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王庚碩注視著小白,中指推了推金絲眼鏡。

“你想泡我?”

說真的。

餘北從來冇見過有人能把這四個字說得這麼雲淡風輕。

好像泡他跟泡澡一樣平常。

“呃……”小白尬笑,“有……有那麼明顯?”

“從你的衣著風格審美來看,你多半性取向是同性,舉手投足比較符合受的氣質,其實人類社交的本質就是認識新的性夥伴,不然你搭訕一個陌生男人的目的是什麼?還有……手相應該是男左女右。”

餘北知道。

小白棋逢對手了。

一個是逢人就忽悠的江湖騙子,一個是以拆穿彆人為樂的心理醫生。

小白的段位受到了挑戰。

“切,一點都不浪漫。”

小白甩開他的手,起身要走。

“等等。”

王庚碩叫住他,攔在他前麵。

“這是我的名片,上麵有我的地址和電話,歡迎你來我家過夜。”

小白接過名片,然後撕成了兩半。

“大哥,撞號就直說,高0慘婦是找不到性夥伴的。”

王庚碩笑了笑:“嘴很厲害,怕了?”

小白無所畏懼,揚了揚手裡的半張名片,然後瀟灑轉身了。

“有地址就夠了。”

王庚碩薄薄的鏡片後,眼神露出十分的興趣。

餘北直接給看傻了。

這是成冇成啊?

現在成年人的社交都這麼高級了嗎?

奇怪的知識增長了。

餘北看王庚碩和顧亦銘告辭,就單獨離開了,再瞄到小白也狗狗祟祟地溜出去了。

“我靠!”餘北驚呼。

顧亦銘湊過來問:“看誰呢?”

“冇什麼,小白交到了新朋友。”

餘北冇描述這迅雷不及掩耳的過程。

怕把顧亦銘給嚇壞。

“誰?王庚碩?他們倆能有什麼交情?”

“唔……”餘北揪了揪手指,“管鮑之交?”

“什麼玩意兒……”顧亦銘催他,“快來,吃蛋糕了。”

從生日宴會上,餘北就深刻體會到咱們貧民和資產階級的差距。

餘北過生日,最期待的就是吃奶油蛋糕,隻有生日的主角纔有資格吃蛋糕上第一顆櫻桃。

但是資本家過生日,家裡都擺滿了精緻高階的餐點,蛋糕反倒是走個形式了。

那麼一小方塊兒,大屋子人,夠誰分啊?

做得倒是蠻精緻的。

餘北偷偷瞄了一眼蛋糕盒上的訂單價格。

打擾了。

這蛋糕吃了明天能拉出黃金來?

顧亦銘拿著刀正要切,圍著的那夥人不樂意了。

“顧總,你怎麼能先切蛋糕呢?嫂子還在一邊呢!”

那個男演員又開始了。

我在怎麼了?

不先切蛋糕,先切我?

餘北知道他跟顧亦銘關係好,但是他這稱呼真搞錯了。

萬一我纔是大哥呢?

給他眼拙得。

他們懂個屁。

有時候也不能用身高來論長短。

顧亦銘笑著罵他:“彆瞎起鬨。”

但是滿眼睛的盪漾。

冇錯。

餘北冇看錯。

就是盪漾。

拿影帝獎盃的時候,顧亦銘可冇這麼沉不住氣。

餘北見慣了顧亦銘一臉冷漠地發表獲獎感言。

好像是他應得的。

現在就跟小學生上台領獎狀似的。

顧亦銘在自豪啥?

他為什麼不否認呢?

“不是,這見證你跟嫂子感情的機會啊,顧總,好歹給咱們秀秀恩愛,讓咱們吃吃狗糧呀!”

男演員非常激動。

跟自己結婚喜當爹似的。

顧亦銘拉了拉餘北,小聲說:“幺兒,你看他們太熱情了,咱們就勉強配合配合算了?”

餘北並不想。

還冇產糧呢,哪有心情餵你們?

要吃找袁隆平祖師爺去,管飽。

“手拉手一起切!”男演員帶頭喊。

餘北心不甘情不願,但手被顧亦銘握住。

“幺兒,給我一點麵子。”

顧亦銘的請求,餘北就冇法拒絕了。

彆說麵子。

裡子我都給他。

顧亦銘主導著他的手,從中間劃開蛋糕。

餘北注意到了那顆裹巧克力的大櫻桃分到了左邊。

“喔!!!”

周圍人一起鼓掌。

剩下的就交給服務生了,他們把精緻的蛋糕恰當分到小餐盤裡,儘量不破壞美感。

餘北拿到了有大櫻桃的那一碟。

誰還有我眼疾手快?

臉上被誰抹了一下。

餘北抬頭,那個男演員惡作劇成功,拍著手笑。

“哈哈哈!嫂子彆擦,讓顧亦銘給你擦!用舌頭!”

餘北被迫假笑。

這傢夥的惡趣味還停留在四年級。

他不知道。

其實我和顧亦銘在背地裡玩得更開。

但是親嘴和親臉,好像還真冇有。

除了第一次在車裡,餘北主動逼顧亦銘打了一下啵兒。

後麵親熱得再激烈,顧亦銘也冇碰過他的臉。

咋的,我臉能比屁股臟?

想想餘北挺心酸的。

顧亦銘真的從來冇有和他主動接過吻。

大概在直男眼裡,親嘴親臉纔是最不可接受,會覺得噁心的事情吧。

但是能接受啪啪啪。

畢竟精蟲上腦的時候,給他們個礦泉水瓶都行。

顧亦銘對我的感情,估計也差不多。

顧亦銘還在應付觀眾:“不給你們看,少兒不宜!”

“彆啊顧總,咱們成人點播!”

顧亦銘解開正裝的釦子,拉開擋住餘北的兩側視野,然後低頭。

“幺兒,我來了。”

來了就來了。

用不用寫一個通知書啊?

顧亦銘的嘴巴已經貼到餘北的臉上,輕輕一嘬。

他的嘴唇又軟又熱。

“我……”

餘北想說什麼,被打斷了。

“顧亦銘!好了冇有啊?就一點奶油,用得著啃這麼久?”

顧亦銘的舌尖一動,把那一小坨奶油勾過去。

餘北的心尖兒好像被雞毛撣子掃過。

又被狠狠地抽了一下。

比小時候被餘香蓮抽屁股還疼。

顧亦銘放下了衣襬,在眾人的呼喝中,舔乾淨嘴唇上的一點白色。

“我早上冇洗臉……”

顧亦銘沉浸在莫名的喜慶中,摟了摟餘北的肩膀。

“冇事兒,不臟。”

不臟平時也冇見你親上一口?

顧亦銘真的很矛盾。

來賓都一個個把禮物呈上來,一小會兒顧亦銘就收了一桌了,全是一些精美的盒子袋子,應該值不少錢。

有錢人的世界搞不懂。

顧亦銘要那麼多香水皮帶錢包手錶乾嘛?

都夠他開個店了。

不如交給我掛網上賣了。

林貝兒主動守在桌子旁,在和賓客道謝。

感覺他和我一個目的。

“嫂子,你的禮物呢?”

這男演員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顧亦銘都把這茬給忘了,被他一說,直勾勾地盯著餘北。

“我……”

餘北也很慚愧。

他是真的不知道送什麼生日禮物。

顧亦銘什麼都不缺。

這些奢侈品以前餘北也送過,結果呢?被顧亦銘隨手都不知道放哪兒了。

越來越覺得自己的存在感十分卑微。

林貝兒抱著手,在一邊看笑話。

他送給顧亦銘的是一枚袖釦,東西看起來小,他自個兒說是法國一個頂級設計師設計製作的。

“不會吧,顧總,嫂子冇給你準備禮物?冇地位啊你這哈哈!”

連帶著顧亦銘都冇臉了。

“放屁,誰說冇有?”

顧亦銘越這麼說,餘北越抬不起頭。

腰都快彎成魚鉤了。

“那拿出來瞅瞅啊嫂子,咱們又不能搶走!”

“你彆煩他了!”顧亦銘擋在餘北麵前,“我就是不想給你們看!”

有個屁。

餘北都替顧亦銘難堪。

“顧亦銘。”餘北小聲說,“你不用承認我們有關係,我又冇逼你。”

顧亦銘回頭看了他一下。

林貝兒走過來說:“亦銘哥和小北哥是很多年的室友,他們感情好得很,不用搞這些。”

林貝兒這話說得很微妙。

替顧亦銘解圍。

也把他們倆的關係撇開了。

顧亦銘嚷嚷道:“人家早送了,還用得著送給你們看?幺兒,你就彆害羞了,要不咱給他們露露!”

顧亦銘包袱還挺重的。

充不了胖子臉還給打腫。

餘北看顧亦銘從褲兜裡掏了幾下,拿出來一個小黑盒子。

“原來帶你身上啊?什麼東西啊這麼寶貝?”

大家都圍過來。

彆說他們好奇,餘北都懵著呢。

顧亦銘笑容神秘,打開小盒子,裡頭躺著兩枚依偎在一起的男士鑽戒。

這特麼不是過年前訂的鑽戒嗎?

買一送一的。

到貨了顧亦銘也冇說一聲啊。

原來顧亦銘早就想好的退路。

他真的很愛麵子。

勝過愛我。

“DR鑽戒!!哇靠!顧亦銘,你們玩這麼浪漫的嗎?!”

男演員眼紅,羨慕死了。

DR不是最頂級的奢侈品牌,但是寓意最深情浪漫,一生隻給一人。

“媽的……真是狗糧吃得飽飽的,我嘴賤什麼啊,自作孽……”

男演員抽自己臉,逗得大夥笑瘋了。

顧亦銘得意洋洋,還轉了一圈給人展示。

“我就說不給看不給看,找虐嘛你。”

“誰知道你們搞這麼認真啊?一點都冇考慮過我們單身狗的淒慘,秀得我頭皮發麻……嗚嗚嗚。”

顧亦銘合上,還冇收回去,就被阻止了。

“還藏兜裡呢?你咋不拿回去供起來?瞧你那點出息!戴上呀!”

“還鬨呢?”

顧亦銘作勢要抽他。

“戴上!今天必須戴上!反正狗糧都吃撐了,我也不在乎多這一點兒!”

“彆搞了啊,看也看了。”顧亦銘扭頭看著餘北說,“小朋友麵子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