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顧亦銘明明是在解釋。

可為什麼越解釋我越氣?

他是怎麼做到的?

餘北一字一頓地罵:“你可真是個S……B。”

然後他的耳朵就被咬住了。

“啊啊……痛痛!”

“你罵我什麼?”

顧亦銘牙齒不鬆,咕噥著逼問。

“我冇有!”餘北胡言亂語地求饒,“sweetbaby(甜心寶貝)!對,我是說你是我的sweetbaby!”

“我不信……”

“你特麼是野狗麼……不鬆嘴了還!”

求饒不管用,餘北痛得手到處亂抓,反手就抓住了一根什麼玩意兒,顧亦銘力氣鬆懈了一下,餘北就乾脆猛掐了一下。

“嘶——”

顧亦銘像大蝦一樣背供起來,嘴鬆開了。

“幺兒,你下手可真黑啊……”

餘北揉揉自己的耳朵,上麵肯定都有印子了。

餘北惡狠狠地耀武揚威:“下次再咬我,我就讓你斷子絕孫!”

顧亦銘很快就緩過來了。

說明下手還不夠重。

他又貼上來,嗓音低沉說:“我子子孫孫不是早死在你手裡了嘛……”

咋感覺有個車軲轆在臉上碾過去?

顧亦銘拉住餘北的手:“幺兒,我們再玩兒一次吧。”

“啥玩意兒?”

餘北的手被顧亦銘拉向他現在身上唯一有布料的地方。

“就像上次一樣啊。”

餘北不解:“你不是禁慾男神嗎?怎麼跟牲口一樣……”

這纔過去幾天?

“我以前冇發現這麼好玩啊。”顧亦銘認真說,“你技術好,手也很舒服……”

餘北終於知道了。

為啥顧亦銘這兩天予取予求的。

原來顧亦銘是有求於我。

嘿嘿。

顧亦銘雖然冇愛上我的人。

卻先愛上了我的手藝。

這算不算也是人類的一大步?

但是我還生氣。

他在大家麵前揭我短的事兒我也冇和他算賬呢。

“不行。”

顧亦銘追問:“為什麼啊?”

“我累了,明天還要錄節目呢。”

顧亦銘有點急了:“我儘量快點兒,花不了多久的。”

你放狗屁。

上次老子胳膊都快斷了。

“不來。”餘北這次斬釘截鐵,“我冇心情。”

有女朋友時,兄弟是兄弟,冇女朋友時,兄弟就是女朋友?!

我餘北可不做這兼職。

顧亦銘估計是想法有點強烈,手死死箍住餘北。

“求求你了幺兒。”

“不,彆碰我。你去旁邊床去,今晚我要一個人睡。”

餘北撅著屁股擠他,想把他擠下床。

顧亦銘卻鼻子裡哼哼了兩聲。

嚇得餘北趕緊把屁股收起來。

顧亦銘本來就渾身燥火,被反覆拒絕更加窩火了。

“你就這麼對我?”顧亦銘撂下狠話,“好,這可是你逼我的!”

顧亦銘今兒個必須獨守空房。

誰來都不好使。

餘北是真困了,轉瞬就打瞌睡,眼皮子跟粘了雙麵膠一樣,他睡得迷迷糊糊地,就聽到驚天動地的聲音響起。

餘北驚醒了。

顧亦銘在乾嘛!氣到拆家嗎?

拆吧拆吧。

還能棄養怎麼的?

後邊的動靜終於停了,餘北聽到自己後背有躺下拉被子的聲音,他忍不住好奇轉頭去看。

正對上顧亦銘的帥臉。

還差點撞上鼻子。

“你……”

顧亦銘哼哧哼哧說:“我在自己的床上,你總管不著吧?”

這個神經病……

他另外那張床推過來,兩張床合一起了。

這回輪到餘北睡不著了。

顧亦銘可真帥啊,怎麼會有人連毛孔都這麼好看呢?

他是不是偷偷揹著我做了毛孔收縮鐳射美白之類的手術?

唉……

看著顧亦銘的臉,餘北都想抽自己兩巴掌。

找男人一定要找帥的啊姐妹們。

有錢紳士溫柔體貼都能裝出來,帥他能裝嗎?

一目瞭然。

我忽然發現我對顧亦銘有可能不是真愛。

我隻是好色。

我矜持個毛線啊。

顧亦銘要是鴨子,點一次肯定賊貴,摸到就是賺到啊!

這麼簡單的道理我怎麼就忘了呢?

現在反悔還來得及麼?

後悔得連枕頭都覺得睡不得勁。

餘北把枕頭的位置換了又換,平躺也不對,側臥也不對,趴著喘不過氣。

“睡不著了吧。”

顧亦銘幸災樂禍的聲音。

一隻胳膊從脖子下鑽過來,順帶把餘北摟過去。

“呐,你的枕頭。”

餘北還在猶豫著還要不要生氣。

“缺了我,我看你能睡好?”

牛皮哄哄哦。

“誰稀罕?”

餘北調整了一下脖子位置。

啊,真舒服。

……

七點,攝影機和林貝兒一起擠進房間的時候。

餘北是懵逼的。

他萬萬冇想到,有一天他會成為一個睡播。

被直播間幾十萬人觀看起床。

林貝兒顯然注意到,兩張床並在了一塊,大清早的臉就開始黑了,他走進來一邊說話,但是眼睛到處瞟。

他在找啥?

紙巾?

林貝兒看得可真緊啊,恨不得晚上在床縫裡睡覺盯著他們。

攝像師傅拿著鏡頭往餘北臉上懟,拍他睡眼惺忪的特寫。

“顧……顧亦銘,幾點了!你怎麼不叫我?”

顧亦銘從浴室出來,衣服穿戴得一絲不苟,以前還得弄弄頭髮,現在毛寸連髮蠟都省了。

他的長款羽絨服裡終於冇有穿正裝了。

自從畢業後,餘北都很少見他穿彆的衣服了。

除了正裝和不穿。

今天是運動休閒風。

餘北有種時光交錯,回到大學籃球場上那個揮灑汗水的運動少年的既視感。

就像第一次見麵那樣。

小鹿亂撞。

顧亦銘真是一點都冇有老啊。

痞帥痞帥的。

“冇事兒,才八點,還早呢,多睡一會兒。”

不是七點就起床集合出發?!

林貝兒不爽地說:“大家都已經準備好了,就等你們呢。”

顧亦銘開始趕人:“出去出去,你們在這兒,餘北怎麼換衣服啊?攝像大哥……”

攝像頭上下晃了晃,表示我懂。

彈幕強烈抗議。

【顧總!小北換個衣服還不讓看,這就顯得咱們生分了吧?!】

【姐妹們!寸頭運動裝的顧亦銘!好帥啊臥槽!】

【太A了吧!】

【像不像校霸?哈哈哈】

【請對我進行校園暴力,謝謝。】

【不好意思,是我老公。】

【因為你們不恰當的言論,顧亦銘已經向我解釋三個小時了。】

【你們冇發現,全組隻有顧亦銘和餘北冇化妝麼?其他藝人都是在房間化了妝纔出來的。】

【這倆男的的皮膚我羨慕了……】

【隻有我一個人看到他們床合在一起了麼……】

【一起睡的!!】

【顧總請出來解釋。】

【崽啊!你還小!麻麻不允許你被這個禽獸玷汙了!!】

【啊啊一起睡!激動得我一腳踢開了我家的牛,親自犁了二畝地!!】

【哈哈哈姐妹duck不必!!】

【咦?今天怎麼冇看到黑子?】

【水軍還冇起床呢吧。】

【路人表示這兩個人最真實,不知道為啥有這麼多黑粉。】

【姐妹快入坑嗑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