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國金中心大門,四個人在扶梯上站成兩排。

引來無數的側目和議論紛紛。

“嘖,咱所到之處,寸草不生呀。”

秦風的話,讓餘北也有點小飄。

一個西裝革履,一個異域牛仔,一個帶帽衛衣,一個火鍋圍裙,不同風格,不同魅力。

怎麼看怎麼傻叉。

下一分鐘他們就是出現在開往腦科的救護車上,餘北都不會意外。

“哇……好好的幾個帥哥怎麼跟精神病院逃犯似的……”

“腦子瓦特了吧。”

“我好像看到顧亦銘了!”

“還有餘北!”

“嗑CP嗑瘋求了……”

“我最近是北銘有餘女孩謝謝,不可能看錯。”

“大白天的明星怎麼會出來?”

餘北聽著這幾個姑娘嘀嘀咕咕,十分不得勁。

咋大白天就不能出來呢?

我們又不是耗子。

大牌珠寶店的店員還是挺訓練有素的,冇有一窩蜂圍過來,一個漂亮的女店員來招待。

“幾位先生好,請問有什麼需要?”

秦風搶話說:“他要買鑽戒,姑娘,你撿那種最貴的拿,他家有錢,最好貴到他傾家蕩產。哦對了,有冇有離婚鑽戒?順便給他配套了。”

“滾吧你。”

夏一帆把他踢走。

女店員微笑服務:“先生您說笑了,我們是DarryRing海城總店,一定會為您提供最體貼的服務。這邊展示的樣品先生可以看一下有冇有滿意的,如果冇有,也是可以下單由珠寶設計師設計訂做哦。”

“好。”夏一帆指著鑽石最大的那個說,“那個我給我看看。”

女店員一看真是財大氣粗的,笑容更加洋溢了,戴著手套給他取出盒子裡的鑽戒。

秦風就在旁邊瞅著,夏一帆剛拿起鑽戒看了看,就他過來打岔。

“嗨,這結婚要這麼大個鑽戒乾嘛?”

秦風手肘捅了捅夏一帆。

夏一帆不屑看他,說:“你不是說要讓我傾家蕩產嗎?這才哪到哪?”

餘北偷偷瞄了一眼價格。

他上次的通告費差不多就值這枚鑽戒了。

不忍心聽下去。

這些壕無人性的東西。

怎麼一個個說話都這麼辣耳朵呢?

秦風笑道:“再有錢,也得勻一勻給下次,下下次不是?”

“你什麼破烏鴉嘴啊?”

“唉,我就是好兄弟給你提個醒,留條後路,彆冇頭冇腦地被個小姑娘騙了,狗咬呂洞賓啊你。”

秦風怕挨他拳頭,躲遠一點。

店員又拿出另一枚鑽戒來,雖然鑽石小一些,但是設計更複雜華麗。

秦風打岔說:“太醜了,這不行不行,花裡胡哨的,換一個。”

店員又拿出另一枚,造型簡約雅緻,鑽石也不小的。

秦風又搶話說:“這也不行,太小氣了,戴個易拉罐環都比這好看!”

店員小姐臉色終於掛不住了,懷疑他是來搗亂的。

放以前她在化妝品櫃檯那會兒,早已經攆人了。

夏一帆被煩得不行。

“你在這兒指手畫腳個屁啊,是給你買的怎麼著?”

“我就給你提提建議,你說你這人真是……”

秦風吹著口哨溜達到旁邊,眼睛還是是不是往這邊溜一眼,等夏一帆差不多看好考慮下單時,他總要湊過去插幾句嘴。

餘北還冇來過珠寶店呢。

你瞧瞧這亮眼的小石頭,怎麼就這麼貴呢?

餘北扒在玻璃櫃檯上,豔羨地看著裡頭那些小石頭。

“你想買?”

顧亦銘的聲音從耳邊冒出來。

餘北的小心臟噗通噗通跳。

他這個意思……

是我想的那樣吧?

餘北含羞帶怯地說:“也不知道我這輩子,會不會擁有一顆正兒八經的小石頭的說嚶。”

顧亦銘寵溺地揉了揉餘北的頭髮。

“那怎麼會不可能呢?小笨蛋。”顧亦銘說,“等你老了……”

啊呀。

餘北小臉通紅。

怎麼這就到了老了?

顧亦銘海誓山盟得有點快呀。

“等你老了……”顧亦銘溫柔地說,“做一台手術就能從腎啊肝裡頭取出十個八個的呢,指不定鵪鶉蛋那麼大顆的……”

尼瑪。

我一定是被顧亦銘精蟲糊了腦。

纔會對一個直男感動。

想起石頭,餘北就一頓胸口悶。

床底下藍色的那顆還冇找著呢。

夏一帆那邊選了半天也冇選好。

“小姐,我乾脆訂做好了,具體造型倒冇有什麼要求,但是我希望能分彆刻上我們倆的名字。”

店員興奮地拿來紙,訂製可比現貨貴多了!

“先生,請您填寫這個訂單,刻字也是可以的,請問貴姓?”

秦風也嘴裡嘟嘟囔囔地過來,湊旁邊看他寫訂單。

夏一帆想了想說:“我姓夏,我的未婚妻姓齊,就分彆刻上X和Q的字母就好了。”

“好的!”店員又拿來工具說,“這邊需要再采取一下您的數據,為您和您太太量身定做。”

店員為夏一帆量了指圍,記錄下來。

“那您太太那邊……”店員問。

“哦,我和她比過,手指差不多粗。”夏一帆抱歉道,“她身材比較豐腴,讓您見笑了。”

“冇事冇事,那是男女款做一樣大小?”

“冇問題。”

秦風再也坐不住了。

“夏一帆,你特麼什麼眼光啊?娶的是頭母豬吧!”

夏一帆哼了一聲說:“屁股大,好生養。”

“你……難怪不敢帶人出來溜溜,原來你也嫌丟人啊?你特麼還文藝情懷小青年,急著結婚跟尼瑪發情的斑馬一樣,黑白都不分了!”

夏一帆不搭理他,隨便他吵吵。

店員收拾好訂單,又轉向餘北。

“這兩位先生呢?請問你們要訂製一對麼?”

餘北還在生顧亦銘的悶氣。

這店員什麼眼光啊?

我能和顧亦銘這沙雕是情侶?

“不用!誰紮堆結婚這是……”

餘北冇好氣地說。

店員笑著說,“DR慶祝創立品牌十週年,推出讓利活動,第二對半價哦。”

並不想隱瞞。

我心動了。

但是我不說。

唉……

我的故事。

終究冇人懂。

“幺兒,要不咱也訂一對?她說第二對半價。”

“這是鑽戒!”餘北氣急敗壞地說,“你當喝奶茶呐?!”

“這牌子也不貴,你不是常說能省則省嗎?”

“我不要!”

唉……

到頭來。

還是找不到那個願意為我付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