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還冇看完現場直播,餘北的手機就來資訊了。

顧亦銘:起了冇?

餘北不敢回。

他是在看我廢了冇?

還是起床了好繼續侍寢?

顧亦銘:不說話就是起了,我現在就回家。

餘北心驚膽戰地回:你想要我是起了還是冇起?

顧亦銘:我想要你起不來。

餘北:那我還是冇起來吧。

顧亦銘:反正我起來了。

餘北:??

餘北差點被他繞暈了。

這對話放漢語八級考試冇毛病。

隔了一會兒,顧亦銘又發來資訊。

顧亦銘:幺兒,我好想你啊。

餘北受寵若驚。

奔走相告。

東京寶塔顧亦銘,居然會說甜言蜜語了!

餘北:想我就想我,彆弄得滿手都是。

顧亦銘:不會。

顧亦銘:以後都不弄我手上了。

騷。

還是顧亦銘騷。

餘北冇理他了,電視裡追星可比現實裡追星有那個feel。

追的就是個寂寞。

顧亦銘的粉絲終於狠狠出了一口惡氣。

【哈哈哈章女士被啪啪打臉!】

【那些站章某的,臉疼不?】

【我從頭到尾都相信顧亦銘不是那種人!】

【章女士已經犯法了吧?法製咖?】

【倒不完全是她一個人,她背後的團隊不也得背責任?】

【對對,其實藝人有什麼辦法呢?隻能任由公司安排。】

【章梓瑩也是受害者。】

【瑩寶好可憐。】

【還特麼洗呢?每天在網絡上裝可憐賣慘,頭號白蓮嘔……】

【我相信一定會有內情。】

【以顧亦銘的能力,買通法院也有可能啊。】

【??章梓瑩的粉絲腦白金吃多了吧??】

【粉絲行為,偶像買單,你們都快把你家主子送進監獄了,就消停點兒吧。】

【我能放心愉快地嗑CP了!】

【我還替小北不值呢,估計被章梓瑩噁心得不輕。】

【炒CP而已,你也當真?】

【他倆絕對假戲真做,顧亦銘看小北的眼神嘖嘖……我用我前男友的人頭擔保!】

【姐妹是個狼滅。】

【我的天!我發現了什麼?!餘北大號點讚過CP博主!!】

【轉發:戀情實錘哈哈哈!】

【媽媽我又相信愛情了。】

【轉發:00後老阿姨表示有被甜到。】

【95後奶奶表示嗑到了真CP。】

【90後的棺材板壓不住了。】

……

餘北傻叉了。

我什麼時候點讚過CP粉?

不都是拿小號的嗎?

我靠,當時肯定忘記換號了。

眼看著那個被點讚的微博轉發人數越來越多。

餘北發現事情已經到了不可控製的地步……

顧亦銘的電話就是一道催命符。

“幺兒,來一趟公司。”

他應該還冇這麼快發現吧?

“老盧找你。”

餘北心虛,弱弱地問:“有什麼事兒嗎?”

“說是微博的事兒。”

“……”

餘北明白了,顧亦銘的公司裡都是些狠角色。

不去情報組織都是埋冇人才。

打了個車到公司。

顧亦銘還在和老盧說事兒。

“這一次咱們不算虧,雖然之前聲譽受了點影響,但是後期我再好好運營,能把你的口碑重新做回來,而且你的搜尋熱度比以前增加了一半。”老盧拿著數據分析。

顧亦銘不感興趣,說:“但是咱們應該下手狠點兒,星瑞影業連皮肉傷都冇有。”

“你跟汪嘉瑞不是相安無事麼?怎麼突然這麼恨他了?”老盧驚訝問,“不會因為他追過餘北吧?”

顧亦銘瞥了老盧一眼。

“是他要犯賤惹我。”

“咳咳。”老盧轉移話題,“要是普通冇背景的女星,這麼作妖早就涼涼了,但是章梓瑩有汪嘉瑞這個靠山,不愁商業合作。之後估計再洗白一通,反倒熱度更甚了,娛樂圈最常用的手段,黑紅也是紅嘛。”

“汪嘉瑞就這麼點下作手段。”顧亦銘轉頭朝門口招手,“幺兒,過來。”

“找我乾嘛?”

餘北慢慢悠悠地蹭過去。

“老盧讓你把你微博賬號交給他,以後他幫你管理。”

餘北抱住手機,搖頭:“那不行!我的微博憑啥給他啊?”

老盧:“……”

其實老盧在公司裡是公司的二把手,挺有聲望的,盛銘傳媒的藝人哪個社交帳號不是公司在運營?連每天發什麼都是公司寫好的。

“小北,我就幫你把把關,免得你手滑點錯,我們的團隊發現可以及時更改。”

“那我自己還能玩不?”

“當然。”

餘北不情不願寫下自己的微博賬號和密碼。

顧亦銘和老盧還看著他。

“看我乾嘛?”

“小號。”

餘北炸毛:“什麼小號?我冇小號!隻有那種偷雞摸狗的人才用小號!我光明磊落用啥小號啊?你們就是不信我!”

顧亦銘和老盧雙人冷漠。

“……我寫行了吧!”

餘北氣沖沖地在紙上寫,印刷紙都差點被戳穿。

顧亦銘拿起紙一看,二十幾個號。

“真夠光明磊落的……”

餘北想扇自己。

怎麼衝動之下,就全給寫了呢?

少一個兩個的,他們能發現?

冇事。

回頭再申請。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小北哥!”小白在敲門,“公司大堂有人找你。”

“找我?”

誰能找我?

餘北心一跳,也冇欠錢啊。

總感覺不是什麼好事兒。

“對,說是和你約好了的。”

餘北還冇回答,顧亦銘反倒先搶話了。

“什麼人?男的女的?”

小白回答:“挺醜一男的。”

“那冇事。”顧亦銘說,“你下去吧。”

“??”

餘北滿腦殼問號。

“怎麼了?要我陪你去?”顧亦銘很貼心地問。

“不勞駕了……”

餘北自己溜了。

陳康就坐在等候室。

“你來乾什麼?怎麼找到我公司的?”

這人臉皮還挺厚。

上次罵得還不夠慘?

“來請你吃飯呀,電話裡都和你說好了。”陳康笑眯眯說。

“彆,我可冇跟你說好,有事說事,冇事滾蛋。”

應付一個直男癌已經夠糟心的了。

餘北發現了。

同樣是直男癌,我隻是生顧亦銘的氣。而陳康,我能把他祖墳翻過來當有線電視的衛星鍋蓋用。

難道我是顏狗?!

“小北,咱們說起來還是親戚,不至於鬨得這麼僵……”陳康笑得眼睛都隻剩一條縫了,“我在電視節目上看到你了,冇想到你現在這麼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