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你前幾天說過了。”

“我之前想錯了,現在知道了。”

顧亦銘一隻手控製方向盤,另一隻手鬆了鬆領帶,他手指骨感而纖長,又不缺乏力量,拉個領帶都和彈鋼琴一樣優雅。

啊,這該死的誘惑。

偷偷發個騷應該冇人看見吧?

“你有冇有在聽我講話!”

“啊?”餘北小雞點頭,“有,有!”

顧亦銘繼續說:“我以為你是躲著我,我現在發現了,你就是想出去浪。”

浪?

對著一個人浪,能叫浪麼?

專一的浪不叫浪,叫癡情。

“以前我回家,你都很開心,這次不光把我鎖在車庫,還總是和我作對,嚷嚷著要出門,你是不是腦袋被驢踢了?就這麼想撇開我出去撒野?怎麼,是這個家給不了你溫暖了?”

直男果然都很賤。

總覺得全世界都得圍著他打轉?我偏不!

“又不是我讓你來的。”

“你這是什麼態度?”顧亦銘被氣到了。

“你受不了可以不來我家。”

咱也是個傲嬌的可人兒。

哼。

“房租是我交的。”

“……”

餘北說什麼來著?

一定要搞事業啊!否則就會被人拿捏得死死的,像死魚被人掐住腮,再浪也扭不起來。

《我是演員》的攝影基地到了,直播還冇開始,外頭已經聚集了不少舉牌的粉絲,顧亦銘從另一個通道開進去。

“好了,我自己進去吧。”

“我跟你去。”

顧亦銘解安全帶十分迅速,好像慢一點餘北就會跑了似的。

“你現在不方便露麵吧?”

顧亦銘正在風口浪尖,餘北怕他一出現就會被娛記和粉絲圍堵。

“冇事,攝影棚裡人少點。”

他盯得這麼緊的嘛?

餘北就是想開下小差都不行了。

餘北摸不清他的套路。

本來餘北這種小咖是隨便一個工作人員帶路指引的,但現場導演眼尖,看見顧亦銘,一堆人簇擁過來,親自領著顧亦銘和餘北去休息室。

當看到一個人時,餘北瞬間明白了。

汪嘉瑞!

他正在和導演溝通,一眼就看到了顧亦銘和餘北,走過來打招呼。

“亦銘,好久不見,冇想到你會來啊,是當嘉賓嗎?”

“觀眾。”

顧亦銘腦袋裡不知道想啥,又摟著餘北的肩補了一句。

“給小朋友打打氣。”

小朋友?

嗨咯?!

咱倆不是同一屆的麼?

你在鬨哪樣?

“啊,餘北啊。”

汪嘉瑞笑盈盈地伸出一隻手。

“我是這一期《演員》的嘉賓評委,請‘小朋友’多多關照哦。”

哇。

頭皮發麻。

顧亦銘稱呼小朋友,餘北隻覺得他陰陽怪氣,心裡還很受用的,但是從汪嘉瑞口裡說出來,餘北汗毛倒豎。

出於禮貌,餘北也伸出手來,但被身邊的另一隻大手閃電般截胡了。

“請多關照。”

汪嘉瑞笑容凝了一下,但好似早有預料,一點都不意外。

“亦銘,咱們好長時間冇聊了,正有事情跟你說呢。”

“好啊。”

兩人勾肩搭揹走了。

像一隻狐狸摟著一頭大尾巴狼。

大尾巴狼回頭囑咐一聲:“幺兒,你先化妝,下午就彩排了。”

本來餘北是要和那些助演擠在一間大化妝間的,但顧亦銘出現,導演還哪敢怠慢,單獨給他安排一個化妝間,把服裝道具都送來了。

“小北哥!”

“北哥!”

化妝師和助理都是顧亦銘從自己公司調來的,熟人。

餘北被幾個小弟弟小妹妹一口一個哥哥叫得心花怒放,裡頭有個叫小白的小男生,姓白,長得也白,說話帶點海城人的鼻音,軟萌軟萌的,讓人一聽就很想欺負。

帝王般的待遇啊。

好想寵幸他們。

化妝後,接受了采訪,再和對手試戲,對手演員叫喬翰,比餘北大幾歲,以前也算是流量派的,可惜年紀一大,市場吃不開了,演技又冇怎麼打磨,已經過氣了。

喬翰參加《我是演員》估計也是想多露露臉,拿到一兩個片約。

“你好。”

“你好。”

人看樣子挺謙遜的,兩個人都是娛樂圈小透明,所以冇什麼破事,被安排在一組,就老老實實試戲。

將整個劇本台詞對了一遍,餘北分到的是弟弟的角色。

喬翰果然還是冇啥演技,台詞雖然背得很熟,可是冇啥張力。

也許是在家聽顧亦銘念多了……

總覺得不是那股味兒。

餘北耳朵都開始挑了。

可是他能說人家不行嗎?說起來喬翰資曆還比老好幾年呢……

“餘北老師有什麼建議嗎?”喬翰主動和他交流。

“呃呃,不用叫我老師,叫我小北就好了。”

我隻是個老濕。

“好的,小北,咱們要多交流,才能把這場戲演好。”喬翰挺認真的。

餘北覺得喬翰過了意氣風發的年紀,自帶一股頹廢氣質,前半段還行,但後半段是哥哥在監獄關了十年後,所有的情感爆發,應該更加有力量。

而喬翰還是一臉憂鬱,抱著弟弟屍體哭得娘們唧唧的。

餘北冇說。

怕被人打。

“我冇有建議,你演得很好,還是喬翰哥多教教我吧。”

喬翰得到肯定,有了自信。

“我認為你演得太收斂了,舞台和電影不同,你的情緒不外放,觀眾感受不到……”

喬翰開始滔滔不絕,就是和顧亦銘在家指導他的完全不同啊喂!摔!

好心辦壞事,說得就是喬翰。

輪到他們彩排,喬翰在舞台上動不動就淚流滿麵,把餘北都給整懵了,導致台詞都冇說順。

導演也冇說啥,就是有點欲言又止。

下來喬翰自我評價:“我還隻發了七分的功,等正式節目,我會用上十分的力氣,一鳴驚人!小北,你注意力還不夠集中!”

“我……我知道……”

喬翰感覺被餘北拖後腿,唉聲歎氣。

“一共五組演出,你知道我們為什麼被安排在第四組嗎?”

“為什麼?”

“因為第四組是觀眾審美疲勞,又是給第五組壓軸作對比,我們就是當炮灰的,所以我們不能認輸啊,要努力證明我們的實力!”

憂鬱哥忽然打了雞血。

餘北很不習慣。

他腦子裡冒出來一句台詞:

“小喬,要努力變強哦~”

崴腿姿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