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林貝兒一走,顧亦銘啪地把房門關起來。

餘北被他撓怕了,神經一跳。

“你關門乾啥?!”

“外麵風大啊。”顧亦銘莫名其妙,“難不成我還關起門來玷汙你?”

餘北眨了眨眼。

要是這樣。

我可就不怕了哈。

顧亦銘走過來,一條腿跪在床邊。

“你是不是……饞了?”

臥槽!

他是忽然感受到了我的秋波?.

老子都饞八年了!

顧亦銘這麼突然一開悟,餘北措手不及。

連澡都還冇洗呢。

一時間,空氣中漂浮起粉色的愛心泡泡。

“彆……彆這麼說。”餘北心臟跳得像隻小白兔。

顧亦銘輕聲問:“那怎麼說?”

餘北舔了舔乾涸的嘴唇。

既然他都這麼問了……

“臥室冇攝像頭嗎?”

這事兒可不能播。

顧亦銘點頭:“冇有啊。”

“饞什麼饞啊……”餘北頭扭到一邊,“就一玩意兒,誰冇有似的。”

雖然我很害羞。

但是請不要憐惜我是一朵嬌花。

顧亦銘迷人的嗓音問:“喜歡大的,還是喜歡小的?”

餘北嚥了一口口水。

“大……大的。”

知道你大啦~

還故意問。

真討厭。

“真夠貪的,你可真是個小饞貓。”

顧亦銘一聲寵溺的嗔責,食指颳了一下餘北的鼻尖兒,膝蓋放下去,然後打開行李箱,在裡頭摸索。

餘北聽到了顧亦銘撕開塑料包裝的聲音……

然後就從行李箱裡掏出兩大桶老壇酸菜麵。

加量不加價。

顧亦銘拆著泡麪說:“嘿嘿,彆說你,我都餓了。”

尼瑪。

餓就餓,能不說饞嗎?

還我粉紅色的愛心泡泡!

好想把顧亦銘這個臭直男留在北疆種棉花!

不行。

再被顧亦銘撩騷下去,我怕我會精儘人亡。

我要燙頭!我要變渣男!

“說了半天你就吃泡麪?”

餘北羽絨服外套都脫了,你就給我吃泡麪?!

“上次在家你不也吃了麼?”顧亦銘反問,“你會做飯?”

“不會。”餘北冇好氣地說。

“不會就不會,你脫衣服乾嘛?”顧亦銘問。

餘北斜了斜嘴,哼聲道:“要你管?我熱!”

顧亦銘眉頭一皺,端著兩碗老壇酸菜出去了,嘴裡還罵罵咧咧的。

“大冷天的,我看你是發騷……行了行了,我看我能不能做飯。”

顧師傅在廚房忙碌兩個小時,端出了兩碗泡麪。

“我試了。”顧亦銘少有的挫敗,“不太行。”

攝像師傅一看他們泡麪當午飯,實在冇什麼可拍,就補了個兩人搬著小板凳兒坐在門檻邊兒,寒風飛雪中吃麪的淒慘鏡頭,直播畫麵切去其他組了。

這都下午三點了,就算是碗土餘北也能舔乾淨,他吸溜吸溜地吃得挺香。

“居然也有你不會的事兒。”

顧亦銘皺著眉頭,很嫌棄泡麪的味道,但又不得不吃。

“就這一件。”

是不是啊?

餘北嚴重懷疑,顧亦銘純屬吹牛。

比如搞基他就不會。

“誰嫁給你,以後都得餓死。”

餘北怨念難消。

“你能耐?也就我不嫌棄你。”顧亦銘不甘示弱,“你看看渾身上下哪塊肉有用?就連跟香香一樣做臘肉都嫌肥。”

那就看怎麼用了。

他懂麼?

“你纔是豬。”

餘北喝完一口湯,打了個飽嗝。

“沒關係,我不嫌棄你。”顧亦銘賤兮兮地說。

這還能忍?!

男人之間,隻有輸贏!

“我現在紅了。”餘北哼哼說道,“三百萬粉絲的微博大V。”

“就你那點通告費?”顧亦銘嗦完最後一口麵,哀歎說,“唉……我爭取再努努力,搞個豪門出來,不然誰養得起你?”

攝像師傅一聽有大瓜,忙開機對準,但是顧亦銘和餘北都吃完收拾了。

“顧亦銘,咱們出去遛彎消消食吧。”

餘北在南方很難見這麼大的雪,海城的冬天,就跟顧亦銘撩騷一樣,正兒八經降溫,就是不下雪。

“凍死人,你出去乾嘛?”

“反正今天下午下雪也冇活動,竄門去。”

餘北已經支起傘出門了,顧亦銘隻好跟上。他們離成道國夫婦家也不遠,幾十米就到了。

“成老師!蔣老師!”顧亦銘領著餘北招呼。

餘北眼睛一瞄。

他們家還有電火爐子!

桌子上還有剩下的三菜一湯,有葷有素!

瞧瞧人家的夥食。

這才叫生活。

不爭氣的眼淚從嘴角流下來了。

成道國笑吟吟地問:“你們吃飯了嗎?”

“剛吃完。”顧亦銘也湊過去烤火。

餘北打了顧亦銘一下,但是他說都說了,餘北也冇好意思開口。

說啥?

說自己剛吃完,但是還可以再來三碗米飯?

我不要臉顧亦銘還要臉呢。

蔣慧莉比較細心,問道:“你們中午吃什麼了?”

“傳統手工製作,經過九九八十一發酵,加上現代拉麪技藝,小麥麪粉精挑細選,百道工序,隻為集酸爽鮮辣於一碗……方便麪。”

“這倆孩子,那能吃飽嘛?倆大小夥子。”蔣慧莉起身說,“要不,我給你們再做兩個菜。”

餘北擺手道:“不勞煩不勞煩,這剩菜就挺好……不然多浪費啊。”

見他倆堅持,蔣慧莉隻好說:“那真不好意思,我給你們把菜熱熱。”

五分鐘後。

餘北差點哭出聲。

顧亦銘不值得。

但紅燒肉值得!

甜而不膩!

土豆燒牛腩超級入味!

清炒藕尖脆嫩爽口!

三鮮湯泡飯絕配!

餘北把碗換成了盆,吃完喝起成道國泡的菊花茶。

“顧亦銘你自己回家吧。”餘北眯著眼睛說,“我宣佈我現在加入中老年養生組了。”

蔣慧莉被他逗得直笑,提議道:“你們乾脆和我們搭夥好了,男孩子不會做飯太正常了。”

顧亦銘拉不下麵子說:“不太好吧,這多不好意思。”

成道國插嘴說:“這有什麼,你們蔣老師晚上做蘿蔔燉羊肉,鍋包肉……”

餘北抱住一扇門。

“要走你走,我不走。”

直播間十分下飯。

【顧亦銘你看看你中午給小北吃的是什麼!】

【彆人吃的是一日三餐,餘北吃的是流水席。】

【哈哈哈流水席!】

【看把孩子餓得,都十分鐘冇吃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