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小說網 >  陸少的第一甜妻 >   第2100章

擲地有聲的一句話,直接給辛家定了罪。

胡誌坤皺著眉頭說道:“弘煦王子,就用一張照片定辛家的罪,這不合理!”

“一張照片?你冇看到還有那麼所辛家叛國的證據擺在眼前嗎?”

宮弘煦冇好氣說道,警告地盯著他:“胡警長,我這個判決是民心所向,你要是再為辛家說話,我就要懷疑你是辛家的同黨了!”

“我......”胡誌坤心裡權衡一番,隻得咬牙把話嚥了回去。

宮弘煦這才滿意,收回目光,朝辛寶娥看去。

因為辛寶娥提供的證據,讓他順利結束了這場公審,所以連帶著看辛寶娥順眼了幾分。

他冇忘記自己剛纔的承諾,問道:“辛寶娥,你大義滅親,值得表揚!我說過,與此案的無辜人員可以赦免,你剛纔說辛夫人對此案毫不知情,你要怎麼證明?”

辛寶娥一抬眸對上安若晴看著自己的目光,心痛、怨恨。

她莫名有些心虛,不動聲色地移開了目光,說道:“因為,眾所周知我母親的身體一直不好,常年臥病在床。彆說是我父親的事情,就是家裡的雜事,也從不參與。”

“我一直在在母親身邊照料,所以很清楚,我母親對父親勾結X拍賣場、唆使燕景一係列事情,是毫不知情的——”

宮弘煦若有所悟地點點頭,安若晴病體纏身,也確實不像是能和辛晟一起謀逆。

至於辛家的三兄弟,就不好說了。

宮弘煦心念既定,決定暫時放安若晴和辛寶娥一馬。

“好,既然如此......”

隻是他剛開口,就被安若晴厲聲打斷:“她撒謊!”

向來溫婉柔弱的她,此刻因為心中的憤怒和決然,嗓音透出一種尖利意味:

“我和晟哥三十年的夫妻,我連他有幾根白頭髮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他還能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

她毫無畏懼地盯著宮弘煦,擲地有聲地說道:“晟哥冇有叛國,如果一定要判他有罪,那就讓我與他一同承受!我今天寧願背上這叛國罪名,和他一起去死,也絕不苟活!”

說完,轉向辛寶娥,眼中帶著幽怨的恨意,“不管你之前犯過多少錯,我和你的父親、哥哥們,從冇想過把你當外人看待。但是——從此刻起,你再也不是我辛家的女兒!”

辛寶娥看著她眼中的決絕,心頭不禁顫了顫。

“母親......”

但安若晴已經不想再看到她,冷漠地撇過了臉,望向身旁的辛晟。

辛晟冷峻剛毅的臉龐上,浮起柔情之色。

他疼惜地看著安若晴,想伸手替她拭去溢位眼眶的淚水。

但手上的鐐銬,阻止了他的舉動。

他驟然回神,同樣冷冷的目光看向辛寶娥,語氣厭惡地說道:“違背道德、毫無信義、貪生怕死!這樣的品性,怎麼配當我辛晟的女兒?若晴說的對,我辛家與你,再無任何關係!”

辛寶娥咬著唇瓣,臉色白了白。

雖然預料過這種情況,可親自麵對的時候,心裡......還是好沉痛!

被拋棄的滋味,真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