

“從現在開始,你想去哪?我就陪你去哪?隻要你喜歡,我們可以周遊全世界,老婆,我們該享受屬於我們自己的二人世界了。”

他灼熱的呼吸撲在她的眉眼上,讓人聽了後,心都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了。

想去哪就去哪?

還有,屬於他們的二人世界嗎?

溫栩栩仰頭望著這個男人,終於,當那些刻骨銘心的過往,在她的腦海裡一一劃過時,她也濕了眼眶。

是啊,他們這一輩子,過得太坎坷太驚心動魄了,從來就不曾有過半點屬於他們的時光。

所以,他說得冇錯,接下來的時間,是屬於他們的……

“好,餘生我們永遠相伴,有我在的地方,就有你陪著,霍司爵,我永遠愛你。”

“我也愛你……”

……

本文連載到這裡,就全部完結啦,很感謝大家的一路陪伴,在將近兩年的時間裡,我們相聚在這本書中,為它的劇情哭過笑過,也為裡麵每一個人物牽腸掛肚,果果非常感謝大家對它的喜歡。

接下來,我需要休息一段時間,之前答應給大家的一些福利,還有小劇場周邊,我會放在老地方,喜歡的可以去看看,感謝大家的支援,我們有緣再見!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