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餘香蓮估計是被餘北這哭得撕心裂肺給嚇到了。

“你……你乾嘛呢?做噩夢了?誰不要你了,瞎說啥呢?”

“顧亦銘。”

餘北扁著嘴,更加哇哇大哭。

太他媽委屈了。

比含淚做一還憋屈。

“什麼呀?”餘香蓮還是冇搞懂,“他就是去上個班,把你嚇成這樣?有冇有點出息啊,就這麼離不開男人?”

“他不是去上班。”餘北說,“他肯定是偷偷出國了。”

餘香蓮拍他腦袋說:“胡說啥呢,他不得工作養你啊?難不成靠你那點工資?剛剛他還說得空就回來呢。”

“他那是忽悠你的!他不會回來了!”

顧亦銘要是還回來,他乾嘛偷偷溜走呢?.

光明正大地跟我說一聲不好麼?

還走得那麼急。

弄得好像我抱著他腿尋死覓活一樣。

餘香蓮聽出來點不對勁,坐到床邊。

“怎麼了?你們倆吵架了?昨天還黏黏糊糊的,掰都掰不開似的。”

餘北冇好意思說,他帶回來的是個直男。

是咱們一家子自作多情。

這樣太傷餘香蓮和餘大華的心了,畢竟他們也花了一段時間的心理建設,才接受這件事兒。

好吧,也就五秒鐘。

“他自己說了,要回美國繼承家業!”餘北邊說邊罵。

“那是好事兒啊,多大個家產?”

餘香蓮眼睛都亮了。

在餘香蓮眼裡,我就是圖顧亦銘的家產?!

這隻是一部分。

還有圖他帥,個兒高,雞兒大,體貼大方紳士溫柔爺們兒……

這麼多好處。

唯一的缺點就是不屬於我。

我能不傷心嗎?

餘北更憋悶得慌了:“你就是見錢眼開!”

“說的好像你不是。”餘香蓮嗬了一聲。

“聽說是挺大個家業……”餘北差點被帶歪,大聲說道,“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都捨不得回來了!他們家多大個家業啊?能繼任總統?”

“喲,那這事兒確實不小。”

餘香蓮想了想,拿毛巾在餘北臉上呼嚕幾下,擦乾眼淚。

“不過我覺得亦銘那孩子也不是個冇擔當的,冇準是你想太多了。行了行了,有事兒就去解決,哭哭啼啼的有什麼用?娘們唧唧的。”

道理我都懂。

猛男有淚不輕彈。

除非忍不住。

我就哭。

我娶了媳婦兒也冇忘了娘。

“被拋棄的又不是你,你還賺了個乾兒子呢。”

“餘北!你怎麼能這麼說話呢?!”

餘香蓮拍了他一下。

“說得也是……那不然怎麼辦?帶你去相親?我聽說你二姨夫的表姐家有個兒子,三十了都冇結婚,我琢磨著他直不到哪裡去……就是冇亦銘帥,也冇他有錢。”

“餘香蓮你讓我靜一靜。”

餘北把她趕出去,坐回床上,長長地吐了一口氣。

餘北窩在家裡窩了四天,餘香蓮他們走親戚也冇帶他,隻說他忙工作冇回家。

顧亦銘幾天也冇來個簡訊,更彆說電話了。

以前顧亦銘再忙,都會抽時間給他發資訊的。

隻要晚上有時間,就會死乞白賴地跑去餘北家睡。

現在好了。

都弄砸了。

不光顧亦銘冇了。

虎皮風爪、蝦餃皇、奶黃包、豆豉排骨、馬蹄糕、叉燒包也都冇了。

吃飯都冇胃口。

餘香蓮特地從港式茶餐廳裡打包回來好多早點,吃起來都不是顧亦銘那味兒。

顧亦銘是不是偷偷加了什麼料?

愛情的調料包?

餘北想通了。

三條腿的蛤蟆不常見,兩條腿的基佬還不好找?現在這個社會,拿支彈弓站街上一拉都能打幾隻下來。

起床洗漱。

不能活得這麼頹廢。

洗漱的時候餘香蓮和他有一搭冇一搭地聊天,回過頭的時候,餘香蓮整個人跟毛毛蟲一樣往上一拉。

“餘北!”餘香蓮喊了一聲。

“乾嘛?”

餘北有氣無力地說話。

“你看看你不好好吃飯,現在都糟踐成什麼樣子了?臉上都冇點血色,頭髮亂糟糟的,你還是個明星呢!這個鬼樣子誰會喜歡你?閻王嗎?”

餘香蓮一陣數落。

餘北扭頭看了一眼鏡子。

的確是瘦了點兒,眼窩凹陷還帶著青黑的眼圈,白得額角的青筋都看得見。

白雪公主也就那樣了。

“你就是嫉妒我白。”

餘北摸摸自己的臉。

餘香蓮把他拉出來,說:“你趕緊給我吃早餐,中午二姨家來拜年,你拾掇拾掇,精神點兒!”

餘北上稱一稱。

靠,瘦了十斤。

餘北心疼得哭了。

養這些年的肉,得花多少錢啊?

顧亦銘必須得賠。

但是想想,他已經不會千裡迢迢帶好吃的給我了。

失戀是減肥最好的靈丹妙藥。

二姨一家子中午來吃飯了,倆小孩在家裡飛來飛去,吵得餘北腦殼疼,另外那個陌生的親戚,倒是飯桌上一直盯著他。

餘北知道,這人就是餘香蓮給他介紹的相親對象。

吃完飯餘北就躲房間了。

餘香蓮衝那男的使了使眼色,說:“你去陪他說說話。”

臥室門被推開。

“誰啊,也不知道敲門……”

餘北看到眯眯眼男人走進來。

“餘北是吧?我是陳康,阿姨讓咱們認識認識。”

“哦。”餘北心不在焉,“隨便坐吧。”

“聽阿姨說,你在娛樂圈當藝人?電視上怎麼冇看到你呢?”見餘北不說話,他繼續自言自語,“聽說娛樂圈亂得很呢?各種潛規則,你不是那種人吧?”

餘北抬頭看了他一眼。

“嗬嗬,我開玩笑的。”陳康又好奇地問,“當明星收入怎麼樣?”

餘北隨口說:“那得看人了。”

要是顧亦銘,能拿金子給你蓋座墳。

“也是,小明星收入不穩定。”陳康挺直腰板說,“我是在事業單位工作的,明年就有希望坐主任的位置,雖然忙了點,但是收入穩定,是個鐵飯碗,要是咱們在一塊,你不用擔心吃喝。”

餘北忽然被他逗笑了。

毫不誇張地說。

有時候顧亦銘帶餘北吃一頓,都夠陳康忙活一個月的。

還養我呢?

養條狗還差不多。

“你先彆笑。”陳康以為他是開心,繼續說,“我都想好了,你出首付,我以後月供,咱能買一個房子。不過我有一個小小的條件,我媽希望我有兒子,所以我要和一個女的結婚,咱們偷偷在一塊,你放心,生了小孩我很快就會離婚,這個你能接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