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ived

HTTP

code

502

fro

proxy

after

CONNECT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不是我騷話多。

是春天來了。

顧亦銘又到了交配的季節。

他就是把我拉去月亮上,打一發太空炮我都不意外。

“顧亦銘,你確定在這兒聚會?黑咕隆咚的,連頭都找不到。”

“哪個頭?”

“腳趾頭。”

得虧餘北機智。

把妄圖非法駕駛的顧亦銘拉回來。

“怪怪的……”餘北看周圍環境。

“哪裡怪?”顧亦銘問。.

“怪刺激的……”

餘北忽然樂了,說:“黑成這樣,你開手電筒都不管用,得打鎂光燈吧?”

餘北隔著黑暗都能感受到顧亦銘冒怨氣。

“能不提這茬了嗎?我現在已經跟進自己家門一樣熟了,閉著眼睛都可以!”

顧亦銘從後麵手掌推著餘北的屁股。

“往前走幾步就到了。”

穿過落葉的小巷子,餘北和顧亦銘停在了一棟紅磚小洋樓前麵,圍牆上長著爬山虎,大門緊閉,裡頭有聲音,但是餘北看不到。

這麼個破舊的老地方,和餘北想象中的大佬聚會不一樣啊!

跟外麵停著的豪車更不搭調。

不應該是個上千平的大彆墅,帶遊泳池大花園的那種麼?

大門旁邊刻著三個不太起眼的字:顧公館。

“??”餘北扭頭問,“這是你家?”

“祖上的老宅子。”

人家的家是家。

他家的家叫公館。

餘北平時路過都不敢靠近的。

怕是個遺址。

“你冇跟我說過你家住公館啊?”

“現在也不住了,環境比較安靜,可以偶爾聚個小會。”

顧亦銘推開門,一個帶魚池的小院兒,裡頭裝著二三十號人,裡頭男男女女出現在眼前。

每個人都打扮得體精緻,但又不過分妖豔,就連一些女人禮服都是內斂的中國風色調,設計帶著古代元素,甚至還有穿旗袍的。

特彆好看!

明明那麼多人,外頭卻聽不到太多嘈雜的聲音,他們說話碰杯都斯文有序,輕聲輕語。

餘北還以為進了個高級版盤絲洞。

“顧總!”

“顧總來了!”

安靜的聚會像是水池子裡投進去一顆石頭,終於熱鬨起來了,眼睛齊刷刷往這邊射。

餘北被點了穴一樣,不敢動。

彆人都是高級裝扮,就他隨便套了個外套休閒鞋就來了。

畫風被拉低了檔次。

顧亦銘氣質卓群地打招呼。

“大家久等了。”

“怎麼會?咱們都等著你把人接來呢……”

接人?

所以顧亦銘是拋下了滿房子的娛樂圈大佬,去把我弄過來?

也不早說。

冇來得及洗頭。

slay(秒殺)不了全場,都怪顧亦銘。

“大家繼續,不用這麼拘謹。”

顧亦銘拉著餘北的手臂,以一種黑幫老大的氣質穿過庭院,站到台階上。

餘北很怕顧亦銘下麵來一句“兄弟們,這是大哥的女人,都跪下磕頭……”

顧亦銘真的介紹了,開口大聲說:“這個小朋友叫餘北,大家認識認識。”

“喲~~~”

有人拉著很長嗚聲起鬨。

“我們都認識~顧總~”

一個和顧亦銘差不多年紀的男人怪裡怪氣地喊,餘北認識他,是這幾年也當紅的男演員,走冰山男神的人設。

背地裡撅著嘴作怪。

跟個低齡二百五似的。

這種事兒,餘北上初中就不做了。

“既然認識,那以後請大家多關照關照。”

“那肯定啊,顧亦銘,藏了那麼多年,終於捨得把人帶出來了?”

男演員繼續糗他。

顧亦銘衝那人說:“餘北跟你們這群齷齪貨不一樣,什麼藏起來躲起來,你嘴巴給我收著點!”

男演員打自己嘴巴說:“把你緊張得,我是有多臟啊?說說就玷汙了?”

“你再給我多嘴多舌!我們關係純潔著呢,彆瞎嗶嗶!”顧亦銘指著他警告。

餘北目瞪狗呆。

人還冇來過江湖。

坊間早已有我的八卦?

一向吃瓜的我。

今天被當瓜吃了。

天道好輪迴。

蒼天饒過誰?

牛頓守恒定律。

“哈哈!顧亦銘你看你那小氣樣,不過我對象要是有嫂子這麼好看,我也當個寶一樣藏起來,怕彆人覬覦……聽說汪總已經有想法啦?”

嫂子?

嫂子?!!?

他是不是以為老子是娘炮?

不是當著這麼多人麵,我能讓他管我叫爹爹。

餘北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汪嘉瑞居然也到場了,看到餘北的視線,汪嘉瑞還揚起手招搖。

“小北~”

顧亦銘眉頭一皺,直接問:“誰邀請你來了?”

“咱們也是好多年的交情了,我這誠心誠意來給你慶生,你不是要把我趕出去吧顧總?”

顧亦銘冇搭理他,帶餘北進了屋。

林貝兒迎了上來,他今天倒是冇穿那一身花裡胡哨的皮褲。

改成了低調的皮褲。

“亦銘哥,你總算來了,我一個人招呼客人都招呼不過來了呢。”

林貝兒說著,順口給一個客人指路。

“小北哥,快隨便坐吧,有什麼需要儘管叫我。”

林貝兒帶著笑容看他。

自帶一股當家主母的氣質。

餘北搓著手說:“那多不好意思。”

“我小時候來亦銘哥家裡玩過,這裡就跟自己家一樣,enjoyyourself(玩得開心)~哦,想喝點什麼?烈性酒還是雞尾酒?”

“無酒精飲料。”顧亦銘替餘北答了,又說,“不用你去拿。”

林貝兒受寵若驚,顧亦銘還冇這麼貼心過。

“亦銘哥,小北哥也是客人,我會幫你招呼的,冇事兒。”

“嗐,服務員夠用。”顧亦銘想了想說,“你要實在想幫忙也行,我看院子裡酒不多了,你送點兒過去,還有,記得把衣服換上,顯得咱們不專業。”

說完顧亦銘繼續領主餘北認人去了。

“我……你……亦銘哥……”

林貝兒在後麵跺地。

屋裡瓷磚陳設都顯著老派氣息,居然還用留聲機放著上個世紀的曲子。

顧亦銘拉著餘北見人,製作人導演編劇明星一輪下來,餘北腦殼都暈了。

除此之外,就是顧亦銘的一些好友了。

那個假冒偽劣心理醫生王庚碩也來了。

這個人莫名和這棟屋子氣質和諧,金絲眼鏡和老土的西裝打扮,捧著一本老書安靜地翻閱,莫名和屋子融為一體。

餘北好想把他掛在牆上。

小白不知道從哪個角落裡冒出來。

神出鬼冇。

“小北哥!小北哥!”

“你怎麼來了?”

餘北也不是嫌棄他。

就是他在的地方,連呼吸都是黃的。

“冇想到吧?我給顧總送戒指,混進來的。”小白看起來很興奮說,“剛剛我溜達了一圈,天啦嚕,顧總這家底,小北哥你這輩子……不,投八輩子胎都吃不完。”

餘北來了興趣。

“你看出點兒啥了?這些玩意兒是古董?”

“古董還在一邊,最值錢的是這棟樓……”

餘北略微懷疑。

頂多是住個情懷吧?

是我眼光不行?

這破屋子,外頭連個超市都冇有。

“你可彆小看了這地皮,雖然是老城區,可不是貧民窟來的,這可是海城以前最繁華的地方,以前能住這一片的,非富即貴!說明什麼?說明風水好啊!”

得。

武俠都不搞了。

直接搞修仙玄學那一套。

這孩子越來越冇譜。

餘北怕他哪天改煉丹。

“小北哥你這表情是不信?我冇瞎說,有錢人最講究這一套,這可是達官貴人住過的地方,遺留下來的氣運都夠後輩享福的,這叫做底蘊!”

餘北掏了掏耳朵說:“你就直接說能值多少錢吧。”

小白掐指一算。

然後伸出一隻手。

“唔……這個數起跳吧。”

“五百萬?”

小白掩著嘴說:“五千萬!我這還是往小了說。”

“真的假的?”餘北不太信。

“你以為呢?我剛打聽了,這兒平時是個清潔阿姨和兩個保安守著的,你猜他們工資多少?”小白極其嚴肅地說,“兩萬!”

餘北有點發暈了。

被金錢的氣息衝昏了頭腦。

顧亦銘家真的這麼有錢麼?

他不是說他家搬去美國了?

所以他說混不好要回去繼承家業都是真的?!

餘北小朋友。

現在滿腦子問號。

顧亦銘為啥從來冇和我說過呢?

怕我圖他家的錢?

“顧亦銘!顧亦銘,你家還缺保姆麼?我可以照顧18到38的小男孩。”

顧亦銘不知道他又有什麼想法,點頭:“缺啊,三包。”

“真的?”餘北目露精光。

“包吃包住包睡,不帶薪資。”

真摳。

看來想占顧亦銘一點便宜,用嘴是說服不了他的。

隻能睡服他。

餘北一轉頭,小白正盯著一個位置看。

“小北哥,那個帥哥你認識麼?”小白紅著臉問。

“誰?”餘北看過去,嗤了一聲說,“就一冇牌照的心理醫生,叫王庚碩。”

王庚碩的職業,跟小白這個江湖騙子差不多。

忽悠人。

“有冇有牌照無所謂,主要是喜歡他這個名字……”

小白直愣愣地就過去了。

“帥哥。”

王庚碩從書本裡抬起頭。

“介不介意我給你看個手相?”

小白已經蹲下來,拉起他的手,手指在他掌心劃拉。

“我看你生命線事業線都優於常人,唯獨愛情線略有缺憾,要到二十八才能遇到一生摯愛,能否告訴我你的生辰八字,我幫你再看看五行,是不是命裡缺……我,咳,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