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槽!打得好!”

“牛逼!這是真的牛逼啊!”

“這簡直就是怪獸啊,這還是人嗎?”

“爽!殺得實在是太爽了!這是揚我國威啊!”

在江夜回國的同一時間,他在日國大殺特殺的視頻,也已經經由外網傳到了國內,一時間,無數網民為之沸騰。

下到窮苦的老百姓,上到有權有勢的富豪權貴,全都覺得江夜實在可怕,但殺得也著實是爽。

而此時,江夜身在軍部,正在與楊振國柳長風等軍部高層談話。

“在甘省那邊?”

通過江夜這裡得知了渡邊一說的話,知道了甘省那邊存在一個遺蹟,隱藏著仙人的秘密後,楊振國沉吟起來。

“最近甘省那邊有什麼動靜冇有?”

他問在場的其他人。

“之前甘省那邊的人的確有過彙報,說那邊發生過一些奇特的天象,另外也有一批形跡可疑的外國人到了那裡。”

一名軍部高層彙報道。

“不過之前我們都以為隻是發生了小概率的特殊事件,那些日國人都是遊客,並冇有當回事,現在看來,對方很有可能是日國武道界的人,過去那邊探尋遺蹟的。”

“這樣的話,那我們得立即行動了。”

楊振國沉聲道。

“這件事咱們已經落後於他們,若是再磨磨蹭蹭的,秘密被睇過之人獲悉,那可大大不妙了。”

這時,柳長風卻是搖了搖頭。

“總指揮,我倒是覺得,咱們可以用更直接一點的辦法,直接對那位置發射一枚核彈,反正那地方是戈壁灘,方圓百裡都無人居住,這樣便可以確保將那些敵國之人解決,也可保護秘密。”

“如果咱們派人過去的話,就算咱們的人能夠控製住那些日國武道界的人,也存在兩個隱患:第一,對方會有漏網之魚,帶著秘密回到日國;第二,對方可能分散逃離,在我華夏境內作惡,屠殺百姓,如此一來將會動搖社會的穩定。”

楊振國聽完,冇有說話,手指輕輕敲擊著桌麵,沉吟了起來。

片刻後,他問江夜。

“你怎麼看?”

江夜聳了聳肩。

“我是很想知道我師父留給我的秘密到底是什麼,可若是這秘密已經被他人獲悉,我們現在再過去的確已經來不及了,如柳軍座所說的解決方法,其實是最保險的。”

聞言,楊振國直接拍板。

“行,那就這麼辦,我這就去申請。”

三天後,一枚核彈發射,甘省某個無人區被夷為平地。

所有人都以為這隻是一次很尋常的核彈試射行為,誰也不知道,這其中隱藏著什麼樣的秘密。

同一時間,漢江一處墓園。

江夜在林初雪和女兒林渺渺的陪同下,來到了生母蘇琴的墓前。

江夜的手上,提著一個盒子,那是害死蘇琴的罪魁禍首,葉家的那個毒婦的頭顱。

“媽,我來看您了!”

江夜雙膝一彎,在母親的墓前跪下。

“您的仇,我已經幫您報了,您可以安息了。”

“至於那個負了您的男人,用不了多久,我也會讓他失去一切,讓他帶著悔恨,來到您的墓前懺悔的。”

“您,安息吧。”

說完,江夜用力磕了三個響頭,而後一手牽著林初雪,一手牽著林渺渺,回到了家中。

這是一座全新的房子,屋內,江夜的養父養母和妹妹,林初雪的父母,都在,桌上已經做好了慢慢一大桌子的好菜,等三人回來,一大家子其樂融融的吃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