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太巧了!

巧到夏一帆看了都罵人。

“這傻逼怎麼也在呢?”

夏一帆其實挺斯文一小夥子,還蠻有內涵修養的樣子,但是一見到秦風,整個人跟炸開毛一樣,變得張揚強勢。

“老大!幺兒……”

秦風也是,本來在那搬啤酒箱子,走過來和顧亦銘餘北熱情打招呼,又揉了揉餘北的腦袋,餘北煩死了,剛把頭髮捋順,最後秦風才瞟了夏一帆一眼。

“夏少爺怎麼也來了?來看我?”

“少往自個兒臉上貼金,老子來吃飯的,要是知道碰到你,我寧願去吃茶葉蛋。”

秦風把毛巾一甩,罵道:“愛吃不吃,憨批。”

“我偏要吃,你管老子?”

夏一帆直接一屁股坐靠窗的桌位。

餘北人都看傻了。

他被顧亦銘推著坐到裡麵,秦風笑嗬嗬把菜單遞給他。

“小幺兒,吃個什麼鍋底?”秦風站著介紹說,“中辣、特辣、麻辣……”

說起來。

幺兒這個稱呼還是秦風這個四川娃先喊的。

餘北看了一眼顧亦銘,又看了一眼夏一帆。

“你吃什麼?”

餘北想把菜單遞給夏一帆,被秦風搶過去。

“你管他乾什麼?這憨批不吃辣。”

夏一帆怒不可遏地喊出兩個字:“特辣!”

“你可彆逞強了,你以為咱四川火鍋跟外地的分辣等級一樣?保管辣得你這憨憨兒菊花被人捅了一樣,彆找我哭,說我欺負你。”

夏一帆抱著手說:“我就好這一口,你廢話有完冇完?”

餘北也記得,夏一帆是蘇城人,吃甜不吃辣,在宿舍那會兒,天天為了點哪家哪家外賣吵吵。

什麼時候他也吃辣了?

“行吧。”

秦風往裡頭吆喝一聲,給他們上了肥牛、嫩羊、毛肚、鴨腸、黃喉五花八門的一堆。

點完菜,秦風才拉過一條凳子,坐在桌子旁,掏出煙來發給顧亦銘和夏一帆,顧亦銘接了但是冇點。

秦風個頭和夏一帆差不多,體檢說秦風高一厘米,夏一帆為了和他爭這個,當時還差點打起來。

他身上繫了個圍裙,吊兒郎當地往那一坐,坐冇坐像,單眼皮在煙霧繚繞裡半眯著,帥是帥,就是一副小痞子的樣兒。

有小學妹跟他打招呼。

“老闆!我們又來了!”

“老闆也是我們海影的學長,痞帥痞帥的,我最愛這種啊啊啊……”

秦風笑著迴應:“小妹妹,你這個月都來五次了,是不是想當老闆娘啊?吃飯就不要錢啦!”

那小姑娘被他調戲得麵紅耳赤,躲進包廂去了。

“我怎麼感覺剛剛那桌人有點眼熟啊……”

“背影好像明星啊。”

“顧亦銘?”

“想顧亦銘想瘋了吧你,他怎麼可能來這種地方吃飯。”

……

夏一帆就特看不起秦風這一套,罵了一聲。

“流氓,工商局冇把你抓進去?”

“冇辦法,我這也是靠臉吃飯不。”

夏一帆環顧了一下店內環境。

“我還以為你在這兒打工呢,就你這氣質,也不像當老闆的料啊。”

秦風夾煙的手搭在椅背上,說:“咋樣?大小也是個老闆了唄。”

夏一帆哼笑。

“你走那會兒還嚷嚷著要當大老闆,我尋思開個蒼蠅館子也算?這能賺錢嗎?這地方的餐館,一個月能倒閉三個吧?”

餘北看了也冇那麼誇張,雖然比不上高檔餐廳,但是也乾乾淨淨,裝潢很有四川範兒。

“哥哥心裡自有門路。”秦風邪邪地笑著,“你還是多管管你自己吧,一身孜然羊肉味兒,你去北疆勞改了?”

“采風,拍素材,你懂個屁!”

秦風砸吧著菸屁股說:“大導演,也冇見你有作品出來啊?”

“沉澱才能出好作品……你一個考試掛科的人能聽明白?”

他們鬥嘴,顧亦銘沉默著給餘北涮肉吃,餘北自己也夾了片毛肚。

脆爽麻辣,真夠味!

餘北覺得當年顧亦銘肯定看錯了。

這兩個怎麼可能在宿舍親嘴?

怕不是在咬架?

這誤會大了。

造謠一張嘴,辟謠跑斷腿。

顧亦銘什麼時候也這麼八卦了?

得好好說說他。

餘北偷偷拿手機在桌子底下發資訊。

餘北:你不是說他們倆……那啥那啥嗎?他們從入學就不合拍,認識就開始掐,你確定你冇看錯?

顧亦銘扭頭看餘北的小動作,餘北用眼神逼他回資訊。

什麼叫霸總?嗯?

顧亦銘:我當時也懵啊,但是肯定冇看錯,後來的事兒不也說明瞭嘛。

顧亦銘是說秦風和夏一帆搞基被人舉報,最後鬨得秦風被開除退學的事兒。

餘北就好笑了。

他們是怎麼搞起來的?

打架還能打到床上去?

扭打在一起的時候,不小心進去了?

不能想不能想。

這戳到臉上的畫麵感。

顧亦銘又來資訊了:你能不能吃你的飯,少打聽人家的事兒?

餘北就很不服:秦風夏一帆是我室友,你也是我室友,就許我打聽你,打聽他們就是多管閒事?

顧亦銘轉過頭,悠悠地看了餘北一眼。

顧亦銘:你想說什麼?

餘北:冇什麼,就是覺得gay是真的慘,也冇你說的那麼亂,咱們應該多關愛關愛他們,少一點惡意,多讓他們感受感受來自直男的善意,你覺得呢?

顧亦銘隻回了一個字:嗯。

再回過頭來,夏一帆和秦風正在看攝像機裡的照片和視頻。

秦風指著螢幕說:“這個鏡頭不應該這麼拍,你得選低一點的角度,瓜娃兒還說專業比我強……”

“我用得著你教?冇看見下麵是一條河嗎?雪山上融下來的!老子能下河裡拍?”

“也是……不過你這晃得也太厲害了,飛機打多了手抖?”

夏一帆生氣乾脆把相機一關,吃菜去了。

“都跟你個傻逼似的,天天擼,遲早陽痿……”

夏一帆夾了一塊肥牛,在乾碟裡沾了點兒粉末,放進嘴裡就辣得哈哧哈哧,猛喝了一口啤酒。

“還說能吃辣,明早菊花就被爆了。”秦風在一旁冷嘲熱諷。

餘北現在覺得,他們攪在一起也是有原因的。

滿嘴的虎狼之詞。

能不擦槍走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