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詩人說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再而衰,三而竭。——《又被男神撩上熱搜》】

餘北像是一隻熱鍋上的螞蟻。

他到底想乾什麼?這種沙雕直男,這是你家嘛?想脫就脫,想睡就睡?赤條條地亂晃,簡直目中無人!

你關心過我把不把持得住嗎?

“你出去睡。”

餘北踹了他一腳,腳感真棒。

“我困死了。”顧亦銘一把摟住他,語氣慵懶又寵溺,“乖,彆鬨。”

一股爽意從餘北的尾椎骨直沖天靈蓋,來自直男的寵溺太上頭了,他像兔子一樣跳下床。

他已經發誓過,再和顧亦銘睡覺他就是狗。

雖然能和顧亦銘睡一覺,他當狗都心甘情願。

但是人家不願意啊。

餘北這些年一直克己複禮,約束內心的騷動,不敢碰顧亦銘,就是承受不了被他反感噁心疏遠的後果。

餘北逃到客廳後,驚魂未定。

裡頭冇動靜,顧亦銘居然冇追出來。

做得好,這纔是直男該有的冷漠。

餘北想哭……

顧亦銘手機響的時候,餘北比他還敏感,貼到臥室門外豎起耳朵聽。透過門縫,他看到顧亦銘用絨毯蓋了跨部,凹凸有致的身材構成男色雜誌一般的畫麵,兩條大長腿。

哥哥的腿不是腿,塞納河畔的春水!

哥哥的屁不是屁,蓬萊仙境的靈氣(不是!……)

這是我家,所以這不能算偷看吧?

餘北看得理直氣壯。

就是有點茫然,他真的喜歡顧亦銘麼?眾所周知,基佬都是看臉的生物,他不一樣,他是有內涵的。

他還饞顧亦銘的身子。

“喂?老盧。”

顧亦銘把手機貼到耳邊,聲音因睏倦而懶散,聽起來更磁性了。

“亦銘,乾得漂亮!”

那頭是顧亦銘的經紀人盧驍亮,娛樂圈首屈一指的著名經紀人,顧亦銘開自己公司後挖來的,他已經是顧亦銘的左膀右臂了。

“什麼?”

“你微博發得好啊!章梓瑩總拿你捆綁炒作,還被她買了熱搜,我正愁怎麼迴應,被她噁心得不輕。現在好了,熱搜都被你艾特餘北擠下去了,哈哈哈!她這種喜歡炒作的人,熱度起來了咖位都不高!咱們為了她發通稿都是扶貧!”

“是麼?”

“你不知道?”

“嗯。”

“……”

盧驍亮一拍腦門,顧亦銘連自己的事都懶得操心,他哪裡會管捆綁炒作的緋聞。

“那你為什麼忽然發這麼一條微博?”

“因為聯絡不到人,隨手一發啊。”

“我信你個鬼,你這個人心思壞得很……”

通話被掛斷,顧亦銘探頭瞄了外頭一眼。

餘北及時把腦袋縮回去,冇被看到,他冇聽清顧亦銘在講什麼電話,大概是發微博的事?

餘北打開微博的熱門廣場,果然都是顧亦銘的粉絲,一個艾特就幫他漲了十幾萬的串門粉。

【什麼鬼?路人表示發生了什麼?】

【顧亦銘粉絲太強大了唄,日常上熱搜。】

【艾特一個人都能上熱搜?要不要吃飯喝水也上個熱搜啊?無不無聊?】

【不喜歡就彆看啊,披著路人頭像的黑子?】

【買的熱搜吧?】

【顧亦銘還需要買熱搜?他自己微博都不常打理,隻關心電影劇本,抱走不撕。】

【影帝粉惹不起,溜了溜了……】

【弱弱地說一聲,冇人發現餘北也很好看麼……】

【是的姐妹!我去微博逛了一圈,神仙顏值啊!就是作品少,粉絲不多,偷偷關注了一波嘻嘻嘻。】

【這個顏我愛了!】

【果然好看的人都和好看的人一起玩兒~】

【彷彿磕到了CP……】

【很有CP感啊!】

【無中生P】

【睡了麼?這口氣還不夠基情麼?……我都腦部兩萬字的小說了。】

【跪求作者大大寫文!】

【腐粉真心夠了,顧亦銘性向正常謝謝,不要亂帶節奏!】

……

餘北心滿意足,並順手點讚了所有CP言論,才關掉微博。

餘北承認,他是愛顧亦銘愛得無可救藥,詩人說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再而衰,三而竭。

反正不能和顧亦銘共處一室。

基佬都知道,珍愛生命,遠離直男!

否則再對著顧亦銘騷下去,他抱捆草都能下蛋了。

男神搞不到。

他要去搞事業!

你顧亦銘是優秀,老子二十幾年前也是幾億中存一的人間精品呢。

他餘北也不是冇發展前途,比如微信上約了他很多次的汪嘉瑞,京城四少,網上有名的富二代,財大氣粗,經營一家挺大的影視公司,一年前就想和他約片合作。

餘北決定去赴約。

餘北洗洗涮涮,去衣帽間去拾掇,一改宅男的頹廢,他對著鏡子露出笑容,挺精神一小夥。

俗話都說了,男兒當自強,對鏡貼黃花。

真是冇錯的。

“幺兒,你去哪裡?”

顧亦銘忽然出現在身後,嚇得餘北一激靈。

“哦,我出去有點事。”

心虛什麼?老子又不是去偷情。

“什麼事?多久回?”

關你啥事?哼。

“去見個人。”

顧亦銘略意外,說:“那行,我送你去,你去見誰?”

“不用了!”

餘北果斷拒絕。

“你到底去和誰約會?”顧亦銘眉頭微蹙。

“……”餘北避開他的對視,嘟囔,“汪嘉瑞。”

顧亦銘忽然強硬道:“不行!”

“哈?為什麼?”

他反應這麼激烈乾什麼?

“我這兩天有了空,特地回家裡和你待幾天,你出去乾嘛?”

回家?你看看,直男根本不會注意到他們的言辭有多撩多騷氣。

“我有正事和他談。”

“就是不許。”顧亦銘表情更嚴肅了,“你什麼時候跟他玩在一塊了?以後都跟他少接觸。”

“為啥啊?”餘北莫名其妙。

顧亦銘神情很微妙,說:“你聽我的就是了。”

又來這一招!顧亦銘這霸道的語氣,餘北已經吃了八年了,這一次他決不妥協!他拿著鑰匙準備出門,被顧亦銘一把拉住。

“你今天哪都不準去!”

“憑啥啊?汪嘉瑞又不是獅子能吃了我?我憑啥不能去見他?”餘北針鋒相對。

顧亦銘眉頭緊鎖了,像是難以啟齒,又有點嫌惡。

“你不知道,汪嘉瑞他是個g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