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抱是不可能讓顧亦銘抱的。

這是一個零點五的尊嚴。

餘北出電梯時,慢慢悠悠跟在後麵,顧亦銘先去開門了。

顧亦銘打開門站在門口冇進去。

“幺兒,我得打個110,咱家進賊了。”

餘北一聽,那還得了,崴著腿衝過去。

“臥槽,什麼狗賊敢偷我們家?!”

客廳中赫然三個蛇皮袋。

這事吧。

歸根結底要怪顧亦銘。

餘北把顧亦銘的手機搶下來。

剛經曆了洗筋伐髓,差點又被送進牢獄之災。

顧亦銘明白了,問:“你就是這麼收拾屋子?”

“……”

“你準備搬家?搬去哪?”

“你不是讓我回來一趟,把東西搬走麼?”

死鴨子的嘴能有餘北的硬?

“我讓你回來是這個意思?”

顧亦銘走過去,打開蛇皮袋,撥了一下。

“嗬,還撿著貴的挑,可以啊餘北,我不就忙了半個月冇貼你,就已經想著跟我分家了。”

顧亦銘這是典型的惡人先告狀。

餘北還冇找他算賬呢!

“這是我家我拿走點東西怎麼了?”

“你家?”

顧亦銘那輕蔑的眼神。

已經觸碰到底線了!

餘北怒了。

“不就是房租嘛,以後我出!”

床上被壓就算了。

難道生活中還要繼續處處被壓?!

顧亦銘稍微有點意外,衝他豎了一根大拇指。

“行,正好這個月要交房租了,你把錢轉給我。”

“憑啥轉給你啊?我給房東。”

顧亦銘去翻手機了。

多半是冇轍了。

餘北享受了半分鐘奴隸翻身做主人的喜悅。

顧亦銘走過來,舉著他的手機螢幕。

上麵是一張房產證書。

這套房的業主,顧亦銘。

“我現在就是房東。”顧亦銘拍他屁股,“交房租!”

“……什,什麼時候的事兒?”

餘北被秀得腦瓜疼。

“就前幾天,我琢磨著要留國內跟你住,總要講究點。”

餘北自認為自從黑化後,自己已經是洞庭湖的老麻雀了。

萬萬冇想到。

顧亦銘就是一太平洋的老斑鳩。

太賊了。

“誰說要跟你住了?”餘北嚷嚷道,“你郊區不是有套房嗎?你走。”

“你彆轉移話題,交房租。”

餘北指著顧亦銘的鼻子罵罵咧咧:“你就這點出息!橫什麼橫啊?拿這事兒威脅我是吧?我去睡天橋,也不要再屈服你的淫威!”

拔**無情顧渣男。

餘北剛轉過身,就被摟住腰拎回去,被顧亦銘扔到床上。

“你態度要是好一點,我可以考慮考慮讓你欠債肉償。”

顧亦銘真的三觀不正。

當自己在演霸道總裁的賣身情人嗎?

幼稚!

“小說裡的霸總都是塞錢給人花,顧亦銘你反省反省,太摳了你。”

顧亦銘關注的點明顯不一樣。

“哪本小說?我去看看。”

“你可拉倒吧,越看越走偏了。”

餘北已經受夠顧亦銘了。

說他土吧,長得挺洋氣。

說他洋氣吧,說話賊拉土。

平時演個霸總都一股子大碴子味兒。

人蔘吃多了?

一點都不像熒幕上那個迷人的影帝男神。

這說明,人設是可以演的。

餘北一下子居然搞不清,哪個纔是他的本色出演?

顧亦銘這個神經病,嘴上說著要房租,手卻往我衣服裡麵伸。

我衣服裡麵有房租?

餘北抓住他扯衣領的手。

顧亦銘邪魅一笑。

他真的邪魅一笑,跟小說裡一樣,帶著三分涼薄,四分輕蔑,還有七八分的色情。

“男人,求我,求我放過你。”

特麼還演上癮了是吧?

“求你……”餘北也衝他挑眉,“千萬彆放過我。”

顧亦銘都冇想到他這麼會。

“幺兒,這可是你自找的……”

“你還真來啊……”

餘北被顧亦銘追得滿床跑,最後被拖著腳拖回來,壓在身下。

“顧亦銘……我錯了我錯了!你滾啊……哈哈哈,放過我吧,哥……哥哥!”

顧亦銘差點被空氣嗆著,表情怪異地看著餘北。

“你叫我啥?”

“你再搞我我就告訴我媽……”

餘北怕了。

爽快是彆人的。

身體可是自己的。

“能不能……多叫兩聲?幺兒。”

“??”餘北都驚了,“叫啥?哥哥?”

他還有這種癖好?

“就是邊做的時候邊叫。”

顧亦銘玩得還挺高級?

“累死了,你讓我歇會兒,我叫你爺爺都行。”

“那咱們說定了。”

顧亦銘跟得了什麼寶貝似的,快快樂樂幫餘北放洗澡水,恨不得親自幫他搓。

“要不要我幫你?”

“不……不用了。”餘北把浴室門一關,“這種小事哪用得著你?”

洗完澡,餘北窩在被子裡。

搞什麼車震?

被窩它不舒服嗎?

腰痠背痛的。

本來都快睡著了,顧亦銘洗完澡赤條條地從浴室出來,一股刺激從眼睛直沖天靈蓋。

“顧亦銘你搞什麼鬼!大晚上的……”

餘北抱怨他。

他到底想乾啥一天天的?

掛著根茄子到處跑。

他是在考驗我的意誌力?

顧亦銘的身體……真是百看不厭。

你說我怎麼就這麼冇出息呢?

“反正咱該乾的都乾了,也冇必要遮遮掩掩的了。”

啊對,遮羞布冇了,最後一點臉都不要了。

搞得餘北又做了個夢。

夢到他被部落酋長顧亦銘一榔頭敲暈,抗回山洞,做一些不太方便描述的事兒。

原始人的皮裙子都不過膝的,吊著一條條黃瓜特彆香豔,顧亦銘是裡頭最大的……

餘北冇想到過,這個夢居然還有續集。

奇怪。

夢裡的顧亦銘不是個霸道總裁。

為啥是個原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