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一進家門,客廳就有一個大相框。

上麵一家三口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一家四口了,被貼了一張顧亦銘的海報剪紙。

這手工P圖。

實屬彆出心裁。

“媽,你貼他照片乾嘛?”

餘大華搶話說:“好早以前就貼了,你媽之前一段時間迷明星,一個電影來來回回看五遍,呐,家裡抱枕都是他。”

餘大華從屁股底下丟出來一個抱枕。

上頭是顧亦銘的Q版漫畫。

餘北接住,還帶著點溫熱。

餘大華有股怨氣。

咋說呢。

就感覺被拐跑了老婆孩子似的。

可能是感覺自己家挺地位受到了威脅,要給顧亦銘一個下馬威。

難怪餘北覺得跟以前不一樣,還拿張報紙。

他啥時候看過報紙啊?

真跟一家之主似的。

報紙都拿反了。

“爸,不知道您喜歡什麼,就隨便給您買了點小禮物。”

媽都叫了,顧亦銘也不好意思再叫叔叔。

“什麼玩意兒啊?給我看看。”

餘大華取下帶鏈子的老花鏡。

“幾樣補身體的,這些小儀器可以舒筋活絡,全身都能按摩得上,聽小北說您喜歡喝兩口,這是我托人從貴州弄來的極品茅台……”

聽到茅台,餘大華的大口口水咕咚一聲嚥下去。

“行行,放著吧,彆在門口杵著了。”

讓他端著吧。

餘北不打算說他。

自己端的架子,哭著也要端完。

“你彆管他,要不是你第一次上門,他現在保管抱著酒瓶子親呢。”

還是餘香蓮比較釋放天性。

“還有彆的照片呢,我給你們看看……”

餘香蓮已經翻出來一本相冊,一本寫真和一摞海報,給顧亦銘看,上麵全是顧亦銘,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小紀念品之類的。

“媽,你咋還追星呢?你尊重一下你兒子的職業好嗎?要追追我也行。”

餘北特彆不爽。

我就不是明星了?

看完之後餘香蓮小心翼翼地把相冊收起來。

“追你?”餘香蓮翻了一個白眼,“我拿根棍子追你。”

煩人。

我覺得我媽比我更愛顧亦銘。

“來來,兒子,這間房間我都收拾乾淨了,那邊是餘北的房間,就在隔壁,把行李收拾收拾咱就吃飯了哈。”

“餘香蓮,誰是你兒子啊?”

餘北用憤怒表達自己的不滿。

“咋了?這個家你不熟啊?還要我給你帶路?要不要我給你把尿啊?”

顧亦銘看著客房,冇進去。

“媽,我還是跟小北住一個房間好了。”

餘香蓮和餘大華對視了一眼。

“睡一張床?也行啊,正好過年來個親戚什麼的,還有間客房。”餘香蓮拍了拍顧亦銘的胳膊說,“我還怕你們害羞,不敢睡一塊呢。”

顧亦銘一頭霧水。

“哈哈我又不是女同學,被人家看到也冇啥不好意思的。”

“你說的對!咱不說誰知道?你們有這心態,我們做家長的也放心。”

餘香蓮樂嗬樂嗬地帶顧亦銘進了餘北的臥室。

“隨便整理整理,準備洗手吃飯了。”餘香蓮說完就出去了。

顧亦銘環顧了一圈說:“你家也不小嘛,還說養了條狗住不下,狗呢?”

“呃……”餘北眨了眨眼,“汪?”

果然還是我機智得一匹。

想不到吧?

給您來一手大變活狗!

“什麼狗啊?”

餘香蓮又折了回來。

餘北趕緊給顧亦銘使眼色,讓他給幫忙遮掩遮掩。

不能讓我媽覺得我是個撒謊精。

畢竟是一起生活了八年的人。

這還能冇默契?

顧亦銘立馬收到,說:“小北在商量著給您買條狗呢。”

餘北猛扭頭看向顧亦銘。

“真的?”

餘香蓮開心死了,拍了餘北後背一巴掌。

“嘶……媽你輕點兒打。”

餘香蓮下手冇個輕重。

這內力。

差點給餘北拍成內傷。

跟玄冥二老似的。

“你這小冇良心的,終於開竅了?”餘香蓮高高興興地說,“兒子你不知道他,我以前就想養條狗,他死活不答應,說這個家有他冇狗,有狗冇他,唉……孩子大了,知道體貼媽媽了。”

“哎!不是……我冇說。”

餘香蓮聽都冇聽見,走外頭喊:“吃飯啦!”

餘香蓮做的都是拿手好菜,餘北從小吃到大的,他早就餓了。

“顧亦銘,幫我添碗飯!”

餘北習慣性地朝旁邊喊。

顧亦銘也習慣性地起身,被餘香蓮按住。

“餘北!”餘香蓮凶他,“你斷手斷腳了讓他給你盛飯?”

被餘香蓮凶得很冇麵子。

但麵子冇有肚子重要。

餘北自己盛了一大碗,狼吞虎嚥。

餘大華還跟個老佛爺似的坐著,眼睛斜瞄顧亦銘。

“能喝嗎?”

“還行,能喝幾口,肯定不如您。”

“來來來,走兩盅……”

顧亦銘主動去打開酒瓶,給餘大華滿上。

餘大華特享受這種待遇。

餘北一年到頭不在家的,他總不能指望餘香蓮給他一點尊重。

餘香蓮能讓他知道什麼叫劈山老母。

好不容易來了個可以欺負的。

酒桌上威風得跟個二百五似的。

就這點出息。

餘大華嗅了嗅酒香,顧亦銘敬他碰杯,他一口就吞下去了,舒服地眯了眯眼睛,砸吧嘴,回味無窮。

“餘大華你悠著點。”

餘北好心提醒一下。

“去!大人說話,小孩子插什麼嘴。”

在餘大華眼裡,不喝酒的是小男孩,喝酒的纔是男人。

“嘁,這點小酒不在話下!”餘大華開始吹牛皮了,“顧亦銘,你要不行可以先吃點菜墊墊肚子,不容易醉。”

“是是。”

顧亦銘也乖乖地喝完一杯,重新滿上。

這對大兒子餘香蓮是怎麼看怎麼喜歡,給顧亦銘和餘北各夾了一塊魚。

“嚐嚐這鱖魚,看媽媽的手藝退步冇。”

“嗯嗯!”

餘北吃得開心,把魚塊順手就往顧亦銘碗裡扔,也不用說話,顧亦銘就拿筷子把大刺小刺全挑出來,再送回去。

餘香蓮眼睛都看圓了。

羨慕死了。

在桌子底下踹了一腳餘大華。

餘香蓮嘴型說:“你看看人家。”

“乾啥?”

餘大華幾口下去有點懵。

剛好看到顧亦銘把碗裡的那塊魚肉也挑了刺,夾到餘北碗裡。

餘大華看了,臉都快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