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餘北覺得顧亦銘挺天真的。

學點理論知識就能開車上路了?

那除非是個搞基小天才。

“那你學到了啥?說來聽聽。”

顧亦銘坐到椅子邊兒,身子攏住餘北。

“我得用實際行動來告訴你,王教授都說了,光說不練假把式。”

“哎呦,又疼了又疼了……”

餘北嗚嗚唧唧地喊疼。

“你少跟我來,你演技巔峰就是糊弄我的時候。”

餘北站起來,離顧亦銘遠一點。

“其實也不是……是你問我‘爽不爽’的時候……”

顧亦銘一時冇轉過彎來,等他想明白餘北已經溜出辦公室了。

身後傳來顧亦銘的怒吼。

“餘北!我遲早要弄死你!”

下班之後,顧亦銘非要拉餘北去看醫生,餘北死活不去,最後顧亦銘隻能去藥店拿了藥回家。

“你說你犟什麼?”

餘北不想說。

顧亦銘根本不會理解。

要是醫生盤問我的病症是怎麼發生的,我咋回答?

被人捅裂的?

“抹點藥就好了,你乾嘛非拉我去看醫生?光著屁股給人檢查很光榮嘛?!”

“看病好得快,那照你這麼說,藥也不用塗了,你等著發炎感染爛掉吧,到時候真成漏屎婆了。”

彆人頂多是忠言逆耳。

顧亦銘說話怎麼就這麼辣耳朵?

餘北氣著罵:“罪魁禍首不是你?!”

“要不要塗?”顧亦銘逼問他。

“要!要!行了吧!”

啪——

“屁股抬高點兒!”

顧亦銘命令。

媽的。

好屈辱。

但是有求於他。

餘北咬牙,把屁股撅起來。

“彆夾那麼緊,擠不進去。”

“……”

“醫生都說了,要擠裡頭纔有效,你說你早去醫院,也不用受這個罪,而且能早點痊癒。”顧亦銘語重心長地說。

餘北聽出來了話外之音。

“我寧願不痊癒。”

餘北心寒了。

都這麼慘了。

顧亦銘滿腦子想的,還是和我啪啪啪。

灰太狼都比他會疼人。

這事兒得從長計議。

顧亦銘是個新老攻。

他現在的評分,幾近於負。

必須好好調教合格。

“顧亦銘,我想吃蘋果。”

顧亦銘很爽快地起身,給他從冰箱拿了一隻蘋果洗乾淨遞給他。

這事兒顧亦銘早做習慣了。

毫無挑戰。

“我想吃的,是不帶皮的那種。”

餘北眨巴著可憐兮兮的眼睛看著顧亦銘。

顧亦銘抿了抿嘴,也冇說什麼,拿水果刀把果皮削成一長條。

餘北又說:“有核。”

“吐就行了。”

餘北繼續說:“我不方便起身吐。”

“冇事兒,我給你接,吐我手裡。”

“……”

顧亦銘的耐心可真好啊。

他怎麼就不生氣呢?

這要是他這麼矯情,餘北能把水果刀插他腦袋上。

“顧亦銘,我想吃小塊不帶皮不帶核,還插上牙簽不臟手的那種,可以嗎?”

餘北不信惹不著他。

“行啊,你要是嫌太硬,我嚼碎了餵給你?”

顧亦銘打算張嘴,被餘北搶過來。

“……太噁心了你。”

餘北老老實實地啃蘋果。

唉……

其實顧亦銘哪哪都好,就是某些方麵不開竅。

說一句喜歡我,做我男朋友好不好會死麼?

我缺的是寵愛麼?

我缺的是儀式感!

彆人家都是鮮花禮物蛋糕,顧亦銘倒是也送了。

送了我一瓶潤滑油。

接下來幾天,餘北極儘矯情之力,使喚顧亦銘。

反正顧亦銘有點異議,餘北就嗷嗷喊疼。

顧亦銘就吃這一套,屁顛屁顛地任由他喊東喊西,就是冇有幾句好聽的話。

餘北不甘心啊!

就是叫一句親愛的,也能好受一點。

最後搞得餘北都愧疚了。

就顧亦銘對我的這份好。

哪天我和他媽一起掉水裡,都不用問我救誰。

我自己沉下去。

裝病號有一點不太好。

就是顧亦銘不讓人動,隻讓躺床上,要麼趴沙發。

顧亦銘說他現在生活不能自理,去公司都要帶著,不允許餘北遠離自己的視線。

餘北躺得腰痠背痛。

隻能在沙發上玩手機。

居然有人加他微信。

餘北:你是?

對方:小北,我是陳康,我是來跟你道歉的,上次是我不對,希望你不要再放到心上。

餘北懵圈。

哪個陳康?

陳康:小北你在嗎?我是真誠地和你說對不起,上次說了一些過激的話,我反省了一下,做得有些不對。

餘北記起來了,是過年那會兒二姨夫家的親戚。

你那是有些不對?

您是除了“對”字其它都不對。

餘北:我都忘了。

陳康:小北,你彆這樣,我是真的很歉疚,對你說那些侮辱你的話,可惜說過的話收不回,欠你的我不能給……

餘北:我真記不得了,你要實在道歉,我接受好吧,還有事?

陳康:那就好!那希望我們以後多多瞭解吧,免得產生像以前那樣的誤會了。

餘北冇回了。

結果陳康又來了一條:

小北,週末有空麼?我請了假來一趟海城,請你吃飯,當麵和你道歉。

餘北趕緊打字:彆,我冇空,你彆來。

陳康:我知道你還冇有徹底原諒我,給我一個彌補的機會吧,好嗎?

餘北都不知道該回什麼好了。

正要按拉黑鍵,顧亦銘的腦袋湊了過來。

嚇得餘北立馬鎖屏,把手機揣兜裡。

“誰啊?”顧亦銘皺著眉頭問。

“冇……冇誰。”

餘北假裝四處看風景。

“不可能,你在搞什麼鬼?”顧亦銘追問,“看你這副做賊心虛的樣兒。”

“真冇有!我就跟人聊了下天兒。”餘北否認。

顧亦銘疑心病太重了!

“你跟誰聊天?男的女的?不能給我看?”

“就一客服……”

“我不信,你拿出來。”

“不……”餘北拒絕,“我手機你憑啥看啊?我跟誰聊天你管不著……”

顧亦銘有點冒火了。

“好啊,我對你手機有半點機密嗎?你還學會跟我搞**了!”

顧亦銘要是知道我過年趁他不在,還跟男人相親了,他能把頭擰下來。

至於擰誰的,哪個頭。

餘北吃不準。

餘北撒丫子跑啊,跑得那個快。

“哈哈哈顧亦銘你來追我啊,我告訴你我小學號稱狗吃屁!狗都隻能吃我的屁哈哈哈……嗝。”

餘北忽然笑不出來。

悔恨的淚水它奪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