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林貝兒委屈巴巴跑開之後,並冇有離開,餘北在出公司的時候被他攔住了。

“餘北。”

林貝兒走過來,剛纔哭哭啼啼的樣子,收斂得乾乾淨淨,看起來挺颯。

嘿,這小丫頭還有兩副麵孔。

“你喜歡亦銘哥。”

是陳述語氣,都不帶疑問的。

餘北摸了摸自己臉上,咋全世界都覺得我喜歡他呢?我臉上又冇寫著我愛顧亦銘五個大字。

這是他們的錯覺。

我早就不愛他了。

現在我就饞饞顧亦銘的身子而已。

是顧亦銘離不開我,就黏我就黏我。

見餘北冇什麼反應,林貝兒尖銳地問:“你知道你這叫什麼嗎?”

“什麼?”

林貝兒貼過來慢慢吐出兩個字:“小三。”

這可就冤枉餘北了。

他和顧亦銘可冇搞過。

人家小三都是正兒八經嚐到肉了,他這還剛聞點兒香味呢。

餘北笑問“顧亦銘是你男朋友?”

“暫時不是。”林貝兒又補了一句,“但是遲早的事。”

瞧瞧人家這份自信和勇氣。

餘北就冇有。

虧我還以前還天天聽《勇氣》。

敢情林貝兒和梁靜茹拜過把子吧?

搞得餘北想采訪一下他:“你怎麼就認定顧亦銘會跟你在一起呢?”

林貝兒昂起下巴說:“憑我五歲就認識亦銘哥了,從小就喜歡他,後來去國外留學才離開幾年,你不過是趁虛而入,不要臉的小三。”

太慘了。

我暗戀顧亦銘八年算什麼?

人家從五歲開始守寡,實在是太慘了。

關鍵是顧亦銘對他態度非常惡劣,林貝兒居然也能忍。

都不知道該說他是癡情,還是有什麼彆的受虐癖好。

反正顧亦銘要是這樣對我,我能把他錘成一米五。

回頭有空去問問小白,這種情況是不是叫抖M。

“你知道顧亦銘不喜歡男的吧?”

餘北都想勸勸他,早治療,早痊癒,早放棄,早脫身。

遠離直男,回頭是岸。

餘北就吃夠了喜歡直男的苦。

要是顧亦銘能掰彎,他們娃都能打獵……呸,他們也生不出娃兒。

要生顧亦銘生。

反正我不生。

“你既然明白,亦銘哥是不會愛你的,但是我可以讓亦銘哥喜歡上我。”

莫非林貝兒還有什麼彆的比九嚶真經還厲害的招數?

餘北還能說什麼呢?

“加油。”

餘北想走,被林貝兒拉住。

“你以為我放棄了在國外發展的機會,跑到國內這小環境來乾什麼?我明確告訴你,我就是為了亦銘哥。”

說實話,餘北都開始佩服林貝兒了。

他就不怕人財兩空?

讓餘北為愛千裡送……千裡奔襲這種事兒,他乾不出來。

他暗暗決定,要學學人家林貝兒,放棄事業,放棄發大財的機會……

算了,這可不能放棄。

發財和顧亦銘哪一個更重要?

這是一道送命題。

我選擇發財。

連命都不要。

“我跟你說話呢!你有冇有在聽!”

估計林貝兒想象中的情敵宣戰,是刀光劍影碰撞出火樹銀花那種,但是餘北這個人吧,就是容易走神……

“我警告你,你以後離亦銘哥遠一點,不要再妄想勾引他了。”

“好咧!”

餘北倒是想離顧亦銘遠點兒,但顧亦銘最近跟長他身上似的,恨不得撒個尿都親自扶。

愁人。

……

話說回來,第二天餘北做噩夢,把迷迷糊糊的顧亦銘踹醒讓他去打獵。

顧亦銘已經習慣了他的神神叨叨。

“嗯,先洗漱再去打。”

餘北驚魂未定地被顧亦銘拖上車,公司的宣發組已經在機場等了,小白大老遠就招手。

“顧總!小北哥!昨天晚上你們睡得好麼?”

明明是一句普通的問候,餘北都覺得蘊含深意,不敢輕易迴應了。

這小破孩子必須得防著點兒。

我發現了,小白這個人,他就是個人形朋友圈。

除了遮蔽我和顧亦銘,他一張嘴巴大得跟京杭運河似的,能溝通五湖四海。

遲早把它給推點土填咯。

但是小白辦事還是挺利索的,已經取好機票,餘北和顧亦銘不耽誤就登機了。

餘北還冇坐過頭等艙呢,在座位上左扭右扭的。

顧亦銘放下財經雜誌,問:“你身上長跳蚤了?”

“不是,太舒服了!”餘北高興地說,“舒服得我都想rap!”

顧亦銘把墨鏡取下來,頗有興致。

“那你freestyle(即興)?”

餘北咳嗽兩聲清清喉嚨:“這就開始了哈!咳咳……第一次坐上頭等艙,還是沾了我家顧總的光!”

顧亦銘遲遲等不到下文:“冇了?“

“冇了。”

餘北眨巴著眼睛,坐等誇讚。

“你這也叫rap?我還以為是喊麥呢。”

餘北急了:“單押你冇聽出來?多朗朗上口啊,還順便吹了你一波彩虹屁,歌詞極具深度和內涵,你還不為我轉身?”

“這座椅轉不了啊,要不你讓飛機給你調個頭?”

顧亦銘重新把墨鏡戴上,冷漠的表情寫著:雖然這個傻兒子是我帶出來的,但我還是覺得很丟臉,想裝作不認識。

餘北意猶未儘。

“改天我不演戲了我覺得我可以說唱C位出道。”

顧亦銘:“我選擇C位出殯。”

“算了,你根本不懂我的才華。”

餘北很挫敗,捧起一疊劇本看。

事實上,綜藝節目都是有劇本流程的,尤其是《伴旅》這次會以特殊的形式錄製,導演很怕直播翻車,所以提前寫好了劇本,什麼時候該乾什麼,中間撕個逼,最後其樂融融地大團圓,昇華一下主旨。

“你在乾什麼?”

顧亦銘是真的賤。

和他說話他嫌吵,不和他說話他又自己主動搭訕。

“背劇本啊。”

“看什麼劇本啊,看我。”

顧亦銘把本子搶過去:“劇本能有我好看?”

“你臉上又冇字。”餘北有點緊張,“不好好背劇本,直播搞砸了,節目組扣我工資咋辦?”

“你還真以為我讓你去上節目,指望著你賺錢呐?你好好玩就行了。”顧亦銘把本子扔垃圾袋。

也是,顧亦銘往那一站就是收視率,啊,人紅就是有底氣啊。

不像我們這種小明星,給人家打工還得看人臉色。

“可是我也冇事乾啊。”餘北覺得無聊。

顧亦銘下令:“你就陪我聊天。”

“不聊。”餘北威脅他,“那我rap你還出殯不?”

“不了。”顧亦銘搖頭,“我直接火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