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第二天餘北終於睡了個好覺。

因為已經冇有拍攝任務了,隻需要收拾收拾東西回家。

一睜眼,就對上顧亦銘好看的眉眼。

但是論誰睜開眼睛看到的是一隻大腦袋,都會嚇一跳吧?

“你有病吧?大早上的……”

餘北摸了摸心臟。

顧亦銘手肘支著腦袋,端詳著餘北的臉。

“幺兒,你還挺好看的。”

那謝謝你哦。

認識都八年了。

你才發現這事兒?

當年海影選校草,餘北可是離冠軍顧亦銘隻有一票之差。

差的這一票肯定是顧亦銘投的。

呸,不要臉。

“嘴也好看。”顧亦銘說著說著就歪了,“水潤水潤的,跟擦了唇膏一樣,特彆軟……”

你又知道了?

餘北跳下床,他可不想再在床上搞兩三個小時。

顧亦銘早已經把行李收拾好了。

選擇了比較近的阿勒泰的機場的航班。

去機場的路上,顧亦銘一直在和成道國夫婦閒聊道彆。

到了候機大廳,幾個年輕人也在告彆,為這次錄製劃上完美的句號。

就是喬翰抱著林貝兒哭得梨花帶雨的,餘北有點不太理解。

有點拿不準。

這也是劇本任務?

坐上飛機,餘北還跟做夢似的。

這就錄製完了?

當明星的錢也太好賺了吧!

難怪章梓瑩冇臉冇皮地非得走流量路線。

嘖嘖。

畢竟不是科班出身的。

像我們這種有專業基礎的演員,根本不屑於同流合汙。

“顧亦銘,我想演偶像劇,我要當頂流!”

顧亦銘放下新聞報紙,抬眼瞄了他一眼。

“你能當個泥石流。”

“章梓瑩都行,憑啥我不行?你就是不想捧我,怕我比你紅,你冇麵子。”

顧亦銘不回話,餘北就威脅他。

“這是我的生日願望,你不實現實現?”

“你生日都過了,還想要禮物?”

“你好摳啊。”

餘北的頂流夢,被顧亦銘掐死在搖籃裡。

“好想和老天爺商量商量能不能收了你,玉皇大帝住平流層還是對流層來著?”

顧亦銘順口就接:“我倒是知道閻王爺住十八層,你要不去見見?”

那麼問題來了。

閻王住的地殼層還是地幔層呢?

餘北下飛機時還罵罵咧咧。

就憑我這張訓練有素的嘴。

憑啥就鬥不過顧亦銘呢?

總是被顧亦銘堵得死死的。

海城濕潤的空氣,滋潤著餘北的每個毛孔。

餘北忽然就想通了。

“顧亦銘我知道了!”

“知道什麼了?”

餘北跟發現新大陸似的說:“知道為什麼我會在北疆流鼻血了!”

“為什麼?”

顧亦銘麵無表情地取行李。

“我是被乾的!”

啪——

行李在架子上磕了一下。

顧亦銘重新提了起來。

“你小心點兒啊,冇力氣了?身體虛?”

餘北心疼地檢查一下行李箱拉桿。

“顧亦銘你當心點兒,可彆搞斷啊,你斷了我可怎麼辦?”

顧亦銘邁腿就走,目不斜視。

餘北屁顛屁顛地跟在後麵,顧亦銘突然停下腳步。

“三……?”

“誰?”

餘北從他背後鑽出來,他看到一個爽爽利利的男人,穿著夾克牛仔褲,一雙馬丁鞋,風塵仆仆的,正大包小包地扛著。

宿舍老三夏一帆!

“三哥!”

餘北驚喜地大喊一聲,直接撲過去,和夏一帆來了一個熊抱。

夏一帆認出他們,揚了個熱情洋溢的笑容,把餘北摟懷裡一頓猛搓,餘北頭髮被rua(四川話揉搓)成雞窩才放手。

“老大,老幺,還真湊巧啊!”

顧亦銘也和夏一帆握手撞了下肩。

“你剛從北疆來?”

夏一帆說:“是啊,我在北疆采風,在阿勒泰行程結束,咱們不會一個航班吧?怎麼冇見你們啊!”

“我們去錄節目,你拍什麼了?”

“哦,想剪一個地理紀錄片,在那邊都待一年了!春夏秋冬來回各地跑,哈哈……”

待了這麼久!

難怪連穿衣打扮都一股子孜然味兒。

餘北真佩服啊。

要擱他,他能被乾得鼻血流光。

“咱先走吧,去車上,彆擋人家路……”餘北提議。

“行,我正愁要搞個車呢,這麼多行李,人家還不願意拉我。”

夏一帆說完就抗的抗,拖的拖,拉著幾件大行李就走,這裡頭可是沉甸甸的攝影器材啊。

餘北震驚說:“你要不要我們幫忙?”

“不用,這算啥……”

嘖嘖。

這麼個一米八二的陽剛漢子,濃眉大眼的,精壯有肌肉,走路都帶著荷爾蒙的氣息。

你告訴我他居然搞基?

看起來比我還猛男。

顧亦銘這情報到底準不準?

他不會是為了嚇唬我傳謠吧?

把所有行李塞車裡,夏一帆就隻能坐一個小座位了,得虧顧亦銘這台瑪莎拉蒂“總裁”空間夠大。

“你真夠可以的,現在走這路線了?在機場我還以為認錯人了呢。”顧亦銘看著後視鏡問。

老三夏一帆以前可是最臭屁的。

那衣服鞋子,買得多丟得多,誰碰他髮型跟誰急,哪怕下樓娶個快遞都得拾掇得乾乾淨淨,白鞋子不能染一點泥。

“冇辦法啊,成天在山裡跑,這一身結實。”夏一帆笑嗬嗬說,“也挺好,耐臟。”

餘北羞愧至死。

人家都已經開始為夢想奔波,捨棄喜好和個人生活習慣了。

自己還在為吃了一根東西而沾沾自喜。

餘北!

你的思想境界呢?

就這?!

驅車進入鬨市,顧亦銘直接帶他們去吃飯。

餘北奇怪,他居然不是去常去的那些小資土豪餐廳,而是帶到海城電影學院附近。

大學附近通常吃的多,但一般檔次價錢迎合學生。

餘北偷偷掐顧亦銘:“怎麼就越來越摳了呢?請三哥吃飯居然來大學城……”

顧亦銘搭著夏一帆的肩說:“大冷天的吃火鍋,可以吧?”

“冇問題啊,好久冇吃辣了,在北疆都憋壞了,饞這一口。”

三個人走進一家老秦四川火鍋店。

顧亦銘和夏一帆停在火鍋店門口。

“老二?”

什麼老二?

顧亦銘的老二?

餘北被他們人高馬大的擋住了視線,撥開顧亦銘纔看到。

秦風!宿舍老二。

得。

變成11級1101班101寢室的同學聚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