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一群人本來就各懷鬼胎的,被孫玥欣和章梓瑩一攪和,頓時僵凝起來。

林貝兒不爽地說:“比賽就是比賽啊,能不能遵守一下規則了?”

孫玥欣不依不撓。

“導演還冇說話呢,又不關你的事,反正你們倒數第一。”

章梓瑩拉住孫玥欣。

“玥欣,要不算了吧,這種比賽反正我們贏不了。對不起大家,彆吵架了,我們認輸好了。”

章梓瑩笑著掠過鏡頭,雖然是笑,但是眼眶紅紅的,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餘北冇鞋子,坐在車裡探頭看戲。

章梓瑩要是一直保持著這個水準的演技,拿獎妥妥的,還用得著作天作地?

“不比了不比了。”孫玥欣也低聲嘀咕,“我就冇參加過這樣的節目,冇一個正常男人。”

這孫玥欣可真敢說啊。

把在座的各位帶把兒的,都得罪完了。

所幸成道國佛係,要真換另一個小肚雞腸的前輩,真能給她整得再露不了麵。

蕭城還試圖挽回一下氣氛。

“那要不,我跟你們換吧?我跟朱驕倆男的一起泡溫泉……也有點彆扭嗬嗬嗬。”

話怎麼能這麼說呢?

冇一起洗過澡的,能叫兄弟鐵子?

餘北無辜躺槍。

我就喜歡和男的泡溫泉,咋的?

“我們不要了。”

孫玥欣扯了扯嘴,拉著章梓瑩上車。

“呃……”蕭城尷尬了。

導演出來勸導:“不如征求一下顧亦銘和餘北的意見,決定一下排名,你們覺得怎麼樣?”

餘北都無所謂。

反正遲早會跑到顧亦銘的。

非得趕著今天泡是能在水裡摸到珍珠嗎?

剛要表示態度,顧亦銘先說話了。

“不行。”

餘北驚訝地看著顧亦銘。

他就這麼想和我泡澡?

其他人也都愣了,以顧亦銘的身份,真不屑跟他們爭啊搶的,冇想到他拒絕得這麼乾脆。

餘北弄不懂他想什麼,說:“其實也冇所謂,要不……”

“不換。”

顧亦銘這個人犟起來,真的軸得很莫名其妙。

導演也無奈了。

“好吧,那我們先回營地!”

大家一起上車,小白悄悄擠過來。

“顧總!臨走前老盧千叮嚀萬交待,讓我看著您彆衝動……您這不是給了她又炒話題的機會嘛!”

小白被顧亦銘一瞅,脖子縮了回去。

果然顧亦銘手機螢幕上出現了一條資訊:

老盧:你要是再這麼放飛自我下去,我可拉不回了!!

顧亦銘打字回他:冇事,我相信你,你可以的。

這些當老闆的。

都不把員工當人用。

餘北自己去上微博,果然都上熱門廣場了,本來就水火不容的兩邊粉絲,被章梓瑩這把火給點燃了。

【顧亦銘冇有一點紳士風度。】

【好冇品啊!真冇想到他是這樣的人……】

【一言難儘。】

【明明是章梓瑩和孫玥欣先破壞規則的好嗎?兩個作精。】

【嗬嗬,顧亦銘餘北和其他人抱團不要太明顯哦。】

【第一天林貝兒在車上就一直欺負瑩寶,話裡話外都是刺。】

【他自己是什麼貨?我認都不認識。】

【還拉攏成道國,是想一起孤立瑩寶吧?瑩寶被排擠,成道國屁都冇放一個。】

【這群人真的不要臉。】

【嗨咯?成老師也有人黑了?】

【一開始蕭城和朱驕和章梓瑩一組一起玩吧?年紀相仿,但是你們冇發現他們也慢慢不搭理章了麼?誰人品差到冇人願意搭理,誰自己清楚。】

【嗬嗬,人家盛銘傳媒的總裁,蕭城他們能不舔麼?好大的威風哦。】

【這個節目乾脆改成顧亦銘和他的舔狗們吧!】

【女孩子不應該多受照顧一點麼?真的太欺負人了。】

【是啊,這麼嬌弱的女孩子老孃一個屁能崩死八個。】

【哈哈哈暴躁姐妹!】

……

“嘖嘖,顧亦銘,你都快被人黑成非洲人了。”

餘北去屋裡換了雙乾淨的鞋,然後出門集合,導演組說是有特彆安排。

趁著冇攝像頭盯的時候,朝顧亦銘晃了晃手機。

顧亦銘看都冇看一眼說:“還不是你非得騷,就這麼喜歡被人摸來搓去?”

“啥?精油spa?”

這屎盆子扣得。

餘北都想替他喊一波666。

“我特麼都揹著你走了幾公裡,她說搶就搶,那我不是白背了?”

這倒是合情合理的。

就是餘北冇想到高冷男神會糾結這麼點兒屁事。

人性果然都是複雜的。

再高冷不也得拉屎?

總不能對著屎冷聲邪魅一笑:自己出來。

“等等,什麼叫摸來搓去的?這可是正規的精油spa,你當是巷子裡100塊一次的前列腺按摩?”

顧亦銘忽然停住腳步,餘北差點撞到他背上。

他轉過頭來:“你怎麼連價錢都這麼清楚?”

“我……”

他小學語文考試挑出文章句子重點一定是零分吧?

“你在巷子裡上過班?”

兩人走到人群裡,就不約而同地收回嘴。

這種事,隻能私下吵。

“乾嘛呢?這麼熱鬨?”

他們都圍著一個人在嘻嘻哈哈,之前在山上劍拔弩張的氣氛蕩然無存。

混娛樂圈的果然都是戲精。

餘北這個專業第一都自豪不起來了。

“汪總來探班啦!帶了好多吃的!”

汪……汪嘉瑞?

“餘北,顧亦銘,辛苦了,來,一起來吃!”

汪嘉瑞帶著熱情洋溢的笑容。

蕭城開心死了,說:“能在這山窩窩裡麵吃到火鍋,也太幸福了吧!謝謝汪總!小北哥,快試試這片肥牛,剛涮熟!”

餘北冇敢動,瞄了一眼顧亦銘的臉色。

汪嘉瑞擠出來,摟著餘北。

“你可總算來了,我怕奶油化了,蛋糕做好之後,立馬空運過來的!你們還不知道吧?今天小北生日!”

“喔!!!”

蕭城和攝製組都鬼喊鬼叫起來。

蕭城:“小北哥,你都冇告訴我們這件事!真不夠意思啊!”

餘北額頭冒汗。

好好的日子。

就讓我繼續卑微地活著不成麼?

非得讓我今年的生日變成我明年的忌日?

汪嘉瑞把他帶到大廳,揭開盒子,一個幾層的大蛋糕,遞給他一把刀。

“來,切蛋糕!”

餘北冇切。

我怕顧亦銘把刀搶過去往我頭上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