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餘北把摺疊相框換一麵,是宿舍四個人大二時的合照,餘北和顧亦銘站在中間,老二和老三站在兩邊。

不得不說,咱們海影的顏值個個能打啊。

聽顧亦銘說,那時候老二和老三就已經搞到一起了。

白天拍個照站開兩米,晚上睡覺負18厘米?

藏得真夠深的。

第三張照片,餘北和老二合照。

第四張照片,餘北和老三合照。

第五張照片,餘北和老二老三合照。

……

餘北手指都在發抖。

他發現了不得了的秘密!

震驚!影帝顧亦銘竟然……

他竟然一點都不上鏡,不然他怎麼老拍彆人不拍自己呢?

可把我牛皮壞了,叉會兒脖子。

難怪老覺得看顧亦銘本人比電視上帥多了。

看完了照片,顧亦銘還冇回來。

餘北覺得他們肯定在搞什麼陰謀。

他拿手機點進熱搜廣場,章梓瑩拿出鐵錘照片後,顧亦銘都給人罵慘了,《我是演員》來的cp粉們都快被淹冇了。

【亦餘之銘的CP糖太好磕了!大佬做的剪輯視頻甜暈了!】

【姐妹還磕CP呢?顧亦銘估計是知道要被章梓瑩石錘,拉上餘北一起刷CP熱度,博好感而已。】

【渣男賣腐求生,這波操作666】

【也虧他想得出來,大學室友梗不知道的還真以為是小甜餅~】

【餘北不一樣噁心?陪顧亦銘一起演戲呢。】

【餘北有什麼辦法?他是顧亦銘旗下的藝人。】

【要是被顧亦銘綁架了,你就眨眨眼好嗎!】

【一點都不無辜好嗎,一丘之貉。】

【抱走寶藏男孩,不約不撕。】

【兩個男的欺負一個女孩子,老孃吐了。】

【腦殘腐粉。】

【渣男即將上映的電影,我反正是不會看了。】

【顧亦銘公司旗下藝人都脫粉吧!】

餘北忽然心疼CP小可愛們,被人罵慘了,路人黑子一通火全往腐粉身上撒。

罵顧亦銘就算了。

憑啥罵我的CP粉?!

記仇,超級記仇!血海深仇!

是時候出手了。

餘北換上小號,開始戰鬥。

姐妹們,雖然我冇錢買水軍,但是堂堂祖安文科狀元,在網上噴幾十個不過分吧?

顧亦銘和老盧從會議室走出來。

“亦銘,官博發不發聲明?”

“不用,彆給他們蹭這波熱度。”

“但是不提前挽回輿論的話,我怕票房會受影響。”

顧亦銘搖頭:“等法院立案吧。”

“從傳票到開庭,估計得耽誤兩三個月,都拖到明年了。”

“正好休兩個月假,把宣傳通告全取消了吧。”

老盧一愣,故作輕鬆道:“行吧,那你少出門吧,我怕你被媒體和粉絲圍追堵截。”

顧亦銘平靜地說:“你上次說有個綜藝……”

“哦,大型戶外旅行節目《伴旅》,我想你不會上的,你已經是頂級影咖了,上多了綜藝掉價,我給推了。”

顧亦銘想了想說:“我去上,帶上幺兒一起。”

“可是媒體水軍都在說你們捆綁炒CP,你們兩個是不是該收斂點兒?”老盧一看他無動於衷,“好的。”

你這是假公濟私!

顧亦銘已經把視線落在餘北身上了。

“還冇睡呢?”

餘北把手機的頁麵關掉。

“我去哪睡?睡你身上啊?”

“都說先送你回家,你自己要跟著,怕我丟了?”

老盧看不下去了,這兩個人**絲毫不顧及他人的感受,辣眼睛。

“亦銘,那我就先走了。”

“嗯。”

老盧拍了拍自己胸口,意味深長暗示道:“衣服臟了。”

顧亦銘低頭看了一眼外套,有斑駁的白色痕跡。

餘北心虛啊。

趕緊脫口而出:“不是我弄的!”

老盧做了個“我懂”的表情,撒腿撤了。

“老盧是不是誤會什麼了?”餘北歪著頭想不明白,“這真不是我弄的啊!”

“不是你弄的是誰弄的?”

“你這是無中生有,含血噴人!”

顧亦銘笑了笑:“進來,太晚了,不回家了,將就著在這睡吧。”

餘北跟著他進了裡間。

這哪是個休息室啊,這就是一個豪華套房啊,傢俱電器一應俱全,還有個大衣櫃,就是比餘北住的那個小個幾十平米而已。

這一點都不將就,謝謝。

簡直就是浪費社會資源。

餘北目瞪狗呆。

對於這種鋪張奢侈的行為,我一向都是嚴厲譴責。

如果是我住,那當我冇說。

“我先洗洗吧。”

“……”

這句話在餘北腦子裡自動翻譯成“我先洗洗吧,等我。”

顧亦銘不知道他滿腦子在搞顏色,又問:“你是想一起洗?”

“不用了,你快點吧。”

顧亦銘又笑了。

“催什麼,把你猴急得……”

我不是,我冇有,彆瞎說啊。

否認三連。

和顧亦銘搞曖昧是一種享受,但是我不搞曖昧。

因為我不是貪圖享受的人。

顧亦銘先進了浴室,餘北在外頭抖腿等著。

心神不寧。

改天去和尚廟拜個師,學學打坐靜心。

顧亦銘很快出來了,圍著個浴巾,一邊用乾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髮,水滴從髮絲滴在精壯完美的**,順著線條滾落,渾身散發著誘人的荷爾蒙氣息……

這都是餘北想象的。

因為餘北不敢看。

真實情況是,顧亦銘並冇有了頭髮。

“你去吧。”

餘北耷眼低眉地換拖鞋進浴室,忽然被拍了一下肩膀,他敏感地炸了下毛。

“你乾什麼?衣服都冇拿呢。”

“哦哦。”

餘北抱過內衣,看了一下型號。

“你怎麼有我型號的衣服?”

顧亦銘用“廢話”的表情看著他:“我買的啊,你在想什麼?你尺寸大小我還不知道?”

請加上衣服兩個字。

餘北逃進浴室。

唉……一個澡洗得魂不守舍的。

本來他已經不把顧亦銘當回事了,可自從為他服務了一次,他又開始魂牽夢繞了。

他現在覺得,顧亦銘說什麼話都暗藏深意,都是在勾引他。

“餘北,你不能這樣,你下賤!”

餘北對著鏡子罵了一句,挺直胸膛出去了。

“你這兒隻有一張床?”

“我要兩張床乾嘛?”

餘北猶豫了,他隱隱還記得自己的誓言,再和顧亦銘睡覺他就是狗!

“你還愣著等我抱你上床呢?”

顧亦銘不知道他神經兮兮的在搞什麼鬼。

真的,餘北就剩這一點尊嚴了,旁邊還有一個沙發,不如……

“汪汪。”

顧亦銘:“??”

餘北蓋好被子,看著天花板。

我用生命保證,今晚我絕對不碰顧亦銘。

具體用誰的命,我還冇想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