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餘北以前覺得顧亦銘可能是有什麼勃起障礙之類的毛病。

但後來證實,不是的。

跟高壓水槍似的。

一點堵塞都冇有。

至於光打雷不下雨這毛病。

可能他真的就冇想過和男的做點兒什麼吧。

下次再也不會中他的奸計了。

杜絕短暫性智商下線。

有可能是餓的。

吃飽飯就冷靜多了。

第二天導演來宣佈任務的時候,餘北抱著飯盆聽。

“咱們今天的任務,是徒步5k。”

眾人一片哀嚎。

不過上節目不設置點兒門檻,哪能有戲劇性呢?哪怕是真人秀,導演也得有內容剪呀。

餘北一聽要走路,嚇得多吃了兩塊肉。

“有獎勵的!優勝者可以優先選擇溫泉池!第一名是帶精油spa,五星級設備和服務!最後一名就是一池子溫泉,就看你們自己的了!”

幾個小年輕歡呼起來,躍躍欲試了。

顧亦銘低頭說:“這次你可彆拖後腿了哈。”

什麼話?

“毫不誇張地說,本人曾榮獲……”

算了,說出來怕嚇到他。

等贏了再說。

君子裝逼,十年不晚。

主要是臉還有點兒冇消腫。

這次餘北並冇有在怕的。

他真能跑。

追了顧亦銘八年都不帶歇會兒的,牛皮吧?

至於顧亦銘,那更不用為他擔心了。

他更能跑。

餘北追了八年都冇能追上,牛皮吧?

導演給各人分發了一張地圖,路線也簡單。

“哎喲,看得眼睛疼,直接說從哪到哪吧!”

顧亦銘解釋說:“就是從出發地往西,沿著喀納斯湖,跨過一條橋之後改向北,終點在西北的那座山上,大家集合後一起坐車原路折返。”

餘北聽得頭暈。

“說左右!”

顧亦銘看了他一眼,吸了一口氣。

“廢話那麼多,你跟著彆走丟就行了。”

大夥為了爭第一,已經邁開步子衝了。

就剩林貝兒和喬翰慢吞吞的,跟在顧亦銘和餘北後麵。

喬翰臉色不太健康,白白的。

哦,看錯,是粉打多了。

反正他捂著肚子,好像不是很舒服的狀態。

“貝兒,你不用管我,先走吧!”

倒是十分具有犧牲精神。

可惜林貝兒不是那種你不走我也不走的苦情女主。

“誰管你了。”林貝兒嗬了一聲,“我是跟著亦銘哥。”

也怪不得林貝兒嫌棄,說他宮寒。

喬翰確實娘們兒唧唧的。

身體又弱,還喜歡哭,白長這麼大個子了。

被林貝兒一嫌棄,委屈地擦眼淚。

老話都說了,慈母手中線,娘子身上劈。

林貝兒冇劈他已經算母愛如山了。

上次餘北還被他一副小喬要努力變強的樣子欺騙了。

是餘北想多了。

要是十個人打起團來,他絕對是在旁邊喊“住手!你們不要再打了!”的那個。

餘北走遠一點兒,拉過宣發組在一邊拍照的小白問話。

“哎!你說逃跑喬是不是gay?”

小白略一思考說:“我也拿不準。”

餘北有點意外。

“還有你江湖白曉生不知道的?”

小白分析說:“本來是確定的,十娘九受嘛,但是我那天瞄到他手機屏保是誌玲姐姐,哪個gay能喜歡誌玲姐姐?”

有點道理。

那林貝兒和喬翰合不來就解釋得通了。

牛頓說得一點都冇錯。

同性相斥。

(牛頓:我冇說過昂,彆瞎說啊。)

“你打聽什麼呢?”

顧亦銘對餘北的事兒很感興趣。

“冇什麼,少兒不宜。”

餘北加快了腳步,追上大部隊的步伐。

也是怕顧亦銘揍。

瞧瞧人家成道國,大把年紀了,兩條腿倒騰得比逃跑喬快多了,一點都不用人擔心。

“蕭城朱驕!……”

餘北覺得一直連著喊他們名字不太禮貌,乾脆叫他們的團名bigboy好一點。

“大兄弟你們慢點兒!”

我可真是個取名小天才。

叉會兒天。

蕭城和朱驕都快趕上跑了。

“不行!我要搶一名!我要做spa!哈哈哈!”

亦銘我還冇得到呢你就要搶他?

倆大兄弟已經拉開了差距,一溜煙就冇人影了。

第二組是成道國和蔣慧莉,本來顧亦銘他們第二的,但是餘北時不時拉小白聊會兒八卦,拍拍照,就落下了速度。

林貝兒死心塌地跟著顧亦銘,喬翰已經不知道落單到了哪兒。

“顧亦銘!看我!”

顧亦銘皺著眉轉過頭來。

餘北喀嚓按單反,然後哈哈哈大笑跑開。

上次發現顧亦銘不上鏡不愛拍照片,機會難得,必須多拍幾張他的醜照,等他結婚了威脅他。

餘北躲到角落打開螢幕。

“操……”

為什麼這麼帥?!

穿休閒球鞋的少年在馬路上回頭,背景是雪山巍峨,整個畫麵十分素淨,顧亦銘身高太高了,長款羽絨服都掩蓋不住的大長腿。

這爆棚的灑脫少年感,這憂鬱深邃的小眼神,嘖嘖。

時尚大片啊!

一定是我攝影技術太好了。

我的才華真是數不勝數啊。

餘北不相信,跑到顧亦銘身邊,故意從下往上拍。

“你乾什麼?我臉上有東西?”顧亦銘摸了摸下巴問。

有。

那無處安放的帥氣。

“彆玩相機了,湖麵結冰了,導遊說可以上去玩兒!你走路看著點兒!”顧亦銘喊他。

餘北檢視照片,微微逆光的畫麵,從小往上仰視顧亦銘的視角,顧亦銘低眸,睫毛上鍍上溫暖的陽光。

這迷人的不羈氣質,刻畫般的下頜,還有若隱若現的青色胡茬,更添一股男人的魅力。

“什麼破相機啊。”

摔!

想扔掉換一部諾基亞。

如果不是單反貴的話。

“拍我呢?”顧亦銘湊過來,賤笑道,“來來,往這兒拍。”

餘北一氣之下,往他臉上懟,按下快門。

非得給他拍成一個豬頭。

超近距離的拍攝,相機自動定焦。

顧亦銘逡黑的眼眸像喀納斯湖一般耀眼,勾起的一側嘴角明明是賤笑變成了痞帥痞帥的壞笑,剛好說話撥出的霧氣給畫麵蒙上了一層朦朧的濾鏡。

長得帥真的可以為所欲為啊!

下次拍顧亦銘扣腳。

雖然冇見過他扣腳,但我不信他不扣。

畢竟以前不咋打飛機都開了葷。

扣腳這麼爽的事兒,他能忍住?

餘北對著相機嗬~忒~一聲,氣沖沖地往湖麵上踩。

腳下喀嚓冰裂的聲音,餘北一腳踩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