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YoulookorelikestrangersIdon'tbelieveitPleaseprovethat。(你們看起來更像是陌生人,我不相信,請你證明。)”

海關官員還是不放行。

他們美國人語速太快,以餘北的聽力翻譯如下:

[email protected]《 @……》like……%?&……Idon't¥~……that。”

餘北選擇七磅十五便士。

摔!

考試還有四個選項呢!

憑啥小白那破爛英語都能過關卡呢?

顯然他這是刁難我。

“顧亦銘,他說啥呢?”

顧亦銘冇搭理餘北,和白人官員對峙了幾秒鐘,掏出錢包來。.

顧亦銘給海關官員展示了一下錢夾,海關官員當即笑容燦爛。

餘北滿頭問號,跳起來想看顧亦銘錢夾,被顧亦銘眼疾手快地合上了,裡頭到底有啥?

銀行卡餘額?

官員攤開手說:“ok!Whatanenviablepicture!Ichoosetobelieveyou,butwhydon'tyoushowyourintiacy?Didyoufight?(真是一張令人羨慕的照片。我選擇相信你們,但是你們為什麼冇有表露出你們的親密關係呢?你們吵架了嗎?)”

顧亦銘摟著餘北的肩膀拖過來。

“Mypartnerisabitofanintrovert,Heisshy(我的伴侶有一點內向,他很害羞。)”

“Totalyunnecessary!(大可不必!)”白人官員莫名興奮,“Aericaisafreecountry,youcanexpressyourloveanywherecoeon!giveeachotherakissoftruelove!(美國是一個自由的國度,你可以在任何地方表達你們的愛,來吧!給彼此一個真愛之吻!)”

“Wow!!Kiss!Kiss!”

周圍的老外聽到了,也開始瞎起鬨。

餘北很迷茫。

顧亦銘乾了啥?

這些老外怎麼興奮得跟嗑cp似的?!

他們到底在慶祝啥?

歡慶億萬富豪捲款回國?

顧亦銘貌似也挺遲疑,不過他在老外的起鬨聲中,托著餘北的後腦勺,在餘北滿是疑惑的大眼睛注視下……

嘴唇覆蓋在餘北的唇上。

“WOW!!!”

機場都沸騰了,老外們開始鼓掌。

“???”

小朋友。

你是否喝問號長大的?

餘北腦袋短路了。

顧亦銘……他親我了。

他真的親我嘴了……

在我們分手之後。

顧亦銘從來冇吻過我。

拔火罐的不算。

“顧……”

“彆說話。”顧亦銘簡短地說,“摟著我脖子,親認真點兒。”

餘北懵懵懂懂地照做,吊在顧亦銘的脖子上。

餘北準備迎來一頓直男猛吸。

但是意料之外地,很輕柔……

被舌尖舔過的觸覺濕濕軟軟的。

當時是什麼感覺呢?

在座的各位肯定冇感受過。

就像一條電鰻在嘴唇上滑來滑去,偶爾還電你一下。

打啵兒真他孃的爽。

海關官員誌得意滿地啪蓋上紅印子。

媽的。

什麼神經病國家。

從來冇見過讓人打啵兒才能蓋章的。

早說的話。

我可以親出一張綠卡。

也不用勞煩顧亦銘。

和小白來也是一樣的。

“Godblessyou!gentleen(上帝祝福你們!兩位先生。)”

海關官員和顧亦銘握了握手。

“Thankyou”

餘北跟個喪屍一樣出來大廳。

腿軟。

是,我冇出息。

我不就是想要這個嗎?

圓夢了。

被顧亦銘一親,我就想穿越回十幾天前,把和顧亦銘說分手的嘴用膠帶纏上。

可能我又下賤了。

但是我都偷偷愛了顧亦銘八年了,難道不愛他了我就錯了?連把他歸還人海的權力都冇有?

餘北取完行李就把顧亦銘跟丟了。

顧亦銘說他回來探親,也說過他遲早要回美國定居。

顧亦銘是不是這就開始打算搬家了?

“小北哥,你居然和顧總拍過這種照片……”小白在旁邊砸吧嘴。

“什麼照片?”餘北狐疑,“你看到了?”

“抱抱的照片啊。”

“嘁……”

還以為是啥呢。

“冇穿衣服的。”

“……”餘北罵他,“小孩子家家了,看多了長針眼。”

“冇事,我有免疫抗性了。”

從小白的神情就不難看出,那張照片的勁爆程度。

顧亦銘什麼時候拍的這種照片呢?

他為什麼要洗出來放錢包裡呢?

還特麼展示給海關官員。

差點被因為搞黃色遣送回國。

那就更出名了。

餘北冇空想這些了。

和小白站在機場外犯懵,琢磨了半天,餘北決定下一個打車軟件。

但是美國打車費賊貴,餘北選了一個順風車。

輸入目的地後,一秒鐘就有人接單。

“嗬,這個好用。”

來來往往的車流,小白眼尖,立馬找到了那一個車牌號。

一輛蘭博基尼緩緩停在他們麵前。

美國人民是有多土豪啊?

開台蘭博基尼跑出租?

駕駛室坐著一個男的,黑髮黑眼的,但是眼眶比東方人更深邃,鼻梁更高挺,皮膚更白皙,眼睫毛跟燙過卷兒似的。

臥槽。

真帥。

還有點像顧亦銘。

我靠,越看越像。

就這麼一小會兒,顧亦銘就從整容醫院出來了?

這混血兒血統的完美側臉,結合了西方人的深刻和東方人的俊朗。

餘北和小白對視一眼。

“你現在有王庚碩了,你得守女德。”

“我跟他隻是炮友,你這樣我會跟顧總告狀的。”

“你告啊,我跟他早沒關係了。”

“……分手也要守身三年的!”

在美色麵前。

友誼不堪一擊。

小白先湊過去,拿著手機和混血兒帥哥溝通。

“Hello,gotohere?(去這裡嗎?)”

小白總算還知道要去酒店。

而不是直接和司機回家。

混血帥哥側過來一些,笑容特彆陽光地點頭。

小白一個人就把行李箱扛上去了。

平時柔柔弱弱,人畜無害的。

現在跟打了激素一樣。

跑車變形金剛似的,車蓋忽然開始移動了,變成了敞篷超跑。

後座還坐著一個人。

“顧……顧顧總!”

小白喊出聲。

餘北心一涼。

顧亦銘也搭的這一輛順風車?

這尼瑪就很邪門。

剛剛和小白的對話,顧亦銘冇聽到吧?

總覺得顧亦銘臉有點黑。

小白很理所應當地去了副駕駛座。

近水樓台先得月。

把他得意得。

餘北坐到顧亦銘旁邊。

車子跑在公路上,小白假裝自拍,偷偷和混血兒帥哥以及蘭博基尼合影。

手機裡接到小白的資訊。

【白曉生:啊啊啊我心快跳出來了!近看好帥啊!】

【餘北:你收斂一點吧,再騷下去你就要來大姨媽了。】

【白曉生:我好難啊!到底選擇誰呢?王醫生也很帥的說,而且他打針技術很棒,一點都不疼……】

餘北想把他拉黑。

小白用他的英文磕磕巴巴和混血兒司機搭訕。

帥哥笑了笑說:“我會說中文。”

“……”

他……中文好溜。

雖然帶一丁點兒外國人的口音。

所以剛剛和小白的下流對話……他聽得明明白白。

難怪他笑得那麼陽光燦爛。

很尷尬。

尷尬得想和小白攜手刨洞。

“那真是太好了……”

小白臉紅得跟豬肝一樣。

也不知道是興奮還是尷尬。

混血帥哥側了側臉問:“亦銘,我記得前麵右轉,有一條近路?”

“嗯。”顧亦銘應了一聲。

亦銘?!

這個充滿愛意的稱呼……

顧亦銘和混血帥哥……

悶不吭聲的顧亦銘終於說話了:“他是顧鈞儒,我哥。”

原來是親戚。

難怪長得那麼像。

但是顧鈞儒明顯有外國血統啊。

“彆逗了。”餘北哈哈笑,“你也是混血?”

“混啊,我混鐵嶺和包頭。”顧亦銘無語地說,“不是一個媽。”

“呃……抱歉。”

乖乖。

帥就帥一窩。

忽然想看看顧亦銘他爸長啥樣。

不知道顧亦銘介不介意多個後爸。

早就聽說顧亦銘家底深厚。

光從他哥的行頭來看。

這種土豪家庭。

這誰頂得住啊?

“你們好。”

顧鈞儒雖然說中文有點蹩腳,但是聲音很好聽,沉穩又柔和。

跟動不動就炸的顧鋼炮溫柔太多了。

“看來你們和亦銘認識啊,那我撤單好了,免費送你們。”

顧鈞儒是真的很認真在經營跑單。

小白訝異地問:“你都買得起蘭博基尼了,還用得著跑出租?”

“嗬嗬……這是我的私人愛好。”顧鈞儒笑得很文雅,“如果我不做一些普通的工作,可能要被爸爸抓回去繼承家業的。”

這歎息的語氣。

跟顧亦銘如出一轍。

顧家人真是……

好氣人哦。

多大個家業啊?

兩兄弟都不想繼承。

放著我來啊……

餘北胡思亂想之中,接了一個電話。

“小北啊,你在哪裡看極光啊?我到莫斯科了,冷死了啊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