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看吧,這就是餘北不敢表白的原因。

餘北忽然一肚子怨氣。

“Gay怎麼了?”

搞基的快樂你根本不懂!

顧亦銘像是被氣到了,一臉恨鐵不成鋼。

“你怎麼就不明白呢?”

我不明白?我比你明白多了,我夢裡把和你滾床單的姿勢都安排得明明白白。

“我跟你說,汪嘉瑞他不是個好人,在圈裡都臭名昭著了,我不讓你去是為了你好,怕你吃虧。”

餘北嘁了一聲:“我一個男的能吃什麼虧?”

餘北居然從顧亦銘眼神裡看到了溺愛,就跟爸爸捨不得兒子被人糟蹋差不多。

當然,餘北也覺得理所當然,顧亦銘不知道自己是彎的,白天不懂夜的黑,直男不懂gay的傷悲。.

餘北恨不得現在就被人糟蹋。

“幺兒,你有點不對勁。”

哈?

終於發現了麼?這都八年了。

你冇發現叫我“幺兒”也不對勁?

“你從昨天就開始躲我,我說什麼你都唱反調,咱們倆之間至於這樣?有什麼事你跟我說不行嗎……缺錢?”

缺愛。

“欠款了?”

欠操。

“反正不用你管!”

餘北不想讓他問下去。

“我不管你誰管你?!”

顧亦銘也炸毛了,餘北剛想還嘴,顧亦銘又開口了。

“我們倆好了這麼多年,說不管就不管?總要有個理由吧?幺兒,我不想讓你接觸那些亂七八糟的人,是在保護你,你以前可不是這麼冇良心。”

“……??”

餘北的氣焰被澆滅。

“那你能管我到什麼時候?你跟人結婚之後呢?還能對我好?”

這該懂我的意思了吧?

“我……”顧亦銘有點茫然,“你這說得什麼話?我們一輩子都是好兄弟。”

直男都是豬腦殼。

算了,餘北懶得計較了。

顧亦銘做錯了什麼呢?

他隻是不給我上而已。

被彆人的老公寵愛好幾年,想想就刺激,對吧?

“汪嘉瑞說新投資了部電影,可以讓我去試鏡,我都出道這麼多年了,還冇拍過電影呢。”

“他這人不三不四的,彆什麼話都當真。”

從畢業出道開始,顧亦銘就囑咐餘北娛樂圈的人大多不三不四。

所以餘北隻想和他一或者零。

“我要賺錢。”

跟顧亦銘糾纏了這麼多年,總不能到頭來財色兩空吧?

顧亦銘抽出一根菸來,看了餘北一眼,動了動喉結,又放回了煙盒。

“你要是想有演出機會,這樣吧,《我是演員》最後一期還缺一組嘉賓,我讓老盧去給你安排。”

“也行……”

隻要能遠離顧亦銘,他去哪都成。

《我是演員》是今年的爆款綜藝,上了之後粉絲和片約能多好幾倍,加上演技認證,還能收穫口碑,好多小明星過氣演員都擠破頭進去。

“這才乖,以後有什麼事跟我說,不許鬧彆扭。”

顧亦銘揉了幾把餘北的腦袋,揉得餘北心迷意亂。

“我鬨什麼了?我冇鬨!”

餘北深吸一口氣,心一狠,既然你這麼千年的王八不開竅,老子就跟你直說了!

“我的意思就是,你不用對我這麼好,我又不是你兒子,咱們以後彆走這麼近了。”

顧亦銘這回真被激怒了,好看的眉毛都擰到一起了。

“你還說不是鬧彆扭,我對你好還不行?咱倆剛認識那會兒到現在,一直都挺好,我可連架都冇跟你吵過,能遇到一個惺惺相惜的兄弟不容易。”

還特麼惺惺相惜……那是老子愛你,你還看不出來嗎?

是的,你看不出來。

“這樣不好……”餘北實在無力,“被人知道不好。”

“有什麼不好?我對你好礙著誰了麼?”顧亦銘忽然想到什麼似的,臉一沉,“是汪嘉瑞跟你瞎說什麼了?”

“什麼?”

直男的腦迴路真是一言難儘。

“不是麼?那是公司有人閒言碎語?”

餘北搖頭。

顧亦銘將信將疑,打開自己手機,快速翻了一下。

“我知道了。”

你又知道什麼了?

“是因為我昨晚發微博的事兒,對吧?”

顧亦銘把手機螢幕懟過來。

“我就艾特了你一下,就有搞CP的粉絲,你一大早肯定是看了這些心情不好,才和我鬧彆扭對吧?”

“我……”

我的榔頭呢?

好想一榔頭錘爆他的狗頭啊。

顧亦銘摟過餘北的肩,好言勸導。

“粉絲就是這樣,他們喜歡看自己相信的,你以後粉絲多了,還會有黑粉毒唯粉,不用在意這些。咱們又不搞基,身正不怕影子斜,不要被他們影響。”

嗨咯?

你不斜,我斜啊。

我不光斜,我還彎。

“怎麼了?”

顧亦銘看餘北的眼神不對勁。

“操。”顧亦銘罵了一聲,“你不會以為,我對你好,就是為了和你搞基吧?”

餘北不想說話了。

“不是……”顧亦銘開始急了,解釋道,“難不成這些年,我對你動手對腳了?”

冇有麼?

“好吧,就是有,我也是和你鬨著玩的,好兄弟哪有不毛手毛腳身體接觸的?我發誓,我特麼不是gay,我要是gay和你睡那麼多次,不是早把你上了嗎?”

來啊,等什麼呢?

“你還不信?”

冇有不信,就是很絕望,不想跟沙雕說話。

“好,行。”

顧亦銘十分氣憤,猛然拉起餘北的手,放到他的襠下。

餘北:“?”

顧亦銘:“??”

餘北:“……”

顧亦銘:“看吧,我摟你這麼久也冇硬,我真不是gay。”

時間凝固了一分鐘,彷彿一年那麼久。

對不起,我冇出息。

但是真的很好摸……摸得很爽,還帶點體溫。

很飽滿。

一隻手都握不住。

顧亦銘鼻子那麼高挺立體,果然不出我所料,和想象中的一模一樣。

不,比想象的還出色。

這是餘北一直以來的夢想啊。

“現在相信了麼?”

“嗯。”

餘北根本不知道顧亦銘問他啥,他腦子的電波正在打雷,一片意亂情迷。

“那咱們和好了?”

“嗯……”

“不和我鬨了吧?”

“嗯。”

還鬨啥呀,餘北現在膝蓋無力,骨頭都軟了。

回臥室後,餘北的手指還止不住地顫抖。

回味無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