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清瑤從太傅欽佩的眼神中,隱隱約約明白了太傅為什麼願意冒險救自己。

這或許就是傳說中的英雄惜英雄吧!

“無論如何,多謝太傅大人出手相救!”

段清瑤再次鄭重地表示感謝。

“娘娘,若是不嫌棄,不妨在府上住下!定是冇有人會猜到,娘娘會在這兒的!”

有道是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就算是皇上,應該也不敢如此大膽猜測吧?

“太傅一片好意,心領了!就不叨擾大人了!”

她從皇宮裡逃出來,是因為嚮往自由的天空。

若是躲在太傅的府邸裡,安全是安全了,可是這是她想要的生活嗎?

那倒還不如繼續居住在皇宮裡,那兒至少有享不完的榮華富貴!

對於這個答案,太傅並不意外!

知母莫若子,出宮之前,太子殿下便已經預料到了這樣的答案。

皇後孃娘不是甘心於待在籠中的金絲雀,她分明就是一隻誌向高遠的雄鷹!

若是皇後孃娘是個男兒身,那便好了。

太傅不禁為自己這個突然冒出來的想法感覺到可笑,可若皇後孃娘真的是男兒身,那太子殿下又從何而來?

“既然娘娘執意要走,臣也就不挽留了!這些銀票,娘娘帶上!”

太傅從身上取下一個荷包,看到裡頭鼓鼓的模樣,就知道,裡頭絕對不是一筆小數目。

“太傅願意出手相救,便已經幫了最大的忙了!這些身外之物,太傅還是收起來吧!”

既然選擇逃出宮,段清瑤怎麼可能一點兒準備也冇有呢?

再說了,她一身的醫術,走到哪兒都能養活自己,壓根就不需要這麼多銀票。

“娘娘誤會了,這是太子殿下的一片心意。娘娘若是不收下,太子殿下也不放心啊!”

段清瑤頓時感動得啞口無言。

自己這個當孃的,顧不上自己照顧孩子也就算了,如今還反過來被自己的兒子貼心照顧著。

既然是兒子的一片心意,她又豈有不收下的道理?

捏著那一袋沉甸甸的銀票,段清瑤的心裡暖洋洋的。

“太子殿下,就麻煩太傅多加照顧了!”

雖然還有君炎安這個親爹在,可是,誰知道自己離奇失蹤之後,皇上會不會遷怒於太子殿下。

更何況,太子殿下和太傅相處的時日,明顯比皇上要多得多。

“說句大不敬的話,太子殿下是臣的學生,朝夕相處這麼多時日,臣早已經把太子殿下當成自己的半個兒子。臣自當竭儘全力教導他,保護他!”

他也是一個為人父母的人,又怎麼會不明白段清瑤的不捨。

可是正如太子殿下所說的那般,每一個人都有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難道就因為他娘是女人,是皇後孃娘,就必須什麼都服從嗎?

“多謝太傅大人,就此告彆!”

而此時此刻,君炎安才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的皇後冇了影蹤。

“皇後孃娘身體不適,定是不能走遠!彆落下宮裡頭的任何一個角落,馬上將皇後孃娘找到!”

君炎安站在鳳棲殿裡,麵色凝重。

太陽穴突突直跳的他隱隱有了不好的預感,他多麼希望清瑤隻是在和她開一個玩笑。

下一刻,就從某個角落裡走出來,輕描淡寫地告訴他,她隻不過在屋裡待悶了,出去走走罷了!

可是等啊等,等啊等,卻是等來了一個又一個的壞訊息。

“回皇上,禦花園裡冇看到皇後孃娘!”

“回皇上,皇後孃娘不在太醫院!”

“回皇上,找遍了景山,也冇有看到皇後孃娘!”

君炎安越發暴躁。

好端端的一個人,怎麼會憑空消失?

莫非是遇到危險了?

還是?

“立即派人去公主府!”

“不必了!”

聽聞動靜的小子軒及時趕來,為了避免事情越弄越糟糕,原本想裝作什麼也不知道的他終究還是忍不住了。

“你娘在你那?”

君炎安暗淡的瞳孔裡突然亮出一絲光芒,他怎麼忘了,清瑤最在乎的人便是子軒。

“不在!父皇,你就不用費那麼大的勁找我娘了,我娘不在宮中,也不在公主府!至於現在在哪兒,兒臣也不知道!”

小子軒實話實說。

君炎安麵若冰霜,半天說不出一個字來。

好一個不在宮中!

“當真以為,能逃得出朕的五指山嗎?”

君炎安磨著牙,從牙縫裡擠出了這麼一句話。

就在他決定動用所有力量,關閉城門,滿城尋找段清瑤的時候,子軒卻是突然跪在了地上。

“父皇,你就讓娘走吧!難道你看不出來嗎?娘在這宮裡,過得一點兒也不開心!”

子軒苦口婆心。

“朕虧待她了嗎?她是朕的皇後,一個女人最尊貴的權勢和地位,她都擁有了!她還想怎麼樣?”

君炎安卻是冇法淡定下來,他想不明白,明明已經共患難過的夫妻,為什麼到頭來,卻是冇辦法共享福。

“可是,這並不是娘想要的!”

君炎安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你娘和你說什麼了?她究竟去哪兒了?”

事到如今,君炎安已經冇有心思去追究什麼對錯。

他隻知道,自己若不儘快找到清瑤,那就真的再也找不到了!

“兒臣不知!”

“你當真以為朕不會拿你怎麼樣嗎?”

看到子軒和段清瑤一脈相承的倔強,君炎安氣不打一處出。

一氣之下,高高舉起了手掌!

子軒不閃不躲,站得和小白楊一般挺直。

“父皇就算是扒了我的皮,抽了我的筋,兒臣還是那句話,不知道!”

君炎安原本隻是想要嚇唬嚇唬子軒,並冇有打算真的動手打他。

可是看到他桀驁不馴的模樣,氣就不打一處出!

若是他第一時間通風報信,清瑤會消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