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不得了,顧亦銘休息室的大門被我弄壞了!

不行,得找個人修修。

總裁難當啊。

看似表麵風風光光,冇想到背地裡這麼勤儉持家。

餘北心痛,下定決心以後少吃點兒。

給顧亦銘省點錢。

林貝兒擠進去,餘北稀裡糊塗跟著也進去了。

清潔阿姨已經來過了,烘乾機裡的衣服被熨燙好,整整齊齊放在開放式衣櫃裡。

床單顯然也換洗了,乾淨得一塵不染。

“你的衣服怎麼在這裡?”

餘北就好笑了:“不在衣櫃在哪?擱餐桌上?”.

林貝兒悶聲悶氣地說:“我是問你的衣服怎麼會在亦銘哥的休息室,你和他一起住在這裡?”

“冇有冇有,我就昨天冇趕得及回家,留宿了一夜,以前我都冇來過呢。”

“你撒謊。”林貝兒直直地盯著餘北,“你第一次來怎麼能開休息室的指紋鎖?”

“他那門鎖壞了唄。”餘北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放心,外頭就是總裁辦公室,小偷進不來的。”

林貝兒僵硬的表情,剛緩和一些,又聽見餘北補了一句:

“這休息室這麼小,倆大男人怎麼住得下哦,我們平時都是住另一個房子,兩百多平呢……”

主要不是餘北挑剔,是顧亦銘喜歡寬敞的空間。

可能個子高吧。

林貝兒的臉被烏雲罩著,眼睛到處搜尋。

“隻有一個枕頭,那你們昨天晚上是怎麼睡的?”

“我不用枕頭。”

我睡覺從來不用枕頭,因為我通常是枕著顧亦銘的胳膊的。

倒也不是非得摟摟抱抱,是大學宿舍那會兒養成的習慣。

宿舍的床鋪多小啊,顧亦銘那個頭一個人睡都嫌擠呢,哪夠放倆枕頭?而且顧亦銘睡覺喜歡四仰八叉,手往旁邊一伸,餘北頭都冇地方放。

當然,這個秘密,餘北是不會說出來的。

因為這不是猛男該有的睡姿。

他不說,應該不會有人知道吧?

“你們在乾什麼?”

顧亦銘出現在門口。

林貝兒蹬蹬跑到他麵前,說:“亦銘哥,我想睡覺倒時差,小北哥就帶我來你的休息室了。我能在你這兒睡一會兒嗎?”

“不能。”顧亦銘整個人都嚴肅了,“滾出去。”

林貝兒被他一嗬斥,委屈地撇嘴,掃了一眼餘北,自己灰溜溜出去了。

顧亦銘的表情,有點凶殘。

餘北聳了聳肩,也想悄悄摸摸開溜。

“餘北。”顧亦銘身體攔住他,“你是不是毛病?”

“我怎麼了?”

被揪住脖子的貓你們見過吧?

就是餘北現在的狀態。

顧亦銘低頭,語氣咄咄逼人:“自家的臥室,睡覺的地方,你就隨隨便便讓外人進來?你不嫌臟?”

“我……?”

餘北舌頭一向靈活。

但他不擅長和顧亦銘吵架。

“他不是你發小嘛?”

“你不知道我有潔癖嗎?”

餘北一愣,他連顧亦銘身上有幾根毛都清楚,就是冇聽說他有這毛病。

有潔癖能摸我的腳?

“你什麼時候有潔癖了?”餘北問。

“我一直有!你什麼時候見我讓彆人碰過我的私人物品?”

好像是冇有……

餘北還是不信:“你放屁,你昨天還搓了老子的內褲!”

顧亦銘大概是被氣到了,重重地吸了一口氣,餘北還以為他要罵人,結果隻是憋出來一句:“那能一樣?!”

餘北嘴冇把門,順口就回擊。

“那怎麼不一樣?內褲不是私人物品?上麵還沾著……那啥呢!你算哪門子的潔癖……”

“我跟你說不清!”

顧亦銘氣得眼眶都發紅了,跟獅子要咬人似的。

“你越來越不把我當回事,越來越不在乎我了!”

餘北驚呆了:“……”

我怎麼就不在乎他了?難不成我當舔狗這七年,舔的不是你顧亦銘?

說好的獅子咬人呢?

他咋委屈起來了?

他是不是拿錯劇本了?

喂喂總裁,你再這樣下去高冷人設要崩的喂!

餘北明明理直氣壯,莫名就非常內疚了。

完犢子,把男神畫風氣歪了。

他拉了拉顧亦銘的手:“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有潔癖了,以後會注意的。你那指紋鎖多少錢啊?”

顧亦銘不知道他為啥這麼問,甕聲甕氣說:“三四萬吧。”

臥槽這麼貴?

還要人工費。

買不起買不起。

餘北硬著頭皮說:“那我努力存點錢,給你修修。”

可彆說我不在乎你了昂。

顧亦銘睥睨了他一眼,皺著眉像看一個傻子,然後就走了。

餘北心裡不是滋味,跟在他屁股後麵。

顧亦銘帶著林貝兒,還有幾個經紀人製作人進了錄音室。

餘北坐在錄音室外頭摳手。

小白從錄音室跑出來。

“小北哥!”

看見小白軟萌的臉,餘北開心多了。

連顧亦銘都不樂意搭理自己了,隻有他對我是真心的。

隻是約會被顧亦銘攪黃了。

原本我也可以是個渣男,但善良美麗聽話懂事可愛專一害了我。

說實話,上次是因為什麼一氣之下找小白出去約會來著?

哦對,是因為看了章梓瑩和顧亦銘的床照。

真想抽自己,顧亦銘一對我脫褲子,我咋就把這仇給忘了呢?

反正顧亦銘也不理人了,要不,我再接茬生一會兒氣?

“他們在乾嘛呢?”餘北問他。

“試音,那個新來的歌手,林貝兒,他準備在公司出道,聽說有關係?”小白吃瓜比餘北還熱切。

“是顧總的發小。”

小白嗤了一聲說:“什麼發小,一看就知道是個騷受。”

“……你怎麼知道?”

小白總是給他增長一些奇怪的知識。

“我有gay達啊。”小白神秘地笑了笑,“這是基佬必備技能。”

“我怎麼冇有?”

難道我真是直男?

“你看他眼珠子都冇離開過顧總……”小白很有危機感地說,“小北哥,你可當心點兒,彆讓人家撬牆角了。”

“我和顧亦銘不是你想的那樣。”

臥槽他怎麼知道我心裡想的那樣!

小白很善解人意地說:“顧總和你都是公眾人物,我懂我懂……剛剛顧總是不是和你吵架了?”

“你家祖傳算命的麼?”餘北驚呼,“白半仙!”

“算什麼命?”小白撓了撓頭說,“顧總在裡麵跟吃了火槍炮彈一樣,逮一個罵一個,把經紀人製作人罵得狗血淋頭,幸虧我跑得快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