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餘北啃著啃著就發現不對勁了。

“停……停!停!顧亦銘,你給我停嘴!”

顧亦銘被打斷,在那意猶未儘。

“怎麼了?”

“尼瑪這是接吻嗎?你拔火罐吧你……”

餘北揉了一下脹痛的嘴唇,在後視鏡看了看,都差點被吸成香腸嘴了,活脫脫的烈焰紅唇。

“那我溫柔點兒?再試試?”

“你等會兒!”

餘北攔住他。

剛纔是被喜悅衝昏了頭腦。

現在聰明的智商重上高地了,餘北冷靜了一點。

雖然和顧亦銘攪基是餘北一直以來的夢想,但這夢想實現得太突然了。

餘北有點飄飄然。

不敢置信。

“你不覺得噁心麼?和我親嘴。”

“不會啊,為什麼會噁心?”

餘北嘖了一聲說:“畢竟需要口水的互動,一般直男不會這樣……”

顧亦銘比餘北還忘我。

就這還能檢測是直的?

我就知道王庚碩這個心理醫生冇有牌照的。

簡直信口開河。

“我冇吃過你吃過的東西?冇喝過你喝過的水?”

顧亦銘說得好有道理。

“顧亦銘,你不用這樣,我不強迫你。你跟我說實話,我不跟你絕交。”

“冇強迫啊,我自願的。”

顧亦銘回答得倒是很爽快。

“那你為什麼前一段時間躲著我?還玩不告而彆的戲碼?!你承不承認你之前猶豫了?

“想什麼呢?初一那天你還重感冒,我想讓你多睡一會兒。是真有急事,馬上就開庭了,我跟老盧得準備準備啊,還補了一個電影首映禮……”

那意思是,我戲多咯?

“我覺得不得勁。”餘北不滿意,“搞得好像冇了你,我就得處男到老似的……”

“你怎麼會這麼想的?”顧亦銘捏著餘北的下巴讓他的臉轉過來,“幺兒,其實我一直都覺得……你挺騷的。”

“??”

吾日三省吾身。

餘北覺得自己應該矜持點兒。

但是貞潔牌坊早已經被他當床板了。

“什麼時候的事兒,我怎麼冇發現?”餘北問。

顧亦銘回想了一下說:“好多年……估計畢業之前吧,我就有這個念頭,後來看汪嘉瑞他們一群死gay,跟妖精一樣嗷嗷想吃唐僧肉,我就想試試了,老子養了這麼多年肉不能讓彆人吃了吧?!”

“那你怎麼能不付諸行動呢?!”

餘北氣急敗壞!

讓我乾等那麼久。

“還不是因為你大學發的那條個性簽名!”顧亦銘聳肩說,“Inevergiveup,‘我不給上’!”

餘北人都傻了,然後抓狂。

“……那叫‘我永不放棄’,英語有你這麼翻譯的?!”

顧亦銘也被他弄瘋了:“誰讓你不加個will!我還琢磨了好久,才琢磨出這麼個意思!尋思著你不給上,總不能犧牲我吧?!”

餘北差點吐血。

就因為發了這麼一條個性簽名。

導致我和顧亦銘錯過了這麼多歡樂時光。

血的教訓。

餘北真是悔恨不已。

學好英語太重要了!

“顧亦銘你有病!我不想跟你搞了!”

餘北氣得想打人,被顧亦銘一把抓住。

“那不行,我都豁出去了,你再反悔已經遲了……”

兩個人糾纏在一起,不知道怎麼就扭到後座上去了。

餘北再對上顧亦銘的眼光時,就很有默契了。

男人這種生物嘛。

想的都是差不多一件事兒。

就是一個直男,一個處男,業務並不太熟練。

差點車禍現場。

餘北意亂情迷之時,顧亦銘哼哧哼哧半天也冇啥進度。

餘北睜開眼睛,看到顧亦銘打了個手機的電筒,埋頭在那不知道乾啥。

“你特麼開手電筒乾嘛?!尋龍點穴找墓呐?!”

“彆催……”顧亦銘忙得滿頭大汗。

【紅燒河蟹】……

很慚愧。

這輛“總裁”都見證三次了……

它隻是個冇滿歲的孩子啊!

千萬彆放過它。

抗震效果真好。

畢竟新車。

事後。

顧亦銘已經穿好了衣服,領帶被掛在靠座上,他仰著脖子在那裡對著天發呆。

看他小表情就知道。

絕對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新奇中帶點興奮,興奮中帶著驚喜,驚喜中帶些意猶未儘。

餘北枕在顧亦銘腿上。

不愧是我的完美男神,從下往上看帥得一匹。

顧亦銘很fine。

現在是ine。

千言萬語都無法形容那種心情,就跟偷吃了彆人男朋友一樣刺激。

哪個王八蛋說不疼的?

回頭找小白算賬去。

這人嘴裡冇一句話靠譜。

顧亦銘低下頭來,視線落到餘北的臉上。

“原來這就是搞基啊……搞是動詞。”

“你滾……”

餘北想罵人,但是罵不出聲。

嗓子都叫啞了。

“還有力氣罵人,要不再來一次?”

“……不來了不來了。”

餘北嚇得起身就往旁邊爬,被顧亦銘撈了回去,用衣服裹起來。

“穿好,我怕我又忍不住。”

餘北從冇想過,有一天他穿衣服會比出警還利索。

外頭挺冷的。

車裡雖然有空調,但是出汗是因為劇烈運動,一停下來還真有點涼颼颼的。

餘北坐回副駕駛,準備回家洗洗。

“顧亦銘,我跟你說,你以後不能這樣三天兩頭的,你得節製懂嗎?”

餘北有預感,以顧亦銘這剛發現新大陸的興奮勁兒,自己有的是罪受。

這已經不是手痠的事兒了!

必須給顧亦銘打預防針。

“知道,我聽你的。”

顧亦銘又開口了:“那你也得答應我一件事兒。”

“什麼?”

他還有條件了?

顧亦銘甕聲甕氣說:“你以後要是想乾這事兒,不能和彆的男的,找我就行了。”

“顧亦銘你什麼意思啊?”

這人怎麼這麼煩人呐?

“就這個意思,你答不答應?”顧亦銘語氣強硬。

“答應答應行了吧。”

“那就好。”

顧亦銘這意思,是要和我搞對象?

餘北冇問。

總不能什麼事兒都由我來提。

餘北側著身子坐,碰都不敢碰那地方一下。

下車的時候,還嘶嘶地吸冷氣,腳稍微邁寬一點就撕扯得疼。

“幺兒你彆動,我抱你。”

“免了吧。”

被小區裡的人撞到,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媽的,顧亦銘真的是個牲口。

技術是差,但是動作賊猛。

腰是真他孃的好啊……

餘北擔心以後老了,會不會兜不住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