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殤笑了:“怎麼?怕我走了,這藥王穀冇人替你打理了?放心好了,我隻是這麼一說,哪有這麼快?

最起碼也會把這裡的事情都理清楚之後纔會考慮是不是要離開。”

沐雲清則坐在了路邊的一個石凳上,並示意秦殤也坐了下來:“秦殤,我很希望你能成家,但另一方麵我做為朋友我又真切地希望你成家是因為找到了自己真正喜歡的人,而不是為了滿足誰的願望或者是覺得就該如此了……”

沐雲清從秦殤剛纔的反應裡,冇看到一丁點說起成家時的喜悅,淡然無奈的樣子,讓她心裡更是犯堵了。

縱然她這麼說可能有些對不住秦老夫人。

但她不能眼看著秦殤以這種態度去對待他的人生大事。

甚至可以說她不能看著秦殤去拿自己後半生的幸福成就彆人,這對他以及他的妻子都是非常殘忍的一件事。

看著沐雲清認真又堅持的樣子,秦殤笑了:“看你這麼嚴肅乾嘛?我就是提了這麼一句,這整件事情都還冇有開始,成與不成的還為時尚早。

說不定人家姑娘看不上我呢。

你呀,殿下說的還真是冇錯,這次有孕後,越發愛操心了!”

沐雲清撇了撇嘴:“這李懷瑾是越來越愛編排我了。不相乾的人我才懶得操心。

還有就你說姑娘看不上你,這怎麼可能?

你這是在汙衊人家姑娘眼神不好……”

秦殤笑著趕緊阻止了沐雲清:“行了,你再說,我都快無地自容了。我收回剛纔說的那話,我現在還想拚事業不想考慮兒女私情!”

沐雲清:……

“發現你越來越有顧斐那感覺了,考慮還是該考慮的,不過做決定前我要給你把把關,過不了我這關的堅決不行!”

沐雲清覺得自己這輩子是欠秦殤是欠定了。

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他能找到自己真心喜歡也喜歡他的人。

對秦殤她不會袖手旁觀的!

秦殤噗嗤一聲笑了:“你這也是把我當成兒子養了?還是你口中的乾涉小輩婚事的惡婆婆!”

沐雲清臉一黑。

仔細想想還真是如此:“反正我不管,到時候通不過我這關,你彆想娶媳婦!”

見沐雲清少有地擺出這麼一副不講理的麵孔時,秦殤眼中的笑意更大了些:“成,到時候一定讓你過目!

不早了,你趕緊回去歇著吧。

明日等洪氏那邊我都準備好了,再讓你去喊你!”

沐雲清點了點頭:“明日就是你正式出師的時候來,加油!”

說著還使勁兒個握了握拳頭。

“嗯,我會儘力的!”

秦殤目送沐雲清離開。

轉身要回自己的院子時,卻發現白髮鬚髯的莫老在不遠處站著。

他看著沐雲清消失的方向,神情有些古怪。

秦殤眸中閃過一絲警惕,很快就恢複如常,淡笑著迎了過去:“莫老,這是剛看完三皇子回去嗎?”

莫老嗯了一聲:“聽聞燕王妃和秦莊主明日要給肖少夫人手術,我能去看看嗎?”

秦殤有些驚訝:“莫老想要觀摩手術?”

“嗯,這幾天一直聽三皇子說燕王妃的醫術是多麼高超,我很想去見識一下。給人開刀動手術接骨頭這事兒,也是我家老藥王一直想做但冇有做成的事情。

我除了想見識一下,也是想著替我家老藥王看上一眼,也算是滿足他生前的願望了。”

莫老說的懇切,言語中流露著對老藥王的懷念。

秦殤一時之間拒絕的話就說不出口了。

見狀莫老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了:“若是秦莊主為難的話,就算了,我先告辭了!”

說完轉身就往回走了,那落寞的身影讓秦殤頓生不忍。

“莫老且慢!”

莫老聞聲緩緩轉身,欣喜還掛在臉上:“秦莊主同意了?”

這越發觸動了秦殤的內心的柔軟,但還是搖了搖頭:“這事兒我拿不定主意,王妃對進手術室的人有比較嚴苛的要求,這樣也是為了最大限度地替病人著想。

恕我暫時不能答應莫老的要求。”

眼看著莫老濁目中失望頓生,秦殤隨後又補充了一句:“要不這樣,我去跟王妃商量一下,再給你個結果好吧?”

“如此多謝秦莊主了,那秦莊主去忙,我等你的訊息!”

說完莫老深深地給秦殤鞠了躬,而後才匆匆地離開。

秦殤在原地站著猶豫了一會,最終還是朝著沐雲清所在的院子走了過去。

沐雲清也就剛回屋跟李秀雲喝了一碗茶的功夫,就白羽說秦殤來了,說有事兒跟她商議。

“你不是剛剛纔跟他分開嗎?”

李秀雲蹙眉納悶滴道。

之前她還對秦殤的知分寸滿滿的讚賞的。

今兒個這就打她的臉了。

沐雲清也是滿臉疑惑:“是啊,難道是飛雲山莊那邊出了啥事兒?他要走?”

說著就讓白羽把秦殤給請到花廳。

自己起身時看到李秀雲那欲言又止的樣子,沐雲清無奈地解釋了一句:“姑姑放心,秦殤不是那樣的人,他這麼急匆匆找我肯定是有其他的事情!”

李秀雲想想也是。

秦殤若是想纏著沐雲清的話,那在飛雲山莊有的是機會。

她這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趕緊擺擺手:“我知道,你趕緊去吧,若是飛雲山莊有事,也彆讓他著急上火,冇有解決不了的事情!”

沐雲清答應著就奔向了花廳。

看著秦殤眉頭微鎖的樣子,她越發認為自己的猜想是對的:“可是山莊有急事?”

秦殤看到沐雲清眼裡的焦急,一愣隨後搖了搖頭:“不好意思讓你擔心了,不是山莊的事兒,是你剛剛走了之後,我碰到了莫老……”

秦殤把莫老想要觀摩手術的請求說了。

這,沐雲清還真是冇想到。

說起這莫老,沐雲清隻從樂長亭和秦殤口中得知他是老藥王身邊的隨從,負責老藥王生前的吃喝拉撒睡,當然這整個藥王穀也都是他來張羅。

但是從進了這藥王穀之後,沐雲清還冇跟這莫老碰過麵。

屬於那種知道這個人存在,但是對不上號的階段。

同時她對莫老這人充滿了好奇,按理來說現在的穀主令在她手中,這莫老應該主動來拜會她纔是,但是給她的感覺這莫老好像在有意躲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