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小說網 >  我爹爹權傾朝野 >   第976章

為了讓永山王等相信洛玥是因為愛美偷跑出去摘花而作死的,滿夫人害死了一個九歲女孩,扔到北山崖底。

永山王等找到那女孩的屍體,便以為是洛玥。

但蓮盤卻不在屍體上,引得永山王狐疑。

整個天醫穀便開始找大陣鑰匙。

滿夫人慌亂之下,不知把鑰匙藏那,靈機一動,隻好藏到了自己的那裡。

因為她藏在那裡,不但躲過搜身,還發現鑰匙被那裡的汙水浸著,連烏玉鬥都感應不到它的存在。

最後,她便如大家所知那樣,一步步當上永山王的女兒。

“不會的......”洛心媚聽著這一切,小臉蒼白如紙。

自己的娘是個乞丐和丫鬟就算了,竟然還害死了洛玥!

“你該死!”永山王怒吼一聲,上前一腳就狠狠跺到滿夫人的胸口。

“噗——”滿夫人直接吐血。

啪啪幾聲脆響,她胸口幾根肋骨被永山王給踩斷了。

“來人!”永山王冷森森地怒吼,“把洛滿和洛心媚拖下去,淩遲處死!”

這話一出,砸得滿夫人和洛心媚眼前發黑。

“父王......你殺我就好了,為什麼要殺媚兒!她無罪啊!”滿夫人忍著痛叫道。

“無罪?”永山王冷笑,“以前,她還想殺了梨兒呢。再說了,便是冇有這事,她也有罪!她是你這惡毒齷齪之人的女兒,就是罪!!”

“把她們母女麵對麵地綁著。先一刀刀把洛心媚處死,讓她看一看,自己的女兒死掉是什麼感覺的。”

永山王恨聲道,字字泣血。

“不——”滿夫人死死地瞪大雙眼,“你不能這樣對我!不能這樣對她......”

“嗚嗚......祖父,你饒了我吧!我什麼都不懂,也不知道吧!我娘是殺你女兒的凶手,你殺她就好了。”

“拖出去!”永山王聲音冷若寒冰,“還有,老夫從此再無洛滿這個義女。剝奪她們母女的姓氏!”

“不......你不能這樣!不能!!”

滿夫人崩潰地尖叫著。

她費儘心機,好不容易纔得到了“洛”這個姓,可現在,她的姓卻被剝奪了。

她再次成為無姓之人!

隻有低賤的乞丐,纔不知自己姓什麼,纔沒有姓氏!

幾名天醫穀弟子走上前,把尖叫著的母女拖走。

永山王陰沉著臉,還去了觀刑。

滿夫人母女相膈一米,麵對麵地被綁在柱子上。

劊子手一刀一刀地把洛心媚的肉割下來,痛得嘩嘩大哭,血全都濺到滿夫人身上。

自己的女兒被這樣一刀刀地割,明明在自己眼前,可自己卻救不了她!

滿夫人看著這一切,雙眼欲裂,心痛得快要死了。

淩遲了半天,洛心媚終於氣絕身亡。

滿夫人直接氣得肝膽破裂而死的。

......

雖然殺了仇人,但永山王卻悶悶不樂了很多天。

洛玥的死,他也有責任。

而且,他還把仇人當女兒養了這麼多年。

直到姚青梨出嫁,永山王才重新開心起來。

姚青梨出嫁那天,整個天醫城都鋪滿紅綢。

永山王把天醫穀所有貴重東西都打包好,給姚青梨當嫁妝。

這些東西,列成隊,排了足足有十裡!

可謂是真真正正的十裡紅妝。

永山王拍著葉天博的肩脖道:

“老夫退休了,要跟孫女和曾孫到京城養老享福了。等梵笙回來,就讓他繼承穀主之位吧!老葉啊,這天醫穀以後就交給你們了。”

“哦哦,對了,這九轉天機鎖要消失了。現在這穀中靈液,省點用的話,夠用上百年了。不用愁哈!要是不夠用,可以到京城找老夫和青梨。”

葉天博差點吐出一口血來。

看著這被洗劫一空的天醫穀,明明得償所願了,整個天醫穀都落到了他們葉家手裡了。

可他為什麼有種好像得到了,又好像冇得到的感覺?

“迎親隊來啦!”此時,媒人的聲音拉得長長的,高亢地響起。

姚青梨紅唇勾起一抹瀲灩生輝的笑。

大紅喜帕緩緩落下,遮住了她的視線。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