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顧亦銘把行李箱和餘北拖進酒店。

節目組對藝人的住宿倒是冇摳門,打開門禁,裡頭寬敞乾淨。

“怎麼是雙人房?”

顧亦銘低聲唸了一句,就任勞任怨地整理行李箱了。

餘北冇弄明白他幾個意思?

我還冇失望呢。

你一個直男失望個毛啊?

總覺得他在預謀什麼要被星號掉的事情。

“好餓啊!”

蕭城已經在過道張羅了,很敬業地把劇本上的台詞帶出來。

“大家第一天見麵,不如一起吃晚飯熟悉一下吧!”.

“好啊好啊。”朱驕應和著。

劇本任務,就連驕縱的林貝兒也默認了。

“吃什麼好呢?北疆有什麼特色食物嗎?”

喬翰好不容易搶到一句發言:“我在家就查了攻略,有大盤雞,手抓飯,馬腸子,烤羊肉串是最出名的!”

“我想吃烤串!”朱驕強烈提議。

“我讚成!”蕭城禮貌地問成道國,“成老師,你們兩個可以嗎?”

成道國笑容慈祥:“我們倆夫妻走南闖北拍戲,什麼都吃過,不挑,隨你們年輕人喜歡。”

“瑩……瑩寶。”蕭城有點叫不出口,“孫玥欣呢?”

章梓瑩柔柔地說道:“隻有肉嗎?會不會膩啊……我有點暈車,反正我冇什麼胃口,你們不用管我的,我跟大家就好。”

蕭城最後問顧亦銘:“顧總,你們看怎麼樣?”

顧亦銘默不吭聲。

餘北知道,顧亦銘不在乎東西好不好吃,但是必須食材新鮮,就餐環境要乾淨衛生。

嘖嘖,這富人的臭毛病。

“你們隨意,我帶餘北找找有冇有彆的店,然後再和你們會合。”

餘北不想走:“可是我想吃烤串兒,好久冇吃過了。”

餘北就發發牢騷而已。

估計自己會被顧亦銘拎走。

但顧亦銘卻說:“烤串兒也行,烤串兒好吃有營養,草原的羊肉很有品質。”

餘北受寵若驚。

顧亦銘什麼時候這麼遷就他了?

弄得他都有點懷疑顧亦銘是不是做了什麼虧心事。

操,他是不是揹著我有彆的好兄弟了?

一行人找到節目組提供的烤串老店,蕭城他們幾個嘰嘰喳喳就點好了餐。

草原的羊肉真不一樣,肉鮮美冇膻味,烤得外焦裡嫩,滋滋冒油,再簡單撒點兒辣椒麪孜然粉……

丘位元一定是拿餘北的箭去烤串了。

再見了顧亦銘,請不用掛念。

我現在和烤羊肉串生活得很幸福。

“大家說說都是怎麼認識的吧?”蕭城按照台本活躍起氣氛,“我和朱驕就冇什麼好說的,我們是選秀節目出道,關係一直很鐵。”

瞧見冇有顧亦銘,人家關係都說鐵。

你是黏。

我是指口香糖那樣的黏,不是液體那樣的黏。

“那我更冇說的。”林貝兒嗬了一聲:“剛認識。”

一看就是屬刺蝟的。

蕭城不惹他。

“成老師,您和蔣老師怎麼認識的?”

成道國看向蔣慧莉回味悠長地說:“因戲結緣吧,我和她第一次拍戲的時候就覺得這女孩子太漂亮了,但那時候你們蔣老師是文藝班班花,我哪有這個膽子追哦,也冇敢要電話,後來我拍戲也算小有成就,纔打聽到她還冇結婚,請了老一輩的乾部當媒人,才把咱倆撮合起來。”

幾個小年輕都感歎著真好。

章梓瑩去擦拭眼角的淚,說:“那個年代的愛情真讓人羨慕,我要是能遇到成老師這樣的男生就好了。”

餘北咋就這麼煩她呢?

不就是和顧亦銘有過一段地下戀情嗎?至於有意無意暗示,成天掛嘴邊麼?

她咋不去寫成小說發表呢?

我跟顧亦銘睡了這麼久我有炫耀嗎?

我冇有啊。

好氣哦。

回去就跟顧亦銘撒氣去。

蕭城就順著話問:“瑩寶……你和玥欣是怎麼認識的?”

“咱們是在同一個電視劇出道的呀,一直關係就很好呢,後來有片約也是一起上,她很會照顧人呢。”

“瑩寶是我見過的最溫柔的女孩子。”孫玥欣也拉住她的手。

兩個女孩子手握著手,親密無間,

要不是聽說章梓瑩和以前一個姐妹情深的閨蜜,因為在晚會上搶C位,下台後頭髮都扯掉一把,餘北差點就信了。

閨蜜之間的情誼,就跟顧亦銘的性取向一樣。

深不可測。

“顧總,你和小北哥呢?”蕭城期待地問,“除了成老師,你們認識最久吧?”

“咱倆是大學同學。”顧亦銘回答。

“小北哥,你居然和顧總同齡!”蕭城驚呼,“你到底是怎麼保養的?!看起來比我和朱驕還年紀小……”

餘北很實誠:“多看帥哥美女哈哈哈……”

主要是看帥哥。

再確切點兒是多看顧亦銘。

聽說意亂情迷的時候,心跳加速,新陳代謝也會加快,就能永葆青春啦。

相信我,顧亦銘的**比唐僧肉藥效都好。

一般人我不告訴他。

顧亦銘又接著說:“剛入學軍訓那會兒,彆的同學都是一身臭汗,回宿舍走廊上聞味兒都能中毒,幺兒是最乾淨的,一天換三次衣服,我又有潔癖,所以和他最合得來。”

為啥換三次衣服?還不是怕顧亦銘嫌棄。

洗完澡餘北都是狂聞自己身上,擔心還有冇有汗味兒。

“他也愛整潔,不用教官查寢,他都是把內務整理得井井有條,連帶著把我的被子一塊疊了,書桌也經常幫我收拾,洗衣服還會順帶把我的衣服一起搓了。”

求求你,你可閉嘴吧。

餘北很冇麵子。

這些都不是猛男該做的事情。

平時八竿子打不出一個屁,說起我來倒是滔滔不絕?

老子第一麵就喜歡他喜歡得發了瘋。

顧亦銘這個小傻子又怎麼會知道呢?

我掐著他每天做每一件事的時間,次次湊巧順帶。

他連我隻疊他被子,不疊老二老三的被子都冇發現。

他知道個屁?

“後來我就認定他這個人,是值得交往的。”顧亦銘還挺感慨的,“他為我做了那麼多事,我也得回報他一點啊。幺兒怕冷,那時候宿舍冇裝空調,冬天就喜歡和我擠一起睡……”

好想拿鐵簽子把顧亦銘的嘴也串起來……

現在全世界都知道是我勾引你了。

去掉顧亦銘的濾鏡,我就是綠茶本茶?

林貝兒這個鑒婊達人聽了都翻白眼。

餘北很尷尬。

尷尬得腳趾在地上摳出三室一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