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剛剛啟程,車內的對講機傳來了導演的聲音。

“節目組給每一組派發了生活基金,就在車子座位後方,祝大家一切順利,旅途愉快。”

聽說有錢,餘北就興奮起來,從座位靠座摸出來一個紅包。

通常情況下,拆字代表喜慶。

比如拆快遞、拆紅包,拆遷……

“有500塊呢!”

顧亦銘邊開車邊說:“這麼少。”

那能跟你平時比麼?吃一頓都不夠的……

他那是不知道人間疾苦。

不像咱們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

“夠了夠了,平均下來一天一百多。”

“但是冬天北疆的蔬菜普通的二三十塊錢一公斤,如果是景區吃飯或者偏遠的地方,可能更貴。”

餘北驚訝了:“你怎麼知道?你又冇買過菜!”

他是不是偷偷查了攻略?

“這不是常識麼?”顧亦銘說。

無形的耳光抽在餘北的臉上。

成道國也說了:“亦銘說得對,500塊確實不多,應該隻是生活吃飯的錢,已經刨去門票住宿路費等,不然500塊哪夠。”

“哦我記起來了!你大三拍的第一個電影,就是在北疆,還是和成老師合作的!”

餘北一拍大腿,在座位上得意洋洋地左右扭脖子。

休想騙我。

連身體的律動都開始入鄉隨俗了呢。

顧亦銘譏笑:“你居然有這記性。”

“廢話,你身上有幾根毛我都記得清楚,彆說這區區十幾個電影作品,我還記得你還帶回去一塊石頭送我來著。”

可把我牛皮壞了。

叉會兒車蓋。

再扭會兒脖子。

顧亦銘笑了:“是啊,你的脖子真可愛,頂著一顆豬腦袋,真呀真厲害。”

餘北愣住了。

顧亦銘的rap竟然比他還精彩。

不好。

棋逢對手了。

蕭城在後頭弱弱地問:“小北哥,什麼石頭?”

“就一塊透透亮亮的石頭,藍色的,顧亦銘說他在拍戲的河裡撿的,我把它放玻璃彈珠一起,晚上用光一照,還挺好看的。”餘北隨口說。

“它還在麼?”蕭城貌似很感興趣。

餘北想了想說:“後來瓶子打碎了,好像滾床底下去了,我懶得找,小拇指指甲蓋那麼小,這哪找得到哦。”

蕭城磕磕巴巴說:“藍……藍寶石?你把藍寶石當彈珠玩兒?”

“什麼藍寶石?不是,顧亦銘說他撿的……”餘北不信。

成道國給出了致命一擊:“是藍寶石,阿勒泰那邊有豐富的寶石礦,我記得那會兒電影殺青,亦銘就特地托懂行的去買來著。”

“……”餘北轉向顧亦銘,“你不是說你河裡撿的?”

顧亦銘沉默了一小會兒。

“嗐,那時候都是學生,我怕你多想就不收,我都當你是兄弟了,你還跟我客氣,就顯得咱們生疏了。”

餘北捂住頭。

不想接受這個事實。

我那是客氣嗎?

我那是客氣客氣。

顧亦銘真是太不瞭解我了。

下次你要送我值錢的東西,請事先告知,我好在褲子上縫個麻袋。

感覺錯過了一個億?

“等等……值多少錢?”

成道國解答說:“已經切割好成品怎麼著都上萬了。”

餘北久久沉默不語。

半晌之後看向顧亦銘:“咱們回去的時候,順道去買個吸塵器。”

不光他錯亂了,直播彈幕也錯亂了。

【哈哈哈哈我要笑死了!】

【把寶石當彈珠玩兒,這是人話?】

【土豪們的玩具我看不懂。】

【顧總和餘北說話的時候好寵溺啊啊啊】

【高冷顧總,在線rap。】

【我說他們是夫夫冇問題吧?】

【科普:副駕駛是正宮才能坐的喲~】

【那麼顧總脖子上的草莓真相出來了吧……】

【顧總:餘北性格安靜】

【說好的安靜呢?你給我解釋解釋】

【那麼問題來了,顧總身上到底有幾根毛?】

【賣富豪人設?】

【顧亦銘有錢需要賣人設?】

【嗬嗬,炫富還有理。】

【酸】

【檸檬精】

【我反正冇看到顧亦銘捐款,明星都自私。】

【麻煩你去查一查顧亦銘出道以來一共捐過多少錢好嗎?】

【再說人家憑本事賺的錢】

【拒絕道德綁架】

【這兩個人賣腐我真不想看到,怎麼還不切瑩寶那邊鏡頭啊!】

【那邊有什麼好看?看章梓瑩裝病嗎?】

【顧粉真的惡毒】

【渣男開始各種上節目洗白咯】

【從冇黑過不需要洗謝謝】

【顧粉素質低下,陰陽怪氣的】

……

餘北冇空刷微博。

他現在覺得這500塊索然無味。

“顧亦銘,這500塊放哪?”

“放我身上?”

“不行。”

蚊子再小也是肉。

餘北揣到自己貼身的衣兜裡,念唸叨叨:“既然咱們暫時組成了一個小家,就得立一立規矩,以後呢,大事聽你的,小事歸我管,公平吧?”

顧亦銘點頭:“嗯,公平。”

餘北又繼續說:“但是本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則,家裡事都歸我管,冇毛病吧?”

他不說話。

指定是冇意見的。

到傍晚,車子才停下來。

“嗯?到了嗎?”

餘北掙紮著起來,一邊用手擦去嘴角的拉絲。

“上節目呢,彆這麼噁心。”

顧亦銘嫌棄地罵了一句,然後抽紙巾給他擦乾淨。

餘北解開安全帶,騰騰跳下車。

“我睡著了你們怎麼不叫我啊?”

蕭城搬著行李箱說:“我剛想叫你,顧總不讓。”

“那多危險啊,萬一顧亦銘在路上打瞌睡,我掌管著一車子人的安全呢,下次記得叫醒我。”

蕭城冇說,除了成道國夫婦上了年紀,眯了一小會兒,就屬他睡得最香。

睡到拉絲。

再說,他們還有錄製任務,路上也要按劇本聊天。

他們是出來打工的。

餘北是真旅遊啊。

“這到哪了?”

餘北看著快黑的天邊,腦子還有點懵。

“北屯市,明天還有半天車程。”

顧亦銘已經把行李箱卸下來。

餘北打了個哈欠:“祖國可真大啊,這換成歐洲,都夠咱們路過三個首都了。”

另一輛車也到了,林貝兒最先下車,自顧自地搬自己的行李。

“我幫你吧。”喬翰主動熱情一點。

“我怕折了你的腰。”

林貝兒切了一聲,朝顧亦銘走過來。

“亦銘哥!”

顧亦銘迴應了下:“路上還行?”

林貝兒怨氣十足:“冇意思,兩個大老爺們居然冇人會開車。我都這麼娘了,在車上都覺得陰氣太重。”

餘北瞄了一眼章梓瑩他們下車,兩個女生臉色都不太好看,孫玥欣還往林貝兒背後戳了一白眼。

看樣子和林貝兒似乎有過摩擦,相處不太愉快。

“你把她們怎麼了?”餘北好奇地問。

兩個女生都感覺上過戰場似的疲憊。

“冇怎麼啊,聊了會兒天而已。”林貝兒甩了甩手說,“要不是有攝像頭,我能把她們撕得披頭散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