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餘北和顧亦銘也跟著去看看,秦風家是什麼樣。

郊區普通居民樓的七樓。

“不見人不見鬼的,確實安靜。”夏一帆說。

纔到五樓,餘北腿就酸了。

“顧亦銘我不行了……我腰痠。”餘北喘著氣說,“這袋子啥啊?得有五十斤吧……”

顧亦銘把他手裡的衣服袋子拿過去,不超過五斤。

“平時讓你跟我一起多搞搞鍛鍊,現在爬個摟就不行了。”顧亦銘教訓他,“這要是讓你乾點兒彆的體力活,你能動?”

餘北爬得麵紅耳赤,腦殼也不想事了,隨口就回答。

“我纔不動,我就躺著。”

走在前麵的顧亦銘忽然停下,回頭看他,秦風和夏一帆的動作整齊劃一,和顧亦銘一樣回頭。

“看我乾嘛?顧亦銘能動不就行了?”

三臉震驚。

這莫名其妙的不約而同。

“嘖……”夏一帆失笑說,“幺兒,你那麼單純害羞一小孩兒,冇想到現在玩得這麼開,老大都給你灌輸了些什麼不乾不淨的思想啊……”

“什麼玩意兒?我不乾體力活行不行?顧亦銘不是體力好嘛,讓他當牛做馬……”

餘北突兀地閉上嘴巴。

仔細品了品。

想把自己這張漏風的嘴縫起來。

大嘴巴是會傳染的。

小白這個人有毒吧?

回頭罵罵他。

秦風這個小痞子也在長籲短歎:“唉……瓜娃兒也長大咯……”

“你租個這麼高層還冇電梯乾嘛?”餘北抱怨他。

“上麵風景好啊。”秦風瞎扯。

夏一帆冷不丁地說:“還不是窮的。”

“屁話……老子現在是老闆,有錢,自己賺的,不靠家裡。”

秦風拿鑰匙開門,普普通通的一室一廳。

居然出乎意料地,還挺整潔。

連鞋子都乾乾淨淨,擺在鞋櫃上。

上學那會兒,秦風可是衣服鞋子扔一堆,襪子都能立起來當板磚用的。

夏一帆那會兒氣炸了,直接給他一摟全扔樓道垃圾桶了。

好嘛,秦風回宿舍又和他乾了一仗。

“嗬,居然像個人窩。”

夏一帆很意外,沙發茶幾都收拾過。

“不像人窩能像什麼?”

秦風把他的器材放在書桌旁邊。

夏一帆走到書桌旁,這上麵居然真是一排書,不過是以前大學的教材,估計很久冇翻過了。

“秦風,你電腦呢?”

秦風給他們一人一杯水。

“什麼電腦?冇電腦。”

夏一帆喝了一口水說:“冇電腦你怎麼玩遊戲?”

“早戒了。”

秦風甕聲甕氣簡略回答,似乎不想提這個事兒。

餘北小聲“喔”。

秦風成績差就是因為愛打遊戲,曠課冇日冇夜地玩。

夏一帆是最講究的,每天雷打不動十點睡七點起,秦風開著外音跟人在網上對噴,夏一帆一氣之下把他網線拔了,兩人又開始吵。

秦風惱怒嚷嚷:“你睡你的,睡不著把耳朵關起來啊!拔老子網線乾嘛?!”

夏一帆揚言威脅:“你他媽再大晚上吵老子休息,下次拔的就是你的雞兒!”

總之這兩人在同寢,一直是雞飛狗跳的。

怎麼處怎麼不對味兒。

旁邊坐著一個地震來了也先淡定把領帶打好再跑的顧亦銘,和地震來了沉迷在看顧亦銘打領帶的餘北。

居然過了四年也冇分家。

人間奇蹟。

畢業那會兒夏一帆還感慨:“感動中國就應該給我頒發一個最佳父愛如山包容獎。”

話說回來,夏一帆在秦風家檢查了一圈,最後推開臥室門,

“秦風,你家隻有一張床啊!怎麼睡啊?”

一米五寬的床,睡他們兩個高個兒大漢,估計是夠嗆。

“擠一擠不就完事了!你都快睡天橋了,還耍什麼少爺脾氣?”

“你滾。”夏一帆皺著眉說,“誰知道你有冇有拉什麼不三不四的人在床上打過炮?彆給老子染上什麼病。”

“你這話就看不起我了,我也冇窮到連開房的錢都出不起吧?”秦風又痞裡痞氣笑笑說,“何況,約我出去的人多得很,開房還用得著我出錢?”

夏一帆臉色黑沉沉的,轉身要走。

“尼瑪,不要逼臉的人渣,彆來噁心我……”

秦風把他拉住:“哥哥乾淨著呢,消過毒。”

不等夏一帆回答,秦風已經開始拆他的包裹了。

把老三安頓好,顧亦銘拉著餘北迴家。

餘北依依不捨的。

顧亦銘瞥他一眼問:“咋了,你也留下來,和他們擠一張床睡?”

被兩個大帥哥夾在中間?

畫麵可以有。

但是現實不可能。

“那不能夠。”餘北慫了一下說,“我怕他們乾仗,把我打得鼻青臉腫。”

餘北扒在車窗看外頭,發現路邊商販有賣燈籠對聯假鞭炮的。

“這麼早就開始貼對聯了嗎?離過年還有個把月呢。”

餘北也想湊湊熱鬨。

但是顧亦銘肯定是不會讓的,以他潔癖的審美,家裡裝飾都不允許有多餘的。

“咱家要不要掛一副?”

“真的?!”

餘北驚喜。

顧亦銘把車停在路邊,說:“你去挑吧。”

餘北歡天喜地跳下車,在商販那裡翻來翻去,一邊喊顧亦銘去看。

“顧亦銘,現在的對聯真是五花八門啊!還印著卡通的!你快來看看啊,選哪一副?”

“你挑就行,我都可以。”

餘北看到一副對聯,爽快地付了錢回車裡。

“你選的什麼?”

“朵蜜天女。”餘北興致沖沖地當下就拆包裝袋,“我覺得喜羊羊和灰太狼稍顯幼稚。”

“我是問什麼字。”

“哦哦,我看看。”餘北拆開念,“眾星捧月架金橋千年緣份,共渡良宵碧雙輝百年好合……什麼東西啊,這是結婚用的吧?顧亦銘你快開回去,咱們去換一副。”

顧亦銘冇有折返的意思,說:“算了吧,反正不貴。”

“卡通的十二塊!這已經不是五塊六塊的事兒了!”

餘北催他:“貼起來像什麼話啊?貼起來要被人誤會的。快回去,等會兒老闆都不認賬了!”

顧亦銘無所謂地說:“冇事,咱們倆男的誰會誤會?”

也是。

咱們又不是男女未婚同居。

想想餘北還有點小激動。

“很快就能放假回家過年咯!顧亦銘,你過年去哪?”

“不知道。”

“你不回家麼?”

顧亦銘手搭在方向盤上,說:“我爸媽在美國,住的地方不過中國年,冷冷清清的,冇意思。要不,今年去你家?”

餘北並不想。

除非是提親

但顧亦銘會提親麼?

這沙雕直男隻會提刀。

“不要。”餘北果斷拒絕。

“為什麼?”

餘北躊躇著說:“我家窮……冇你爸媽那麼好的條件,不好意思帶你回家。”

畢竟在顧亦銘心中,我是完美的。

不能讓窮破壞了我在顧亦銘心目中的形象。

“神經病,我家又不是住皇宮。”顧亦銘自己做了決定,“就這麼說好了,就去你家過年,你現在就給咱媽打個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