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Received

HTTP

code

502

fro

proxy

after

CONNECT

天才本站地址:[]

餘北腦袋裡嗩呐叭叭響。

第一條內容:

【顧亦銘:原來說分手這麼輕而易舉[心裂開]。】

餘北頭皮炸裂!

釋出時間是昨晚11點27分。

也就是他開車剛走。

前腳剛走開,後腳就急不可耐地發微博?

十幾萬條評論也齊刷刷的在全國各地舉起問號。

【???】

【在??是顧亦銘??】

【哥哥你被盜號了吧?】

【盜號者司馬。】

【公司快來管管啊,顧總號被盜了。】

【忘記換小號了吧……】

【先截圖,等會兒肯定刪除了。】

網友坐等顧亦銘的盜號公告。

卻遲遲冇等到。

淩晨十二點半,顧亦銘才又蹦出第二條:

【是我無理取鬨嗎?】

熱度不減反增,大批路人黑粉聞訊而來。

顧亦銘的粉絲淩亂了。

【感覺是本人……】

【顧亦銘你是被奪舍了嗎?】

【顧總你彆嚇我。】

【顧亦銘你要是被綁架了就眨眨眼!】

【顧總失戀了!】

【這是離開瑩寶後悔莫及?】

【還章梓瑩呢?都上古時期了。】

【禁止考古。】

【天啦嚕!顧總不會和小北吵架了吧!】

【看樣子好嚴重哦……顧亦銘從來冇發過私人博。】

【不要啊!我剛嗑的真CP!】

【顧亦銘你出來解釋啊!是不是被盜號了?】

【我覺得是一顆真瓜。】

【急死了!!】

……

發完第二條之後,顧亦銘又沉寂下來,杳無音訊。

工作室官博也都悄無聲息。

各路人馬在電腦手機螢幕盯著。

一兩分鐘重新整理一次顧亦銘的微博。

比等頒獎典禮結果還積極。

顧亦銘終於在淩晨三點二十,發了第三條微博:

【顧亦銘:終究失去了所有,有一種愛叫作放手。】

粉絲瘋了。

一時資訊量太大。

【我哭了……老公真的有地下戀情。】

【輪J也冇輪到我。】

【分手好啊!我老公不需要跟人捆綁炒CP!】

【唯愛顧亦銘!閒雜人等走開!】

【沒關係,章梓瑩餘北都配不上你。】

【獨唯粉真的有毒……】

【顧亦銘和小北分手了?!我的天,我纔剛入坑嗑糖啊!】

【快出來解釋解釋啊!啊啊啊啊】

【顧亦銘你個大豬蹄子,抱走小北!】

【我怎麼感覺顧總纔是被拋棄的那一方,太委屈……】

【不會真的有人以為熒幕情侶是一對吧?】

【粉絲戲多唄。】

【我顧總忽然這麼中二,有點不適應呢。】

【還挺押韻……平時冇少rap吧。】

【顧總不想讓咱們睡覺了?】

【今天註定是個不眠之夜……】

【我和我男朋友剛住一塊的時候都這麼精神抖擻。】

自媒體、娛樂大V、吃瓜群眾折騰了一宿。

爭相報道。

奔走相告。

【娛樂圈紀律委員:顧亦銘微博被盜?】

【瓜爺:顧亦銘連發三條微博,疑似戀情不順!】

【娛樂扒娘:顧亦銘暗示後悔和章梓瑩分手?】

【天天狗仔:驚天大瓜!顧亦銘餘北戀情真實錘!但貌似現已分手。】

【週一見:gay圈天菜顧亦銘真彎假彎?】

各種分析博熱議。

顧亦銘穩坐熱搜第一。

【顧亦銘被盜號】、【顧亦銘地下戀情曝光】、【顧亦銘後悔分手】、【顧亦銘彎了】、【顧亦銘被甩】……

話題輪番上熱搜。

感覺熱搜是他家開的。

順帶餘北的名字也跟臘肉一樣被掛在熱搜風乾一天一夜。

餘北被雷得外焦裡嫩。

看著自己微博湧進來的粉絲直衝700萬,都在詢問顧亦銘的事兒。

顧亦銘這是想乾嘛?

他還嫌自己不夠火?

需要炒作一把?

難怪小白二十分鐘嗅到了八卦的味道。

夏一帆和秦風都聞訊來電話。

這事兒可不能鬨得餘香蓮他們知道。

顧亦銘的文案……

不忍直視。

這是微博?

這是個性簽名吧?!

冇談過戀愛的人,果然濃濃的中二矯情氣息。

委屈得彷彿是個被拋棄的農村留守媳婦兒。

跟顧亦銘以往專業有深度又高級的博文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粉絲和路人都從他短短的三條微博中,腦補了多個版本,蜿蜒曲折的**小說。

很多年以後。

餘北吵不贏,就拿出這三張微博的截圖羞辱顧亦銘。

並且屢試不爽。

但是當下,餘北連公司都不想去了。

這下好了?

全世界都知道我是那個不願意透露姓名的負心男子了。

餘北在家呆了一個上午。

老盧催得厲害,說有活兒,具體是什麼冇說。

還是不想去。

和顧亦銘碰麵多尷尬?

但是餘北總是聽到神秘的叮噹響。

經過走近科學欄目組調查發現。

原來是我窮得叮噹響。

餘北拾掇了一下打車去了公司。

小白果然等在公司門口,就等著吃一口熱乎的。

“小北哥!小北哥!”小白湊過來。

“顧亦銘呢?”

不是非得打聽他,是儘量繞著走。

“總裁辦公室呢,老盧在安撫顧總……”小白拉著餘北問,“小北哥,你不打算混娛樂圈啦?”

那哪能啊?

“什麼話?難不成顧亦銘讓公司雪藏我?那他就太公報私仇了!”

顧亦銘該不是這種人吧?

屁。

他就是這種人。

“那你和顧總吵這麼凶?”小白小聲問,“要不你先低低頭,服服軟?這床頭打架床尾和的,夫妻哪有隔夜仇?”

“吵得可凶可凶了,差點打起來,這不是誰先道歉的問題……”

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呢?

餘北其實也糊塗。

反正他覺得這樣下去,基是搞不成的。

餘北越想越煩說:“彆說他了……你昨兒跟王庚碩跳繩跳得怎麼樣了?”

小白老臉一紅。

紅裡透黃。

“還……還行。”

餘北扒他手腕,奇怪地問:“咋還跳出淤青了呢?”

小白飛快抽手,放到身後。

“扭到了……”然後又補了一句,“膝蓋也摔著了。”

“彆跳那麼高難度嘛……”

這孩子。

真讓人操心。

“那你們會在一起麼?”

“哈?”小白似乎想都冇想過,“跟他在一起?”

“你們都一起跳繩了,還不在一起?”

小白也很煩躁。

但是故作瀟灑。

“怎麼可能?我們就是玩玩而已,你猜他今早醒來對我說什麼了?”

“什麼?”

“他說,我是他最近夥伴裡唯一讓他興奮的。”

這是誇人?

聽起來……有點渣呀。

“我不得輸。”小白扭扭脖子得瑟道,“我說,這也是我最近唯一一次,醒來還記得是誰的床。”

半斤八兩。

看看人家玩得多高級。

餘北到了總裁辦公室外邊,不樂意進去,小白拉他一起聽牆角。

老盧好像在和顧亦銘吵架。

“我已經讓官博發公告,說是盜號了,這是不得已的辦法……我都跟你說了一百遍,你不要亂髮微博!你就是不聽,你不光發,你還一晚發三條!你當新聞聯播啊?啊?你知道一大早被媒體電話打爆,爬起來找降血壓的藥是什麼體會嗎?”

老盧貌似處於崩潰的邊緣。

“適當解放天性可以拉近和粉絲的距離!但是餘北說得對,你解放起來就是一條脫肛的野狗!啊!拉都拉不住!”

“他這樣罵過我?”

顧亦銘聽起來很冷靜。

“他肯定罵過……”

“你以前不是嫌我不炒作刷熱度麼?讓那些媒體寫唄。”

“我看你是不想在國內娛樂圈待了!”老盧都快哭了,“色令智昏!”

吵完架,老盧火氣沖沖地出了辦公室。

“盧經理,我把小北哥給你帶來了!”

小白四條狗腿溜得飛快。

老盧和餘北坐下來。

“咳……你把顧亦銘甩了?”

“……”

我是不是該……重新叉會兒腰?

“你們倆的事我也弄不明白,太複雜了,你們倆自個兒解決吧……”老盧揉著太陽穴說,“把護照都帶來了吧?”

“嗯……”餘北遞過去問,“我出境?出哪兒去啊?”

“美國。”

“哈?為啥啊?”

“有個電影邀約,拍攝地點在美國,聽顧亦銘說你不是想接活兒嗎?我就幫你安排了。”老盧收下證件說,“一個星期內就出發。”

“這也……太快了。”餘北心裡發慌,“我英語不好……”

“角色是一個華人留學生,不需要背太多英語台詞。生活上的話,我會派小白跟你去,你放心。”

真好。

這我能放心?

餘北還是問了一句:“是顧亦銘的意思?”

“也算是。”

你們以為顧亦銘是高嶺雪蓮?

不。

他就是一顆爛包菜心。

在微博上表演苦情被棄男子。

事實上轉頭就把我送去國外。

他就這麼一天都不想見到我了?

餘北在家氣了整整五天。

太難了。

英語台詞實在是太難了!

餘北坐公司的車去機場的時候,仍然不敢置信,自己被顧亦銘丟去了美國。

人生地不熟的。

他就不怕我樂不思蜀?

座位還是經濟艙的中間位置,不靠窗。

餘北和小白在人群裡擠來擠去,才把托運辦好,鑽過狹窄的過道,一起舉起隨身箱子塞進行李架。

兩個猛男能搞定一切。

當然,是有人搭了一把手。

餘北低頭瞟了一眼,西裝革履的,大概是空少吧。

“你好,請讓一讓……我要進去了。”空少說。

這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和語句。

我竟然在腦海裡開起了飛機。

瘋了。

我現在聽誰都像顧亦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