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趁著攝像師傅被顧亦銘趕走,林貝兒也被追上來的喬翰拉著不知道在說啥。

餘北問:“顧亦銘我重麼?”

餘北下巴抵住顧亦銘的肩窩。

偷偷吸兩口顧亦銘身上的香味,總冇人發現吧?

“跟隻豬一樣你說重不重?”顧亦銘嘖了一聲,“要不把你也送去蕭城他奶奶家?”

“你先把你自己送過去吧,蕭城他奶奶肯定樂壞了,這隻豬肯定吃了瘦肉精的哈哈哈……”

忍不住上手摸了兩把。

隔著棉衣都能感受到顧亦銘遒勁有力的胳膊,結實的肩背,全是精壯的腱子肉。

手感都這麼好了。

口感肯定更棒。

餘北好氣,咋不是夏天呢?.

“做臘肉像你這樣帶點肥比較香,一下鍋就滋滋冒油。”

這個逼。

成功把我說餓了。

“我想加點兒藠頭和蘿蔔乾一起炒賊下飯……”餘北砸吧了下嘴。

顧亦銘嫌棄死了。

“你可少吃點兒吧,我看誰還背得動你?”

餘北總能抓到不一樣的重點。

“咋的?你以後還想揹我啊。”

“要是真胖成兩百斤,通告都接不到了,我看你怎麼還我房租。”

這小家子氣的。

交個房租能捏住我軟肋一輩子?

我餘北也是頂天立地有尊嚴的男子漢。

我現在財大氣粗謝謝。

“嗬,我現在有的是錢,說吧,還你多少錢?”

顧亦銘想了想說:“現在住的那套五萬三一個月,住了兩年了吧,你自己算算吧。”

餘北拍了他一巴掌:“我是說租,又不是買。”

“是租啊。”顧亦銘隨口說,“海城一品你自己上網查吧。”

“丟!你搶錢呐?你咋不去開個山頭當土匪呢?!你特麼租的是皇宮??!!”

餘北聽了隻想爆粗口。

“等等,我算算……一個月五萬三,一年六十三萬多……兩年一百二十七……萬……”

餘北越算越心寒。

人都傻了。

“顧亦銘。”

“嗯?”

餘北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說:“我覺得你活該被網絡暴力。”

“??”

“不網暴你網暴誰?萬惡的資本家,搜刮民脂民膏的蛀蟲,社會的敗類你……你把這錢拿來買套房它不香麼?……”

這敗家爺們兒。

顧亦銘疑惑不解:“我有房啊,買那麼多乾嘛?”

“……”

不行,回頭得開小號在微博上噴他幾句去。

不然難消我心頭之酸。

我為什麼要當顧亦銘的室友啊?

我明明可以做一個根正苗紅的社會主義接班人。

現在我變成了憤世嫉俗的一缸泡菜。

我恨呐……

“你彆總在我脖子那兒呼氣!癢……”顧亦銘扭了扭脖子。

“哦,不好意思,太氣了。

和顧亦銘身邊一起生活了這麼多年,我還是個窮鬼。

難道不應該反省麼?

不應該。

並且窮得理直氣壯。

“房租還還麼?”顧亦銘問。

“哈?你不給點感謝費,還要我還房租?你怎麼那麼忘恩負義呢?”

顧亦銘不敢置信:“啥?我感謝你什麼?”

“你難道冇發現?我身邊全是有錢人,就我一個人窮麼?”

顧亦銘被他侃懵了。

“所以呢?”

“說明我旺朋友啊!”餘北小手一叉,“誰跟我好,誰就能發財!活生生的財神爺啊。”

可把我牛皮壞了。

“你叉我腦袋乾嘛?”顧亦銘快被他搞瘋了。

“借我叉一叉不行麼?”

“不借!”

“我就叉,我就叉!你喊破喉嚨都冇用……”

……

快到山頂時,攝像頭纔給到他倆。

一片白雪茫茫中,顧亦銘揹著餘北,畫麵直接刺激到了直播間的觀眾朋友們,彈幕立馬沸騰了。

【我靠!顧亦銘不是讓導演開車把餘北送回去麼!】

【他……他他一路揹著小北走過來的?!】

【顧亦銘是頭牛吧!】

【性感顧亦銘,在線拉貨。】

【啊啊啊啊男友力ax啊!爆表了!我想要這樣的男朋友!】

【看完我給我一百零九斤的老公收拾好了包袱,送他出家門。】

【顧亦銘你要是還有點良心,就回來看看我和孩子!哭……】

【前麵的姐妹,酒精雖好,不要貪杯哦~】

【這是什麼寵溺的神仙愛情啊!我看哭了……】

【顧亦銘今天彎了麼?】

【餘北好矯情啊】

【人家顧亦銘自己願意,你操的哪門子的心?】

【彆人拍戲都能在水裡泡那麼久,就他餘北嬌貴?中途還想罷錄。】

【神經病,你知道北疆冬天有多冷嗎?】

【拿那麼多錢,不是應該的麼?】

【這不是基本的職業操守麼?】

【誰不辛苦?】

【你咋不說章梓瑩她們半路直接坐車到終點?】

【人家兩個女孩子。】

【對女孩子這麼苛刻?看個娛樂綜藝黑子還上綱上線。】

【黑子先雙標的好嗎?我吐了。】

……

“顧總!小北哥!”

蕭城和朱驕在山頂的集合地點慶祝。

“怎麼了?小北哥,你扭到腳了?”蕭城走過來問。

“啥扭到腳了,我有那麼笨?”

我,餘北。

非常要臉的。

顧亦銘平平淡淡地說:“掉水坑了。”

“哈哈哈哈……嗝。”

蕭城朱驕一起笑成豬叫。

顧亦銘,請撿回你的高冷馬甲。

不說話你會憋死麼?

“辛苦了,亦銘哥!”

“冇事,終究還是一個人扛下了所有。”

餘北並不否認。

你以為是個冷笑話?

聽出來了冇?

意思是我是他的所有!

四省五入就等於表白了。

蕭城和朱驕第一組到,隨後是成道國和蔣慧莉,顧亦銘和導演組幾乎同一時間到達,上麵載著章梓瑩和孫玥欣,最後喬翰和林貝兒姍姍來遲。

名次越往前,待遇就越好,前三名都是有spa的。

導演宣佈顧亦銘和餘北第三名,章梓瑩和孫玥欣卻不滿意了。

“導演,我們明明比他們先一步到啊。”孫玥欣說。

“呃……”導演說道,“但是原則上是不能坐車的,所以把你們排第四。”

孫玥欣哭著臉說:“可是我們女孩子本來就體力差一些啊,我們也堅持了一半路程呢!而且他們男的也不喜歡精油spa吧……我們都快累死了,這趟旅程最期待的就是溫泉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