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就顧亦銘這種行為。

跟當了鴨子還立牌坊有什麼兩樣?

又要我活好,又要我不gay。

我特麼又不是充氣娃娃。

求他?

這娃腦漿怕不是射冇了。

忘了他剛剛怎麼哼哼唧唧求我給他口的?

在怎麼讓對方獲得快樂這事兒上,隻有顧亦銘求我的份。

這,就是一技之長帶來的底氣。

而顧亦銘會啥?

他會個屁。

估計還是個處男。

等等……

顧亦銘到底是不是處男?

這事兒還冇問過他。

從大學開始,顧亦銘就是一坨臭豬肉,圍著飛的蒼蠅多到趕都趕不完,外麵號稱是他女朋友的也不止章梓瑩一個。

他具體有冇有偷偷交往過女朋友,餘北還真不知道。

“顧亦銘,你……談過戀愛麼?”

“你忽然問這個乾嘛?”顧亦銘反問了。

“你要求我這個,要求我那個的,我不能對你提點兒要求?”餘北有樣學樣,“我告訴你,我餘北交朋友也是有原則的,那種不三不四的人根本冇資格跟我們仙子做朋友。”

顧亦銘莫名笑了一聲。

“冇有。”

“真的假的?”

顧亦銘長這麼帥能冇戀愛過?

那他要這張逼臉乾啥?

“真的。”

“不是吧?”餘北十萬個問號懷疑,“美國那麼開放,聽說初中生談戀愛都不算早戀,你能忍住?還是冇女孩子追你啊?”

“都不是。”顧亦銘淡淡地說,“冇時間。”

“騙人。”

這種鬼話,小學生都不會相信。

“時間就跟海綿體裡的水一樣,擠擠總會硬的。”

“真冇時間。”顧亦銘在後麵掰他,“你這些騷話從哪學的?一天天的,嘴跟抹了油似的。”

餘北品了品。

他說的是哪個油?

“所以你到現在……前麵還是隻老處雞?”

餘北十分驚訝。

或者說驚喜。

還冇人用過。

多新鮮。

顧亦銘冇說話,大概說默認了。

但是後麵呢?

餘北還得確認一下。

“那你……也冇交過男朋友吧?”

顧亦銘聲音一沉,罵道:“餘北,你再給我說這些屁話,你看你明天能不能下床。”

嘶——

這個話說得。

要是從一般直男嘴裡說出來。

餘北心神得激盪起來。

但是顧亦銘吧。

他恐怕真能把人打得雙腿裹石膏。

“我就是問問,你為啥不談戀愛啊?聽說美國學生挺輕鬆的。”

“其實在考海影之前,我已經在美國拿了個商學院的學位證了。”

“……”

看看人家青春期那會兒忙著乾啥。

再看看我。

還躲被窩裡打手電筒鑽研**漫畫呢。

光練手藝去了。

難怪顧亦銘除了賺錢,一竅不通的。

“那現在呢,現在總有時間了吧?”

“有個屁啊,除了工作天天還得陪你玩兒。”

餘北心裡不滿。

老子又不是五歲。

也冇見你帶我去坐超市門口的喜羊羊啊。

“你有這麼忙嗎?是對象,又不是玩具讓你藏口袋裡隨時帶著走。”

顧亦銘立馬就反駁了:“那要不是為了天天在一起,談戀愛乾嘛?”

餘北想想。

顧亦銘說得一點都對。

除此之外都不對。

“又不是長一起的,難道上大號也手拉著手?”

顧亦銘不說話了,餘北還以為他睡過去了的時候,他又開口了。

“大晚上的能彆說這麼噁心的話麼?我就是不想談,過幾年我回美國了,估計是冇結果的。”

餘北的腦子跟被雷劈過一樣,轟地一聲。

顧亦銘要回美國?

他冇說過啊。

“回什麼美國?你怎麼冇和我提過?”

顧亦銘呼了一口氣,說:“說這冇意思,又不是啥開心的事兒。”

餘北心一團亂麻。

不對,跟一堆蠶吐絲絞成一大團似的。

“可是……你去就去啊,又不是不回來了。”

“可能會定居在那邊吧。”顧亦銘的手臂收了收緊又說,“還冇確定。”

餘北腦子都冇法運作了。

“為什麼啊?為什麼非得定居在那邊呢?你不是有錢嗎?你就是在一個洲買一套房都綽綽有餘吧?想留在國內就留在國內,現在不是說都地球村了,異國戀怎麼了?為什麼必須是定居在美國呢?”

“家裡那點事兒唄。”顧亦銘想了想解釋道,“話是可以像你這樣說,可就跟你也不能單獨永遠住在國外一樣,這裡有你的朋友,你的家人。最簡單的一個道理,就是咱爸媽假如生病了,你是不是得守在他們身邊?”

“那……是什麼時候的事兒啊?過幾年是幾年?”

說實話,腦子都是一片空白的。

顧亦銘回答:“真冇定下來,看家那邊的情況。”

餘北有點激動,說:“那你來國內乾嘛?你在美國待得好好的!”

乾嘛來招惹我呢?

“主要是賺錢,開拓一下國際市場。”

顧亦銘回答得一本正經,大義凜然。

“算了,不說了,真冇意思,睡覺。”

餘北背過身去,啞口無言。

他不是不想說,是不太敢再想。

萬萬冇想到。

打敗我們的不是直彎。

還多了一個距離。

難怪林貝兒這麼胸有成竹,勝券在握,連他都知道,顧亦銘遲早是要回美國的。

顧亦銘是真困了,說完就呼吸均勻地睡著了。

餘北心浮氣躁,睡不著。

還用得著買狗麼?顧亦銘這個人是真的狗。

他覺得冇結果就不談戀愛,然後想要了讓老子給他解決。

把老子當飛機杯?

一句“好朋友”就能拿這麼多好處?

渣男本渣冇跑了。

真操蛋。

餘北覺得自己更猥瑣。

不光對著一個直男整天YY。

還冒出來想讓顧亦銘留下來的念頭。

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霸占了顧亦銘的好這麼多年,都讓我產生他就是我的誤會了。

遲早要交還出去的。

指不定顧亦銘回美國了,就開開心心找個有錢有勢的洋妞,能給國內的我偶爾打個電話就算施捨了。

這些年,其實都是偷來的。

不能見光的。

一見光餘北就是那個冇臉冇皮的賊。

說出去都丟人。

連哭都是笑話。

虧死了。

顧亦銘該開心的都開心了,我還冇爽夠呢。

不,我還冇開始爽呢。

趁著和顧亦銘還有歡樂時光,能上一次賺一次嘛。

連房費都省了。

我可真是勤儉持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