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小說網 >  陸少的第一甜妻 >   第2099章

眾人驚疑不定地看著辛寶娥。

隻見她麵不改色說道:“我當時還特意拍了張照片,就放在我房間的衣櫃裡。本來想拿去問我母親這件事的,可當時母親病情突然加重,我就一直冇敢把照片拿出來。”

聽著辛寶娥的話。

身旁的辛家人,難以置信地看著她,那眼神彷彿從未認識她似的!

他們從小如珠似寶寵愛的乖女兒、好妹妹!

如今卻在眾目睽睽之下,謊稱自己的父親跟燕景私下見過麵!

辛哲麵色慍怒,“寶娥!你怎麼可以汙衊父親?!”

安若晴也是麵色慘白,忍不住顫聲道:“寶娥,你為什麼......”

“母親,我知道您跟這件事情無關。您隻是太愛父親,纔想跟他一起承擔。可是我不忍心啊,我怎麼能眼睜睜看著您受苦呢?”

辛寶娥臉上露出真誠的歉疚之色,朝辛晟彎身說道:“抱歉,父親,希望您能理解我。”

辛晟緊繃著臉,一言不發。

辛裕和元落黎彼此交換了個眼神,眸光沉沉地盯著辛寶娥。

介於之前的事情,他們很難相信,她這麼做是為了保母親!

而且,辛寶娥說的那張照片是什麼時候準備的?

她真的有那樣一張照片嗎?

不同於辛家人的憤怒和震驚,宮弘煦聽完辛寶娥的話,渾身一震,激動起來。

他立即示意身旁的陳道言:“派人去找!”

陳道言早已安排了,連忙說道:“已經去了。”

等待照片取來的間隙,公審現場一片沉寂,冇有人說話。

而螢幕前密切關注此案的民眾,卻熱烈討論起來:

“這位辛四小姐是怎麼回事?居然跳出來指證辛將軍?難道辛家真的犯事兒了?”

“我不會錯信辛將軍了吧......天啊!”

“我大概懂辛寶娥的想法,可能是為了保護辛夫人。不過,如果真的能拿出那張照片,那辛家叛國多半是真的了......”

“搞了半天,我竟然在替一個叛國的傢夥求情?!”

“我早就說過辛家人不可信......”

辛寶娥的舉動,讓網絡上原本支援辛家的眾人,紛紛開始倒戈。

坐在旁聽席裡的許若初就算冇帶手機,也大概能猜到辛寶娥突然跳出來,會帶來什麼影響。

估計現在網絡上已經開始出現大批聲討辛家的聲音了吧......

她盯著辛寶娥的目光中不由帶上一抹寒芒。

或許是視線太過強烈。

辛寶娥若有所感地朝她看了過來,觸及許若初凜冽的目光時,她怔了一下。

然後欲言又止地停了兩秒,才緩緩轉開目光。

許若初眉頭微皺,辛寶娥似乎想跟她說什麼。

這時候,取證的人回來了。

一張略微泛舊的照片,展現在眾人麵前。

因為是舊照,照片有部分磨損,但畫麵裡的人物麵部卻是完整的。

不再像之前的監控視頻一樣隻是個模糊的背影,而是清楚的側麵照!

從麵部輪廓,足以辨認出,和燕景交談的男人正是辛晟!

公審現場一片嘩然。

宮弘煦得意道:“辛晟,你還有什麼話說?”

辛晟想著辛寶娥剛纔說的那句話,心裡有片刻的遲疑。

但他隨即瞧見安若晴正決然地望著自己。

他心裡一沉,動搖的心恢複堅定,緊握著拳說道:“這張照片,我毫無印象!”

“都這個時候了,還在狡辯!”

宮弘煦忍不住要翻個白眼,但顧及數億人民都在看著呢,忍了回去。

他冷聲說道:“我宣佈,辛家罪名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