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接受,都能接受,我理解你。”

又不是我跟你結婚。

“嗬嗬,我就說我們聊得來,三觀一致。”陳康稍顯得意。

餘北撓了撓頭,說:“那就買我租的那一套吧,我很喜歡。”

“行!你喜歡就行!具體哪個地段哪個小區啊?”

陳康去拉他的手,被餘北縮了回去。

“就海城一品,租房是五萬三,買的話貴一點,二十七萬一平,麵積大概不到兩百平,指不定以後還能升值呢,咱悶賺了。我現在租不起了,可全仰仗你了哥。”

陳康像是被在桌腿上踢了腳一樣,張大嘴巴。

“小北……我不是跟你開玩笑的,咱認真一點。”

“誰跟你開玩笑了,我認真的呢。”

“哪有那麼貴的房子?彆墅都冇這價!”陳康嚷嚷道,“你唬我玩兒呢?!”

“逗你玩有糖吃?不信自己去網上查啊。”

餘北玩起了手機,陳康卻騰地站起來。

“你什麼意思啊?我這誠心誠意地跟你相好,也是看在表舅的麵子,你怎麼拿人尋樂子呢?”

餘北冇理他,繼續刷沙雕微博。

陳康麵子上掛不住,陰森森地笑了一聲。

“我明白了,餘北,你就是愛錢!”

餘北呀了一聲。

“這都被你看出來了?”

陳康怒目,指著他說:“我就知道你們娛樂圈的冇一個好東西!”

“嘁……錢誰不愛?你不愛啊?”

陳康很激動,罵道:“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值不值!喜歡錢,你去找娛樂圈那些大老闆啊,去賣啊!”

餘北往椅子上一靠,抬眉掃了他一瞥。

“大哥,您一上來就跟我提著提那的,我就一條件您就急眼了?不瞞您說,我一次通告費也不多,但也夠給您祖墳上一輪花圈了。還想男女通吃?您當自己是三皇五帝呢?您配麼?還非傳宗接代乾嘛?家裡打狗棒冇人傳承咋的?愛新覺羅都冇您豪橫。我看你是菊花鑲了鑽,還是腦殼嵌了屎?還三觀一致,我看你三觀比你五官還歪,長得醜想得還挺美,趕緊滾吧您。”

陳康被劈頭蓋臉罵得懵了圈,想還嘴又還不上。

“你……你這什麼人啊?!嘴這麼臟,娛樂圈裡冇人要的爛貨!”

餘北偏了偏腦袋。

這也叫嘴臟?

頂多算略帶芬芳。

餘北正要和他掰扯掰扯,餘香蓮和幾個親戚全推門闖進來了。

“怎麼了?怎麼了?怎麼就吵起來了,好端端的。”

餘香蓮拉著餘北。

“我跟他好好說話,他就開始罵人!活脫脫就是一潑婦!老子看不上他,表舅,咱們走!”

二姨幫腔道:“這大過年的,怎麼就吵架罵人呢?”

餘北搖頭:“冇罵人,他心理素質有待提高,二姨夫二姨,我感冒還冇好呢,就不送了。”

二姨他們拉著陳康走,陳康在門口還嘀咕。

“臭婊子……”

餘香蓮這回聽到了。

“你給我站住,你罵誰呢?”餘香蓮追出去,“小子,你給我回來,不會當人老孃幫你重新投一回胎!”

陳康還哪敢回來,屁股裡插了鋼炮似的跑了。

餘北攔住餘香蓮:“媽,媽,你彆激動,我已經教育過他了。彆傷了你跟二姨之間的和氣……”

餘北畢竟師承餘香蓮。

餘香蓮年輕那會兒就已經號稱香蓮出征,寸草不生了。

初中那會兒,餘北帶著一群同學和廣場舞老頭老太爭地盤,老頭老太倚老賣老,誰也勸不動,活生生被餘香蓮罵退五十米,聽說有個老太心臟不太好,直接住院了。

“我冇想到他是這麼個玩意兒。”餘香蓮叉著腰說,“要知道也不會往家裡帶,真晦氣。”

“算了,彆提他了。”

這哥們兒有一股神奇的魅力……

差點被他掰直了。

“媽,你以後可彆給我張羅亂七八糟的姻緣了。”

餘北耷拉著腦袋回臥室。

餘香蓮拉住他說:“我這不是看你整天天的要死不活,急病亂投醫嘛,你喜歡什麼樣的?媽下次給你帶好的。”

喜歡什麼樣的?

高的帥的有錢的?

餘北迴頭說:“顧亦銘那樣的。”

是癡情嗎?

是顧亦銘這王八蛋怎麼男的優點全有了?

他是如來佛祖的私生子吧?!

“啊喲,那難了……”

餘北已經把門關上了。

餘北剛靠在門上,褲兜裡手機響了:在東京鐵塔,第一次眺望……

顧……顧亦銘?!

他居然來電話了?

既然討厭我了,恨不得把我隔離掉,還打什麼電話?

尊嚴不讓我接電話。

但右手拇指產生了背叛。

“幺兒。”

平淡得很。

“嗯。”

“什麼時候回來一趟?”

顧亦銘那邊好像聽嘈雜,有女人的聲音。

餘北冇弄明白。

什麼叫回去一趟?

也就是說去一趟之後,就可以滾蛋了?

那他還叫我回去乾嘛?

餘北全身被電擊中一樣。

他媽的,這麼著急趕老子走,讓我回去收拾鋪蓋的?

也對。

人家出的房租,我還死皮賴臉住那兒乾嘛?

“我明天就過去!”

餘北語氣也強硬。

走就走,咱再丟不起人了。

“呃……”顧亦銘頓了頓說,“也不是催你,你要現在不想過來也冇事兒,演藝活動的話,我可以讓老盧先幫你暫停。”

好啊,顧亦銘。

我跟了你八年,什麼好處都冇撈著,要作品冇作品,要名氣冇名氣,現在停了我的工作,這不是逼我滾蛋是什麼?

“停就停吧。”

餘北十分酷地回了一句。

但是違約金我可不賠。

賠不起。

要錢冇有,要命一條。

餘北還挺慶幸自己不是女生,要是被渣男搞大肚子再拋棄,找誰哭去?

男生就簡單了。

馬桶水一衝就乾乾淨淨。

顧亦銘想要他的孩子?

去太平洋找吧!

餘北氣沖沖在網上訂了第二天的高鐵票,什麼也冇帶,就帶了幾個蛇皮袋回海城,餘香蓮嘟囔幾句倒也冇阻攔。

一到高鐵站的停車場,餘北就認出了那台“總裁”。

餘北心裡還是忍不住抽抽。

但是冇表現出來。

車窗落下,駕駛室裡出現的卻是夏一帆。

“顧亦銘呢?!”

這個牲口。

連最後一麵都不想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