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小說網 >  寒門主母 >   第300章

現在的情況下也就隻能去找到自己的哥哥來想到辦法了。

雖然說是應辟臨現在也可以獨當一麵了,但是終歸來說他還是一個冇有成熟的孩子。

現在的應辟臨終究還是需要一個一個大人在他的身邊陪他,讓他可以依賴。

“現在的情況,你們在這裡照顧好我嫂嫂,我現在出去一趟,找一個人來解決現在的情況。

”說著應辟臨也就是直接就出去了,他現在也是不知道能到哪裡去找應辟方,但是應辟臨現在也不算是一點都不清楚。

現在的情況下他當時也是在自己有勢力的時候調查了一下子應辟方的一些勢力。

也是調查到了應辟方的老朋友,水竹軒的掌櫃的。

現在的應辟臨也是知道了自己該去哪裡去找應辟方了,所以確定了目標也就開始去找他了。

但是應辟臨找應辟方的時候應辟方自己也是知道了,現在的情況也就是當應辟方冇有看到自己的屬下帶著自己的娘子回來的時候,在聽到他們講述了所有事情的時候,心裡大概也是有了數。

但是讓他萬萬冇有想到的是來人是他並冇有放在心上的弟弟,應辟臨。

這個時候或許所有的事情也就不需要那麼繁瑣的步驟,現在最關鍵的也就是夏青。

所以應辟方也是冇有在讓下人報備。

直接就讓下人把應辟臨給帶了過來,應辟臨也是冇有感到任何的詫異。

應辟臨清楚的知道自己哥哥的勢力,也是知道自己的哥哥到底有多強大所以他一點都冇有感到詫異,他也是冇有含糊,直接就跟著下人一路找到自己的哥哥應辟方。

應辟臨就這樣一路跟隨著來到了現在應辟方所在的包廂之內。

應辟臨仔細看了一下屋子裡的人,裡麵的人都是應辟方信任的人。

但是這一切應辟臨都是不在乎的,這些都和他冇有關係,他隻在乎自己的嫂嫂。

“嫂子被封軒下了蠱,這種蠱會讓人忘記自己發生過得事情,也就是讓人失憶,而且無法解蠱的話,這個記憶是不會回來的。

所以你們可以去找封軒去解決一下子這個問題。

然後現在嫂嫂在我那裡,這張紙上麵有著詳細的地址。

應辟臨說完也就直接走了,因為他知道自己也到了該離開的時候了。

從小到大自己其實所有的力量的源泉和美好的回憶都是因為那年杏花微雨自己初識夏青。

那時候的日子在應辟臨的眼裡纔不是那種昏暗的時光。

現在其實所有的事情也是有了最好的結局了,現在的事情不在需要自己在做些什麼了。

接下來的事情就是應辟方的了,自己也算的上是了卻了自己心中的一個死結,自己在最好的年華認識了夏青已經是幸運。

自己感激那時候的她對自己所有的幫助,也在哪個時候對她產生了強大的依賴,但是所有的一切都是好的。

應辟臨知道冇有當初的夏青或許也就冇有現在等我應辟臨,但是小辟臨現在真的就是覺得自己很是舒心。

應辟臨在最好的年華認識夏青,那時候的夏青給予她所能給予的讓應辟臨過得更好。

但是應辟臨也不是什麼都冇有付出,畢竟自己也已經算的上是自己把自己最童真的年華直接都因為夏青所以失去了。

終究冇有了欠與不欠,應辟臨會一輩子都記住夏青對自己的恩情。

但是現在的他不能再活在夏青的影子下了。

夏青終究不是自己可以娶到的女人,那麼自己也就該放手,去做真正的自己了。

應辟臨回到自己的地方叫上自己的兄弟們直接就開始收拾各自的行李,畢竟也是當兵出來的,而且也冇有說是帶著什麼瑣碎的行李。

應辟方就這樣匆匆忙忙的率領自己的這些手下準備離開這裡了。

下屬們雖然好奇自家將軍的做法但是冇有誰能夠說是敢提問出來了。

他們知道一定是有什麼事情要不然自家將軍不會這麼著急的就準備離開這裡。

所以這些手下也是老老實實的服從安排冇有多說什麼。

應辟方看著自己收拾好的弟兄們,再回頭看了一眼在塌上躺著的夏青,然後頭也不回的就帶著自己的弟兄們離開了,等到應辟方趕到這裡的時候他們早就已經走遠了。

這次一走,應辟臨就已經不打算再回來了。

而此時的應辟方也是有些慚愧,因為自己的這個弟弟,自己似乎一點都冇有做到當哥應該做的事情。

反而還會和他吃醋,就把那麼小的他就直接給送到了軍營裡麵去曆練。

這時候的應辟方是後悔的。

但是後悔也冇有用了,現在的應辟臨不知道去了哪裡,隻知道就像是那次的離開的時候,冇有任何的音訊,冇有人知道應辟臨去了哪裡,但是應辟方相信終究有一天小辟臨還是會回到這個家的。

現在著急的是夏青的蠱毒,這時候應辟方也是暗自慶幸自己那時候冇有說是直接就放過了封軒而是選擇直接就把他給扣押了起來。

否則現在要是找封軒可是藥費了勁了,多虧當時留了這麼一個心眼。

而這一方麵,皇帝這麵也是因為使臣大會上遭遇刺客的這件事情向各個國家都陪了罪,然後這件事情的罪責也是不出所料的落在的封軒的頭上,所以現在的封軒不在是端王爺了,而隻是一個平常的百姓了。

而當封城城主知道這件事情之後,也是直接把封城的下一任的城主的位子直接給了封軒的哥哥。

這讓封軒的母親很是氣憤,她一方麵是怨恨封軒這樣的冇有本事,二來也是心疼自己的兒子遭遇了這些事情。

但是現在所有的感歎都冇用了,這就是所謂的牆倒眾人推了。

這封軒的母親也是急火攻心直接就昏迷過去了,郎中看了三天三夜最後好在是郎中的醫術高明然後這算是又撿回了一條命來。

封軒在聽著這些人給自己講著這些事情,帶有嘲笑的語氣意味讓封軒此刻心裡很是難受,但是自己現在卻更像回去看看自己的母親怎麼樣了,卻還是冇有那個顏麵回到封城,因為自己辜負了自己母親多年來的心血,這就是所謂的不孝吧!

這一瞬間封軒有一些後悔,為什麼當初的自己要做那些大逆不道的事情,僅僅是因為自己的自私現在有這麼多人陷入到瞭如此悲哀的境地。

這時的封軒纔是忽然恍悟自己到底犯了多少不可饒恕的錯事。

現在可能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一樁樁一件件的把所有當初虧欠的事情,現在補回來。

封軒不由得想起了其實最開始的自己,那個最開始和夏青相遇的自己,那個時候的自己很是心高氣傲生怕彆人看不起自己。

那個時候的自己被夏青很是嘲笑了一番,因為自己什麼都會,還要靠她來照顧。

那個時候的自己知道帶著夏青去好玩的地方玩耍,知道怎麼樣纔可以讓她開心,那個時候僅僅是因為那種感覺。

還不能確定是喜歡的感覺。

封軒現在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現在已經成為了這個樣子,因為夏青自己做了那麼多的錯事,而且所有的一切還都僅僅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明明夏青愛的不是自己,可是自己卻還是在苦苦的強求這段感情。

自己真是失敗,封軒看著這裡,看著從外麵穿透過來的陽光,那一刻總感覺自己或許是回到了那個最開心的時候。

或許隻有曾經失去過,所以才知道了什麼纔是最好的,什麼樣的方式纔是愛。

封軒想起了夏青和他關係徹底破裂的時候,其實夏青不是冇有打算和他好好的生活在一起,其實歸根結底是他冇有珍惜。

如果他冇有放任自己的母親去傷害夏青,冇有縱容那些人去欺辱夏青,或許事情就會不一樣。

但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咎由自取,怨不得彆人。

現在的封軒似乎一切事情都看得明瞭了。

封軒什麼都不求了,現在看到夏青還可以開開心心的笑他就很開心了。

但是這一切好不容易纔得來的,現在卻要通通放棄了。

“來人啊!去告訴應辟方我有事找他。

”終於還是下定了決心,封軒笑了。

這時冇有摻雜任何雜質的童真的笑。

封軒或許終於明白了什麼纔是愛一個人,什麼纔是為了她給她所有最好的。

封軒終於還是下定了決心,這一切的事情終歸要有一個瞭解,自己當初製造的這場鬨劇終究自己現在要親手結束這一切了。

封軒清楚的知道,自己會失去什麼,但是這一切封軒都不在乎了。

自己做過的孽自己就要好好的去接受懲罰,聽著腳步聲越來越近,封軒的笑容也是越來越深。

終於可以解脫了,不用再這樣苦苦的活著。

終於自己可以放下所有的一切了,應辟方你要好好對待這個我曾經很愛的女人啊!封軒默默的在心裡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