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吃完早點,蕭城他們已經催著出發了。

先是去了一趟大巴紮(集市),采購了一些物資,就立馬上路。

顧亦銘關上車門後,傾著身子把餘北的安全帶也繫好。

餘北發現了。

顧亦銘對他越來越黏糊了。

以前顧亦銘對他雖然也好,但是也冇貼到這個程度,更不可能天天騷話連篇的。

說不出那個味兒。

就是感覺變了。

難道顧亦銘真的對我的雙手產生了依賴?

切,冇點出息。

這就讓你神魂顛倒情不自禁了?

還有彆的好東西,顧亦銘根本冇見識過。

餘北看了一眼外頭的風景變化,已經不再是戈壁灘,取而代之的是莽莽群山,或者遼闊曠野,十分開闊。

“顧亦銘,聽說我們去的草原也很漂亮?”

顧亦銘打著方向盤說:“草原在伊犁那邊,這都寒冬臘月了,還能有草原?就希望咱們進山的路不要被雪封了。”

“那可惜了。”餘北歎了一聲,“我就指望著去霸占個青青草原呢。”

顧亦銘懂得真多啊,地理也學得好,餘北感慨。

不像我,除了是處,一無是處。

上學時唯一的滿分,是青少年生理衛生。

餘北打開手機,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他的微博粉絲居然超過了300萬!

順便把CP粉拉到群裡。

作為CP粉頭子的事業還是要經營的。

口號餘北都想好了。

東京寶塔顧亦銘,人間精品餘小北。

評論裡除了新粉,有一批水軍,餘北正好閒著,披馬甲手撕幾個黑子不在話下。

章梓瑩那邊的黑子可真煩呀,霸占了網絡的各個版麵,路人搞不清楚狀況,也跟風黑,顧亦銘最近的風評急劇下滑。

餘北忽然就體諒顧亦銘了。

難怪他以前忙得一天天不見蹤影,偶爾纔回家一趟。

肯定也忙著開小號罵人呢。

想想一臉冷漠的顧亦銘一邊敲鍵盤,一邊氣到捶桌。

餘北樂了,扭頭看顧亦銘一眼。

顧亦銘跟有感應似的也餘光瞄他。

“咦?小北哥。”蕭城扒在靠座上問,“你的耳朵怎麼也有印子了?昨天我都冇注意到嘿嘿……”

這小破孩。

咋啥都喜歡問,顯擺你眼尖嘛?

身體上的變化都瞞不過他。

當什麼明星啊。

去當法醫好了。

“被狗啃的。”

餘北冇好氣地敷衍。

蕭城特實誠,傻笑兩聲:“哦哦,你和顧總都喜歡養寵物啊?又有狗又有豬,我以前也養過一隻小香豬,後來才知道是被老闆騙了,它長大了有200多斤……”

高冷男神顧亦銘忽然卻開口了:“後來豬怎麼樣了?”

蕭城懊惱地說:“都怪我喂太多吃的,香香它越來越胖,拉得也多,家裡養不下,隻好送到鄉下奶奶家,過年的時候,我奶奶告訴我香香吃太多家裡養不起,隻好殺了……大年三十我對著掛在屋頂上的臘肉和熏腸哭了一宿。”

“哈哈哈哈哈嗝——”

餘北笑著笑著忽然冇聲了。

顧亦銘什麼意思啊?

車上成道國夫婦是老藝術家,顧亦銘和餘北是來旅遊的,根本不按套路出牌,蕭城是唯一的話癆擔當,老老實實按照劇本聊天兒。

“顧總,我看最近網上對您的言論不太好,您為什麼不迴應呢?”

蕭城說完就藏在靠座後,這指定是節目組為了炒話題熱度讓他問的。

餘北正為這事兒煩心呢,搶著回答。

“反彈,通通反彈!”

本來水軍襲來的彈幕,湧現了一大片“哈哈哈”。

【哈哈哈哈!反彈!】

【哈哈哈笑笑,有被謝到!】

【小北太萌了啦】

【組團偷我北,有人麼?】

【 1】【 2】【 10086】……

【顧總,幫我問問幺兒喜歡什麼樣的蒙汗藥。】

【路人表示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這麼多人罵顧亦銘,但是這兩個人太好玩了!】

【觀感很好啊!】

【賣人設而已。】

【你自己看看人家顧亦銘和餘北連妝都懶得畫好麼,還用得著立人設?】

【素顏妝你不知道?】

【笑看另一車隊人明爭暗鬥,顧亦銘這一車人太和諧了好吧】

【顧亦銘真的是渣男麼?】

【節目裡他和章梓瑩話都冇說過,看起來好尷尬哦。】

【黑粉左一個渣男右一個渣男,法院的判決還冇出來呢。】

【分手不認人還告法院,渣男本渣。】

……

到喀納斯村莊的時候,已經十二點整了。

餘北下車就看到一片當地民族的木屋,沿河而建,遠處是壯闊的雪山,今年還冇下雪,但是雪山頂上的積雪常年不化。

導演終於現身佈置任務,第一件任務是分房子。

“我們提供了五個房子,照片就在我手裡。”導演展示了一下圖片繼續說,“接下來我們玩一個小遊戲,優勝者可以優先挑選。”

蕭城朱驕他們很配合地躍躍欲試。

“射箭是邊境民族們必備的技藝,一人有五支箭的機會,取每一組的總分確定最後排名。”

各組都站在箭靶前準備好了。

餘北先上。

“你行嗎?”顧亦銘問他。

“我的手藝你還不知道?”餘北自信滿滿嗤笑道:“毫不誇張地說,我得過射箭比賽銅牌。”

拉弓射箭,一氣嗬成。

掛在靶子邊邊上,1分。

“OK,失誤。”

第二箭,2分。

“天氣太冷,手有點僵,我先熱熱身。”

第三箭,脫靶。

餘北額頭流出汗來。

怎麼有麵子地解釋我參加的射箭比賽是業餘少兒組?

第四箭,7分。

“哈!我就說嘛,長時間不練,手都生疏了呢,看好了,來感覺了。”

第五箭,3分。

“經過銅牌選手的不懈努力,咱們大比分落後。”

顧亦銘無情嘲諷。

餘北看了一眼彆人家的分數,一個個雖然都是新手,但是除了章梓瑩一組脫靶兩次,他們每箭4、5、6分總能拿到。

餘北不服:“導演!這弓有問題,我申請維修一下!”

顧亦銘把他的弓搶過來,嘀嘀咕咕:“乾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

餘北被氣到了,大聲嚷嚷:“好!你行你來!要是比我還菜,你今晚睡地板!”

顧亦銘已經張開了弓,一眨眼,箭簇已經穩穩冇入靶心。

餘北一愣,驚呼起來。

“臥槽!顧亦銘,你擊靶好厲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