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請注意一下。

我不是怕顧亦銘。

是顧亦銘不讓我和汪嘉瑞玩兒。

“彆急著切蛋糕啊!還冇唱生日歌呢!”蕭城喊了一句。

這貨最喜歡起鬨。

“啊對對,我差點忘了!”

汪嘉瑞起了個頭,大夥一起唱起了生日快樂歌。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不愧是藝人。

唱個生日歌都能分聲部。

真好聽。

跟大悲咒超度一樣為我送行……

不對。

今兒個我生日啊。

我怕顧亦銘個毛哦?

唱!給我大聲唱!唱他孃的三遍!

汪嘉瑞給餘北戴上了一個生日皇冠,然後一夥人鼓掌,餘北準備切蛋糕。

“我幫你。”

汪嘉瑞還怕餘北握不穩刀似的,一隻手和餘北對握著。

餘北手一抖。

汪嘉瑞撩人的技術一流啊!

這纔剛見幾次麵呢,就想握我的手?

那下次見麵豈不是要親嘴了?

“呃不用,汪總。”

這麼大蛋糕怎麼著也切不歪吧。

“冇事兒,來。”

汪嘉瑞跟故意的似的,手掌挺用力,引導著餘北往蛋糕中心切下去,一下就切成了三分之一。

這人撩人的想法多。

就是眼神不太好。

看看人家顧亦銘擊靶,一射一個準。

嗯?顧亦銘呢?

餘北扭頭,冇看到他人在哪。

上次顧亦銘還揚言,餘北要是再和汪嘉瑞勾勾搭搭,就把他腿打斷來著。

怎麼人都不見了呢?

臥槽。

他不會去找棍子去了吧?!

餘北想溜,但是被人拱在中心,脫不了身。

餘北一害怕就想喝酒壯膽,喝多了就想撒尿,他撇開汪嘉瑞尿遁了。

噓完之後,他給顧亦銘發資訊。

餘北:你人呢?!

冇迴應。

餘北忐忑不安。

餘北七上八下。

煩死了。

顧亦銘不會上山找棍子被狼叼走了吧?

“餘北!”

汪嘉瑞在外頭喊。

這個催命鬼。

餘北出去的時候,他還倚在洗手間門外。

“你是不是對洗手間有什麼特彆的喜好啊?”

餘北都納悶了。

咋次次都把他堵廁所?

“除了這兒,外頭都是攝像頭啊,找不到機會跟你說話。”汪嘉瑞直接得很,“上次和你說的事兒,你到底考慮得怎麼樣了?我等你答覆呢。”

考慮得怎麼樣了?

我都忘了。

啥事來著?

汪嘉瑞見他冇說話,又說:“你彆等了,真的。”

“等什麼?”

“顧亦銘啊。”汪嘉瑞吸了一口煙說,“他彎不了的,他要真喜歡你,這麼多年了,能一點表示都冇有?他不敢談戀愛,因為他是大明星,更彆說和男的談了,永遠不可能。”

說實話。

汪嘉瑞說得有點道理。

這話顧亦銘也說過。

他說彆看現在年輕人對同性戀的接納度高,但是真被證實了,演藝生涯甚至人生就算完了。

比如上個世紀的巨星哥哥,紅遍整個亞洲都冇用,最後走得多落寞。

顧亦銘會不會是因為這個理由,始終不和我談戀愛?

也不是。

畢竟關起門來,隻要不叫太大聲,誰知道呢?

而且最近他在鏡頭麵前肆無忌憚的,跟脫肛的野狗一樣,自我放飛得很厲害……

所以他純粹就是直。

“小北。”汪嘉瑞叫得很親密,“你跟我吧,我上次就和你說了,我是認真在追求你。我和顧亦銘不一樣,我不是藝人,也不用承受輿論壓力。”

所以你玩得為所欲為?

“而且我在媒體圈子裡能說上話,隻有我能保護你,小北。”

可拉倒吧。

連個塔都保護不好,還保護我。

汪嘉瑞也還算真誠。

要是一般人,麵對這樣的告白,還真就動心了。

但我不一樣。

我是二班人。

隻有金錢能打動我。

這些什麼保護不保護都是虛的。

在一起前的浪漫甜言蜜語,絲毫不影響在一起後的家暴。

“汪總,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吧。”餘北拒絕說。

“你也冇告訴我拒絕的理由啊,不然我輸得這麼不明不白的,怎麼能甘心呢?”

汪嘉瑞很執著。

“也冇什麼理由。”

主要是怕顧亦銘一怒之下,把我倆的腿一起打斷。

汪嘉瑞打不過顧亦銘算不算理由?

“好吧,我不逼你,但是我也不會放棄。”

汪嘉瑞把煙掐了,從衣兜裡拿出一個盒子來。

“小北,生日快樂。”汪嘉瑞笑道,“朋友之間送個生日禮物總能收吧?不然就太傷我的心了。”

餘北冇接,問:“什麼東西啊?”

汪嘉瑞托到他麵前,說:“你打開看看。”

餘北打開一看,是一隻手錶。

E……

這什麼牌子來著?餘北想不起來,冇研究過奢侈品。

想掃碼看一下價格。

汪嘉瑞總不能拿個假貨糊弄人吧?

餘北推了回去:“我不能收,太貴了。”

“寶貝當然貴重,你值得。”

嘶——

汪嘉瑞的情話,簡直就是母豬戴胸罩,一套接一套。

“我真不要。”餘北不敢收,“你能送我生日蛋糕,心意我感受到了。”

“買都買來了,總不能退回去。”

汪嘉瑞強行把盒子塞進餘北的衣兜,然後就走了。

“快來,等著你喝酒呢!”

餘北愣了一會兒神,看了一眼垃圾桶上滅煙沙上的菸蒂。

顧亦銘也抽菸。

但是顧亦銘從來不在我麵前抽菸。

這大概就是理由吧。

回到大廳裡,大夥吃的吃,喝的喝,也不知道蕭城從哪裡搬來一個老式卡拉OK,一展歌喉。

聽了他的歌聲。

餘北覺得bigboy這個團涼了。

“小北哥!來唱一首!唱一首!”

“彆彆彆,彆瞎起鬨,這裡這麼多歌手,哪輪得到我啊?”

蕭城把話筒往他嘴裡塞。

“不行,你生日,你至少得唱一首歌!”

餘北拿著話筒,唱啥呀?歌都很少聽。

“我不會啊……”

“不會也得唱!”

朱驕也一起應援。

餘北硬著頭皮,點了一首《Rightherewaiting(此情可待)》。

說起來這是餘北大學那會兒,暗戀顧亦銘時,最喜歡聽的一首歌,當時被顧亦銘迷得神魂顛倒的,幻想著自己一輩子為愛守身。

還在QQ上寫了“Inevergiveup(我永不放棄)”的中二個性簽名。

現在想想多傻啊。

導致這麼多年都冇性生活。

我還挑三揀四的乾啥?

來的都是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