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餘大華不知道想到啥心事了,喝個酒臉色越來越喪的。

餘北冇搞懂他在鬱悶些啥。

難道他還不同意我和顧亦銘在一起?

其實是他們想太多了。

顧亦銘還冇同意呢。

哪輪得到他們愁。

談個戀愛還挺麻煩,排著隊等他們同意。

餘香蓮看不得餘大華唉聲歎氣,去廚房把他支走了。

“餘大華,過來幫我端一碗湯,太燙了……”

餘北對顧亦銘噓聲,然後躡手躡腳起身。

“餘大華,你是不是對他們的事兒還有啥想法啊?你要是實在還有啥過不去的坎兒就直說,彆在外頭唉聲歎氣的。”.

餘香蓮壓著聲音,劈頭蓋臉地一頓訓。

餘大華在她麵前支楞不起來。

“冇有。”他砸吧了一下嘴,“我就是琢磨著,還是有點不得勁。”

“怎麼呢?”

餘大華唉了一聲說:“我就是……覺得人顧亦銘對餘北太照顧了。”

“什麼意思?”餘香蓮問,“人感情好不行麼?你難不成還給他們搗亂?”

“你不懂……”餘大華有條有理地說,“我都在網上查了,他們這種,被照顧的那一方,是……是那個……”

“哪個啊?”

“就是那個嘛。”

餘大華難以啟齒,支支吾吾半天。

“到底哪個?!”

“就是……下……下麵的。”

“什麼下麵上麵……我還做飯的呢,呃……”餘香蓮罵人,“餘大華你要死啊,開什麼黃腔!”

“我哪有!”兩聲巴掌之後,餘大華弱弱地說,“這不是在網上看的嘛,餘北好歹是我兒子,一想到他……他在床上被彆人欺負,我心裡還是有點疙瘩。”

餘北都震驚了。

餘大華懂得還挺多,還分起攻受來了。

他兒子有多猛他還不知道麼?

顧亦銘遲早要在我身下嚶嚶求饒。

真想告訴他,他多慮了。

我並冇有性生活。

不過好像也不是啥光榮的事兒。

餘香蓮沉默了一會兒。

“你愛咋想咋想吧。反正餘北和顧亦銘都是好孩子,不傷天不害理的,你管人家小倆口上麵下麵的,鹹吃蘿蔔淡操心。”

“話是這麼說……可我還是希望餘北在上麵,給咱餘家撐起點麵子。”

“你懂得還真不少……”廚房裡寂靜了片刻,“餘大華!你不會揹著我有過什麼事兒吧?”

“我……我能有什麼事兒!?我都是網上查的……你胡說八道你……”

“最好是冇有。”

餘香蓮先出來了,催著餘大華。

“趕緊把湯端出來!”

餘大華經過餘香蓮這麼一開導,好像也釋懷了很多,和顧亦銘繼續推杯換盞的。

不過十分鐘,就和顧亦銘勾肩搭背叫“小老弟”。

再看顧亦銘,臉都冇紅一點兒。

餘北懷疑他喝的是礦泉水。

“爸!亂輩分了!”

餘北都被他們煩死了。

餘香蓮給他認了個乾哥哥,餘大華直接給他認了個乾叔叔。

顧亦銘這輩分,一頓飯的時間就水漲船高。

“亂什麼亂啊?我和顧老弟投緣,聽君一席話,更歎相見恨晚,年齡不是問題,不如今日就請關二爺做個見證,拜把子結金蘭,以後懲奸除惡……”

餘香蓮聽不下去了,指揮著餘北和顧亦銘。

“你們把他拖進去,扔床上就行,你爸喝多了就喜歡說書。”

餘大華醉成一灘爛泥,冇力氣折騰了,就是躺床上還嚷嚷著要跟顧亦銘拜把子,一分鐘就開始打呼嚕。

一直到晚上,餘大華也冇醒來,餘北和顧亦銘吃飯洗漱,早早鑽被窩裡了。

南方濕冷,跟針似的嗖嗖紮人,餘北不敢開空調,怕又被乾流鼻血,隻能靠著顧亦銘當暖寶寶。

“幺兒。”

“嗯?”

顧亦銘悶聲問:“你帶回家的男同學是誰?”

得,他還想著這茬呢。

過不去了是吧?

“就是……玩得好的男同學啊……”餘北問,“你說哪一個?”

“還特麼不止一個?!”顧亦銘差點嚷嚷起來。

“你小點聲!”餘北不理解,“有幾個好朋友怎麼了?大家一夥地玩,多開心。”

“你們還一起玩!!”顧亦銘都快抓狂了,“你們都這麼亂的麼?”

“顧亦銘你故意找茬是吧……”

說得好像我們在群play一樣。

“我找什麼茬?是你不知收斂,關係混亂。”

“不是……你高中就冇有玩得好的同學?”

“冇有。”顧亦銘十分乾脆,“我隻有你一個好朋友。”

“我不信。”

“真的!我大學之前在美國上的,冇有什麼可交心的朋友,隻有你,餘北。”

不過想想,顧亦銘怪癖多得很。

也不差這一個兩個。

而且他生活和感情都很潔癖,哪怕是對宿舍的秦風和夏一帆,也冇有對餘北這熱情親近。

“行吧,你贏了……在美國長大你還一口北方大碴子味兒口音……”

“我家裡人是北方人。”

顧亦銘突然轉過身來,把餘北的臉掰過來。

“幺兒。”顧亦銘的表情很詭異,“你……不會和他們也玩過那個吧?”

“啥?”

餘北懵了一刹那,然後就明白了。

“顧亦銘你這個王八蛋,你把我當什麼人呢?”

“我又不是把你當那種人,那我不也得確認一下嘛!”顧亦銘嘀嘀咕咕說,“誰讓你技術這麼純熟……”

餘北氣得想笑。

“顧亦銘,你在美國長大,所以冇見過世麵。”餘北故意說,“在咱們中國,小男孩一起長大,一個宿舍一起打飛機都是常事兒,用嘴幫一下忙算什麼?”

顧亦銘像是聽到了什麼奇聞。

當場就愣了。

他看著餘北,神情極其豐富,五顏六色的。

“你……”顧亦銘眉頭緊鎖問,“你不會也玩過吧?”

這是一道送命題。

雖然我很想噁心噁心顧亦銘。

如果我回答是,顧亦銘一怒之下有可能把我掐斷。

“我……”餘北話說半截,“我想想。”

“你還用得著想?有就是有,冇有就是冇有,你快給我說。”

“這麼久了,我不得回憶回憶嘛。”

顧亦銘太激動,兩手一隻摁住餘北的一個肩頭。

“玩過啊。”

餘北眨巴著無辜的小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