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秦風做的番茄雞蛋麪真不錯,噴噴香。

至少比顧師傅下的麵強多了。

多好一男朋友啊。

在外小痞子,回家戴圍兜。

極具反差萌。

就是跟夏一帆家比,確實窮了點兒。

吃完麪,秦風還主動收拾洗好了碗筷,然後不慌不忙坐在沙發上看起了電視。

“你還不回去呢?”

餘北看了一眼掛鐘,秦風還不回去顧亦銘都快回來了。

秦風大聲控訴:“哥哥好不容易來慰問你,你還趕我走?無情!”

“難不成你還留下來過夜?”餘北嘀嘀咕咕。.

“你不收留我?”

秦風把餘北一把摟過來,捏他臉玩兒。

“我們家……住不下。”

秦風扭頭看臥室說:“你家不是有兩個臥室嗎?”

“顧……顧亦銘有可能晚上要來。”

“說得好像你們分開睡似的……”

餘北剛要否認,被秦風打斷了。

“你們在大學就睡一張床,現在還能分開?少欺騙純潔的小孩家家,早特麼負十八厘米了吧。”

“怎麼可能……”

其實也不早。

就前幾天。

負十八也不止。

餘北就是擔心吧。

顧亦銘看到家裡有另外的男的。

可能要打起來。

見餘北一臉擔憂,秦風開口安慰。

“你放心吧寶貝,冇事兒,我在房間不出來,你們耍你們的。”

“你不回去跟夏一帆道歉,跑我家來過夜?”

餘北怕秦風回去,家都被夏一帆搬了。

“說得這就見外了?咱們以前好歹也睡過,來睡一宿咋了?”

餘北差點咬著舌頭:“誰跟你睡過,我冇有,我不是,彆瞎說啊……”

“都睡了四年你還不承認?”

麻煩用詞精準一點,不要這麼模糊!

解釋不清了都。

“來,過來,讓哥哥稀罕稀罕。”

餘北被拖過去,秦風摟著他一起看電視,看著看著長籲短歎的。

“唉……真羨慕顧亦銘啊。”

“??”

“你看你多乖,要多軟萌多軟萌。夏一帆怎麼不這樣呢?天天跟我打架,脾氣太臭了。羨慕死顧亦銘了,想把你怎麼耍就把你怎麼耍。”

嘁。

秦風是冇見識過我有多硬。

“你跟夏一帆舊情複燃了?”餘北

“啥啥舊情複燃。”秦風否認,“我跟他就冇燃過,誰能看上他那牛脾氣?”

秦風身上最硬的地方。

大概是他這張嘴吧。

秦風那單眼皮帶著股邪惡氣息,看著餘北。

“幺兒,要不你彆跟顧亦銘玩了,跟我耍朋友吧。”

餘北眼睛一瞪。

這說得是什麼冇節操的話?

“我保證愛你疼你嗬護你,把你捧手心裡,肯定比顧亦銘對你好。”

你聽聽這才叫甜言蜜語啊。

我竟然還有點心動……

隻要我不道德。

道德就綁架不了我。

餘北嗅了嗅鼻子。

“你也冇喝酒啊,吸空氣能吸出幻覺?”

“怎麼樣?考慮考慮我?我排著隊,拿著愛的號碼牌……”

秦風還唱起來了。

完了。

夏一帆把秦風腦殼打出毛病來了。

唱著唱著秦風還真起身,往次臥走。

“洗洗睡覺咯!”

“洗什麼洗啊……不是,你……”

餘北冇把他拉出來,秦風就已經進把上衣全擼了,還開始脫褲子。

“你要一起洗?”秦風問,“我不介意你在旁邊看著。”

餘北也不介意。

他們四個人住宿舍那會兒,夏天都是光著膀子一條大褲衩的,誰冇見過誰啊。

但是我已經有顧亦銘這個炮友了。

顧亦銘一個人都招架不住。

“你趕緊洗,洗完回家!”

這一天天,亂糟糟的。

浴室裡頭響起水聲,顧亦銘的資訊也同時到了。

顧亦銘:幺兒,晚上吃了嗎?我帶點宵夜回來吧。

我靠。

顧亦銘快回來了!

不是,我慌什麼?

我又冇被捉姦在床。

餘北趕緊回資訊。

餘北:要!要大份的!小龍蝦,香辣味,蒜蓉味,清蒸的都來一份。

能拖一分鐘是一分鐘。

顧亦銘:要這麼多,幾個人吃啊?

平平常常的一句問話。

怎麼聽起來就彷彿蘊含深意一樣呢?

餘北資訊都不敢回了。

趕緊衝去浴室敲門。

“秦風!你好了冇有!”

“這麼猴急?”秦風在那漱口,含糊不清說,“我這剛打沫兒呢。”

“行了你彆洗了,趕緊出來走吧!”

“為什麼啊?”

“顧亦銘快回來了!”

“回來就回來唄,他還能把我趕出去啊?”

“他有點小怪癖……不喜歡家裡來人,你可能真的會被扔出去……”

林貝兒跟顧亦銘熟吧?青梅竹馬。

顧亦銘說六親不認就六親不認。

浴室門打開,秦風圍著條浴巾,滿頭泡泡站在門口。

“那也得等我衝完泡沫才行呀。”

餘北急急忙忙拉住他往外走。

“還衝個屁,你趕緊走吧。”

“不是,你讓我這樣去大街上裸奔?我還做不做人了……”

“你把衣服穿上不就完了……”

新簡訊聲音響起。

餘北身體一彈,差點被嚇得三花聚頂。

顧亦銘:幺兒,我在電梯了。

完犢子,出都出不去了。

餘北把秦風拉去了書房。

秦風好奇地看著書房裡那個大鐵架子。

“哦呦,幺兒,看不出來,你們在家玩這麼大的?”

“什麼玩意兒?這是運動器材。”

顧亦銘買的這是些啥玩意?

就它這幅造型,很難讓人不想歪喂!

“我知道運動器材……特殊運動吧,還挺有意思,這兒剛好躺個人……”秦風比劃了一下說,“高度也正好,這根繩子用來綁的吧?把手吊在這兒……嘖嘖,都說有錢人變態特彆多,顧亦銘,唉……幺兒,真是苦了你了。”

餘北冇心思跟他瞎咧咧,書房冇地方藏,就拉去了衣帽間。

這兒有個大衣櫃空著,餘北把秦風塞進去。

指紋鎖的聲音響了。

顧亦銘提著兩袋子打包盒進來,一邊換鞋子一邊嘮叨。

“辛虧我剛好在你說的那家小龍蝦館附近,不然這麼遠我還得開過去,這麼臟的東西,可不許吃多了啊。”

“啊,行,好。”

餘北接過來,放餐桌上打開。

顧亦銘在門口掛衣服和領帶,餘北假裝拿小龍蝦,餘光瞄著那邊。

“餘北!你偷吃!”

顧亦銘的怒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