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世界真奇妙。

打了個出租車。

多了個哥。

一個多小時的車程,餘北已經和顧鈞儒很熟了。

“大哥你不跟我們進去嗎?”

“不了,我還忙著接單呢。”

顧鈞儒拿著手機搶了一個單,笑得跟中了**彩一樣。

他對自己的事業真熱愛呀。

“好帥啊……”小白一臉陶醉,“顧大哥居然有酒窩。”

餘北也發現了。

怪好看的。

哥哥的酒窩不是窩,是戀愛的漩渦。

有點酸。

其實我也有窩的。

比如胳肢窩。

小白捂著心口說:“怎麼辦,王庚碩和顧大哥兩個我都可以!小北哥,你聽聽,我心跳得好快,是戀愛的聲音嗎?”

“是乳腺增生的節奏。”

劇組定下的酒店偏離市中心,環境說得好聽是安靜,說得不好聽是前不見0後不著1,酒店麵積很大,但是稍顯破敗,已經有了陳舊的跡象。從大門口可以開車進去,最後下車拖著行李穿過寬敞的大堂。

“哇,劇組真是人才啊,找的酒店離市區也太遠了吧,真夠破的,都快拆遷了吧。”

行李箱搬來搬去,餘北都出汗了,怨念很多發起牢騷。

“這是十九世紀三十年代的莊園,換過幾代傳奇性的人物,很有曆史韻味,後來才改作酒店接待客人,這裡適合感受人文氣息,不懂的人當然隻會當成一棟老房子。”

顧亦銘是在講解麼?

不,

他是在實名diss。

說起來顧亦銘每次給他接的活,不像是工作。

都像是旅遊。

“是夠老的,這種莊園一般住的鬼比住的人多……”

“你怕什麼?你不是有林正英護體麼?”顧亦銘說。

“……九叔他也治不了外國殭屍啊。”餘北感歎。

小白脖子一縮:“彆……彆說,總感覺心裡毛毛的。你說劇組怎麼想的,訂這麼個酒店?”

“就是,還拍青春題材呢,拍靈異恐怖片多好,就地取景,連牆都不用刷舊。我看就是電影製片摳摳搜搜,捨不得給咱們住貴的酒店,這麼摳,把錢留著給棺材鑲金?你說是吧顧亦銘。”

不知道為啥。

顧亦銘臉很黑。

“給你們倆住,是白瞎了這個莊園。”

“這話說得,我在這兒睡幾晚,能睡出一個碩士證書來?我要是這麼熱愛曆史人文,就應該去學考古……”

餘北嘴炮技能滿級。

顧亦銘心裡已經在餘北的喜好表格中,曆史文化這一欄打了一個叉。

三個人走到前台checkin(辦理入住)。

文質彬彬但一臉冷漠的男侍在前麵領路。

這大概就是顧亦銘所說的高級感吧。

“Pleasefollowe,sir(先生請跟我來。)”

顧亦銘也跟著上樓。

“你怎麼還在呢?”餘北問他,“你不是回家探親的麼?”

“我得監督電影拍攝的進度,開機是否順利。”顧亦銘扭頭說,“我就是製片人。”

“……”

顧亦銘和小白的房間分彆在餘北的兩側,餘北剛收拾收拾,外頭就來了不少人。

“小北哥!”

兩個人鑽出人群,飛奔過來。

餘北一看,是兩個熟麵孔。

蕭城跟朱驕兩個bigboy天團成員。

“大兄弟!”餘北感到奇怪,“你們不是偶像團體麼?不去唱歌開演唱會,跑來拍電影?”

“嗬嗬,咱們做偶像藝人,十八般武藝都得學著點。”

餘北特彆感慨。

偶像藝人真不容易啊。

就差學會插秧了。

加油。

已經有我四分之三努力了。

蕭城也唏噓不已:“辛虧上次在綜藝節目裡碰到你和顧總,不然這次機會估計輪不到咱們倆!小北哥,顧總從來不投資青春類的電影,我們是沾了你的光呀!”

“這電影又不是給我拍的……”

“誰說不是?是盛銘傳媒找編劇寫的劇本,簡直就是為你量身定做好嗎!”

蕭城嚷嚷得差點整個樓道都聽得到。

“小點兒聲!”

餘北提醒他。

說那麼大聲。

好像咱在炫耀似的。

其實餘北不太信,顧亦銘會為了捧我,特地找人寫劇本,還親自投資做製片?

冇把我雪藏都已經是念在我冇功勞,也有苦勞的情分上了。

論手藝人一技之長的重要性。

還是覺得怪怪的。

像極了娛樂圈潛規則的劇本。

睡幾次,換得一個出演主角的機會。

這買賣……

以後得多做。

蕭城把餘北拉到一邊。

“小北哥,你跟顧總前些日子是不是鬨矛盾來著?看樣子鬨得挺凶?”

“是啊,可凶了,差點打起來。”

餘北歎了一口氣。

“是嘛,顧總還能跟你打起來?”

餘北皺了一下眉,蕭城這話,聽著不太得勁。

他是鄙視我的戰鬥力?

不是我吹。

我去年打遍跆拳道少兒組無敵手的時候,顧亦銘還是個處男。

就顧亦銘這種,看起來人高馬大,肌肉勻稱,其實都是假模假式練的,真動起手了,三拳之內,他就得跪在我麵前,求我醒醒。

蕭城心有餘悸似的說:“顧總那架勢,都一宿連發三條微博了,我還以為你們真鬨掰了呢。”

朱驕也湊過來說:“是啊,不過看你們一起來劇組,我就覺得肯定冇事兒。”

他們看到的都隻是表象。

其實我們已經分手了。

現在是乾兄弟。

這背後的暗潮洶湧,他們不懂。

餘北認識了一下同組的演員和工作人員,大夥有地位的能住單人間,稍次的合住,再不行的打地鋪的都有。

餘北血液裡燃起一股久違的鬥誌。

好久冇認真拍戲了,這次一定要心無旁騖!

餘北現在如餘得水。

讀劇本讀到晚上,餘北準備洗澡睡覺,外頭有人敲門,餘北一打開,小白就狗狗祟祟地擠進來了。

“小北哥。”小白祈求著說,“我晚上跟你一起睡吧。”

“為啥?”

“也不是怕……”小白摳著手說,“就總覺得牆上那幅油畫在瞪我。”

“那你也瞪他唄,你一個大活人還能瞪輸?”

“我不管,我不要一個人睡。”

小白已經脫衣脫鞋,鑽到餘北的被窩了。

餘北怔怔地看著。

小白真是一個單純的孩子。

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行為有多危險。

他這是在玩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