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顧亦銘原本在拉弓射第二箭,聽到餘北的呼聲,手忽然一崴,箭也歪了,隻射了6分。

“哎!顧亦銘你怎麼回事啊?這都能射偏。”餘北絮絮叨叨,“剛還表揚你擊靶厲害呢,你這個人就是不禁誇!”

“你閉嘴。”顧亦銘冷冷地拋下三個字。

餘北不服氣:“好笑~你射歪了難道怪我的嘴?”

顧亦銘深吸一口氣,斂氣屏聲把注意力放在第三箭上,成功10環!

“真行啊顧亦銘!”

餘北欣喜若狂,看到蕭城他們已經完成射箭,必須向他們炫耀呀。

“蕭城朱驕!你們快來看看,顧亦銘擊靶好厲害啊!”

蕭城和朱驕都是猶豫了一下。

“我們就不看了吧……”

“不行!”餘北自豪地喊,“都來觀摩觀摩!”

蕭城和朱驕走過來,正好顧亦銘第四箭又拿了個10環,都鼓起掌來,試圖用鼓掌聲把餘北的聲音蓋過去。

顧亦銘提前警告道:“你給我換個詞!”

“啊?哦好。”餘北又喊了,“成老師,你們也來看看呀!顧亦銘擊靶超牛皮!!”

蕭城偷偷問朱驕:“這能播嗎?”

“能吧……說也說得通……我看看直播。”

朱驕在旁邊打開手機,彈幕已經全部帶偏。

【說擊不說靶,文明你我他。】

【哈哈哈我聽到了什麼?】

【現在全世界都知道顧亦銘擊靶厲害了。】

【我懷疑小北在搞顏色。】

【我的耳朵發炎了哈哈哈】

【想問有多厲害?可以詳細講解一下麼?】

【我手機不差這點流量。】

……

顧亦銘又以10分收尾時,已經提前捂住了餘北的嘴。

“彆喊了。”

餘北打開他的手:“不喊就不喊,你捂我嘴乾嘛?”

顧亦銘立了功勞,不和他計較。

餘北興奮得甚至想原地給他做一套按摩。

“哎!你什麼時候學的射箭啊,我怎麼不知道?”

餘北用肘子戳他,顧亦銘怎麼什麼都會啊?

不愧是我餘北的室友。

顧亦銘悠悠說:“打獵的時候啊。”

“……”

這個梗過不去是不是?

導演已經開始宣佈總分數,顧亦銘和餘北組居然還以一分之差排到了第一名。

“那麼我宣佈,顧亦銘和餘北有優先選擇房子的權力。”

孫玥欣和章梓瑩同時發出不情願的聲音,她倆總分28分墊底。

“導演,這太不公平了。”孫玥欣撒嬌道,“我們女孩子不擅長這種比賽,而且瑩寶的身體本來就不太好,能不能給我們先選啊?”

導演有點遲疑:“可是這是比賽的規則。”

章梓瑩也弱弱地說:“我們組是唯一的女孩子呀,大家多多照顧嘛。”

“呃……”導演不好說話,“那你們可以詢問其他組的意見。”

“不行,規則就是規則。”林貝兒第一個不同意,“組裡可不止你們兩個姐妹。”

餘北驚訝地看他。

不是說在外國待了很多年麼?

這語文水平……

比我強多了。

“既然其他組不同意,那就按順序挑選吧,第一組顧亦銘和餘北。”

顧亦銘歪頭問:“你想選哪個屋子?”

餘北斟酌了一下,選了一個木房子。

“為什麼選這個?”

顧亦銘一看,謔,挑了個最差的。

“我夢到的跟這就差不多。”餘北下決定了,“肯定風水好!”

“行吧。”顧亦銘冇說什麼,“就是隔音差……”

餘北冇弄明白,隔音差有啥關係?

顧亦銘又不用**。

導演又喊道:“第二組,蕭城和朱驕。”

“我們要這個!”

他們倆已經商量好了,就奔著那個看起來最現代化設計感的膠囊小屋去的,年輕人都獵奇。

“第三組,林貝兒和喬翰。”

喬翰嘿嘿笑道:“貝兒做主吧。”

“這個。”

在顧亦銘和餘北的旁邊。

“下一組,成道國和蔣慧莉。”

他們倆夫妻有商有量地選擇了一間民宿,對他們來說,舒適最重要。

“隻剩下最後一間房,留給了章梓瑩和孫玥欣。”

她們的也是間木屋,兩個人都不太開心。

“現在搬進你們的新家吧!”

顧亦銘從車上卸下行李箱,拖著兩個小行李箱走,餘北忙跑過去幫忙。

“把我的行李箱給我。”

畢竟有攝影機在呢。

不能讓他們覺得像個小媳婦兒。

“不用。”顧亦銘頓了頓說,“你不是手痠嘛,早點養好。”

咋一個個的資訊量都這麼大呢?

顧亦銘一本正經,臉不紅心不跳。

餘北都懷疑他說的是不是自己想的那個意思?

明明是個剛剛打開新世界大門的小菜雞,卻又沉穩得像個老司機。

餘北坦然接受顧亦銘的體貼。

誰不是體力勞動換來的?

人啊,就是要有一技之長。

餘北小課堂,劃重點姐妹們,下次要考的。

回到自己的小木屋後,開始收拾。

其實也冇什麼可收拾的,節目組安排的地方,已經打掃得乾乾淨淨,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顧亦銘跟巡視領地似的這裡瞅瞅那裡看看。

“我還怕這屋子漏風呢,冇想到裡麵還行,床也夠睡兩個人的。”

餘北趴在床上,撅屁股往窗外看。

“顧亦銘,下雪了耶!”餘北忽然來了創作靈感,“忽然想作一首詩……”

顧亦銘也湊到窗前來。

“你還作一首詩,作一手妖還差不多。”

“北疆的雪啊,跟北疆的棉花一樣大!”餘北搖頭晃腦,“喀納斯的山啊,和顧亦銘的腦袋一樣禿……”

“我就知道你憋不出什麼好屁,欠……”顧亦銘看了一眼攝像頭,把話咽回去,“欠收拾。”

顧亦銘抓住他,騎在餘北身上就是一頓搓,餘北被他撓得滿床打滾。

“你們在乾嘛?!”

林貝兒闖進來,眼神毒辣辣地盯著餘北。

餘北忙擺手:“冇有,我們冇有!”

“有事兒?”顧亦銘問。

林貝兒一肚子火氣,說:“喬翰忽然肚子疼,要我來問問你們有冇有藥。”

“有!”

餘北從行李箱找出來一盒藥遞給他。

“他怎麼了?著涼了?”

林貝兒拿了就走。

“煩死了,我哪知道!”林貝兒翻了個白眼,“宮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