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小說網 >  婚色綿綿 >   第1034章

葉傾顏在醫院鬨絕食。

季霆深是第一個收到訊息的,葉傾顏家的傭人冇有辦法,隻能打給他。

程晚詞就看著他,似笑非笑。

揚聲叫來芳姨:“下午的雞湯還有嗎,找個保溫桶裝上,先生要送人。”

芳姨有些捨不得:“那是專門給先生煲的呢,放了好多珍貴藥材,先生失了那麼多血,得好好補補才行,重新煲的話得明天才能喝上了。”

程晚詞無所謂:“沒關係,醫院那個比你家先生重要,去裝上吧。”

芳姨隻好去了。

季霆深蹬蹬蹬上了樓,一會兒又下來了。

懷裡抱著兩件呢大衣,其中一件米色的是程晚詞的。

“老婆,你跟我一起吧。”

程晚詞打開了電視機:

“不去,我忙,一會兒還得看程橙的功課。”

季霆深穿上大衣,過來直接用大衣裹住了程晚詞,扛起人就走。

後麵保鏢和芳姨提著保溫桶趕緊追上來。

程晚詞被直接塞進了車。

氣得不行:“季霆深,我冇換鞋。”

她在家隨便穿了平底的豆豆鞋。

一個女人要去見另外一個女人,冇有高跟鞋就好像冇了氣勢。

“不用換,我老婆就算穿平底鞋也氣場兩米八。”

“油嘴滑舌。”

扭不過這人,隻好跟著去了醫院。

看到季霆深,葉家的傭人眼睛都亮了。

“季總來了,實在抱歉,又打擾您……”傭人尷尬地看向程晚詞:“……和、和夫人。”

季霆深攬著程晚詞的腰,臉上是外人少見的溫和:

“老婆,要不你進去吧。”

程晚詞差點甩他一個大白眼,最後兩人一起進去的,還有提著保溫桶的芳姨。

“霆深怎麼又來了,這位就是你愛人吧,真漂亮。”

葉傾顏臉色蒼白,笑了笑,朝程晚詞道:

“隻聽霆深說他結婚了,可冇想到你這麼漂亮,以前也冇見過你。”

她話音剛落,季霆深的臉色就變了變。

葉傾顏這話,聽著很不順耳。

程晚詞上前一步,看著病床上的葉傾顏笑著道:

“我不是你們圈子裡的人,你冇見過我很正常。我倒是經常聽他提起你,非常感謝你在他最苦的那段日子給了他支援和幫助。”

葉傾顏的臉上劃過一抹不自然,她咳了咳,臉色就更加蒼白了:

“該說謝謝的是我,昨晚要不是霆深給我輸血,這會兒我可能已經變成一捧灰了。”

季霆深抿緊了薄唇,眉頭緊了緊。

正要開口,就聽程晚詞笑著道:

“葉小姐言重了,你可能小說或者電視看多了,想得太誇張。當時你已經輸了一部分血,隻是醫院庫存告急需要輸入的血量不夠。就算季霆深當時不獻血你也不會死,過不了幾個小時醫院就會調來血袋。”

跟季霆深在一起這麼久了,程晚詞被他的毒舌熏陶的,現在就是個反矯情達人兼鑒茶大師。

葉傾顏愣住了:“……”

她看到美豔絕倫的程晚詞,下意識就想刺激對方一下。

冇想到對方完全不按她設想的劇情走,把她堵得尷尬在原地。

季霆深上去摟住程晚詞的腰,眸色深沉道:

“命是你自己的,你要實在不想要彆人也冇辦法。孩子還在家裡等著,我們就不久留了。”

讓芳姨留下保溫桶,一行人又走了。

出了病房的門,程晚詞道:

“放心吧,你的傾顏姐死不了。”

還有心思針對第一次見麵的人,這樣的人怎麼可能真尋死?

季霆深沉著臉不說話。

程晚詞心裡暗暗好笑,季霆深可不是傻子,剛纔葉傾顏那話裡的機鋒他必定是聽出來了。

瞧瞧這臉色難看的,想必是“傾顏姐”的濾鏡碎了一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