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你彆跟我扯有的冇的!”

顧亦銘應該是心虛了。

不,他肯定是心虛了!

“顧亦銘,深藏不露啊。”

他越逃避,餘北越要刺激他。

“自己跑gay吧玩兒,還藉口去找我的,現在怎麼解釋?你揉老子屁股把自個兒揉硬了,你纔是gay對吧,啥時候彎的啊,我咋不知道?”

顧亦銘估計是被羞得發臊,臉越來越紅。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餘北笑得合不攏嘴:“放心,我不歧視你。”

“你真的是欠收拾……”

顧亦銘氣得狂躁,壓在餘北身上,像騎馬一樣,兩隻手對著他腰間的癢癢肉又掐又捏。

“哈哈哈!顧亦銘,住手!哈哈哈,你搞什麼啊?哈哈哈哈!顧亦銘,你滾!你做個人吧……哈哈哈……”

餘北被撓得直想打滾,但是被顧亦銘壓住,他那身腱子肉,餘北怎麼頂都頂不開,他隻能身體跟白素貞吃雄黃一樣扭來扭去。

“你還瞎說嗎?嗯?還不承認錯了是嗎?”

顧亦銘這個王八蛋。

勝負欲怎麼會這麼強?

“我不說了!我錯,我錯了!哈哈哈……”

餘北腰腹往上頂,一邊躲顧亦銘的手,一邊想把他頂下去。

至於撞到什麼,擠到什麼,反正顧亦銘跟鐵打的一樣,也不疼。

顧亦銘忽然停了手。

餘北上氣不接下氣,粗粗地喘著,額頭上全是汗,臉頰緋紅。

餘北想哭。

我終於被顧亦銘弄得嬌喘吟吟,霞飛雙頰,大汗淋漓……

你卻告訴我是撓癢癢??

再看顧亦銘,他神色很奇怪,也不知道在想啥,低頭看著餘北,眼神更複雜了,跟個調色盤一樣。

顧亦銘近在咫尺的灼熱鼻息讓餘北暈眩。

“你乾嘛?射了?”

那也太快了。

和我預期的不符啊。

“難怪汪嘉瑞這個死gay,總跟我要人,對你眼巴巴地饞。”

顧亦銘放開了餘北,自個兒坐那鬱悶。

看他的表情,似乎世界觀被狠狠地撞擊了一下,他現在在懷疑人生。

“你這是說得什麼屁話?”

顧亦銘微微側臉,斜斜地看著餘北:“你太騷了,你可收斂點兒吧,彆老被這些gay惦記了。”

“???”

小問號,你是否有很多朋友?

“你看看你這騷裡騷氣的眼睛……真是……”

餘北一驚。

趕緊揉了揉眼睛,幸好隻有一點被顧亦銘撓出來的眼淚漬。

還以為被他看到眼屎了呢。

顧亦銘詞窮,“太騷了!”

顧亦銘自己硬了,怪彆人騷。

真是不要臉。

“把你騷彎了?”

餘北都懷疑酒喝到顧亦銘肚子裡去了。

天還冇黑呢,就開始騷動了?

哦已經半夜了。

那怪不得。

“這跟彎不彎有什麼關係?”

餘北也身體發軟地坐起來。

顧亦銘眉頭皺得更厲害了:“你看看你起身的姿勢都……都這麼浪!”

餘北興致勃勃地問:“你跟一個男的打打鬨鬨,然後就有反應了,這不是彎是什麼?我問你,你現在是不是看男的都覺得誘惑?在勾引你?”

“說什麼傻話呢?”顧亦銘十分不理解,“隻是對你。”

“我也是男的。”餘北得意洋洋,“顧亦銘,你這回真的彎了。”

“你是搞邪教的?休想灌輸我這些東西。”

顧亦銘撇了撇嘴,似乎被噁心到了。

“那你倒是解釋解釋啊,不敢承認?”

餘北指了指他褲襠下麵,彆人的是帳篷,他的是個蒙古包。

真的很壯觀。

“我都說了隻是對你。”顧亦銘自己倒看得開,“男人被摩擦,有反應再正常不過了,何況你屁股那麼軟。”

說實話,這些年我在顧亦銘麵前躍躍欲試,他一直不上我,我還以為他不行。

“什麼?”

難道不是因為我

“就是很軟啊。就像……就像女人的胸?”

顧亦銘手指動了動,像是在回味。

餘北直犯噁心。

在直男癌這個方麵,顧亦銘一向拿捏得死死的。

“你可滾吧!”

餘北的手被顧亦銘拉住。

“幺兒,幫幫我吧。”

餘北以為自己聽錯了。

“什麼?”

“你把我弄出反應,就想不負責跑了?”顧亦銘很不爽。

餘北緊張地環顧左右。

並且吞嚥了下口水。

這種要求……他從來冇聽過。

以前顧亦銘可正經了,彆說邀餘北做這種私密的事兒,就連小片片兒,顏色刊物,他瞧都不瞧一眼。

餘北還以為他修煉過葵花寶典。

這麼無慾無求。

原來他的雞兒也不是光用來撒尿的。

早說嘛!搞得餘北每次對著顧亦銘的照片自我安慰都很慚愧,內疚玷汙了男神,完事還要跪在照片麵前上三柱香。

“我不。”

雖然很想。

但是我不。

不為什麼。

因為我酷。

“你什麼意思?”顧亦銘不敢置信,“你在外頭浪得起飛,就剩咱倆了你矜持個什麼勁兒?”

“被媒體拍到影響不好。”

顧亦銘憋著氣說:“冇有媒體,車窗都有反光膜。”

“你不是說我不讓我跟男人拉拉扯扯麼?變成了gay可怎麼辦?”

“放心,直的彎不了,彎的直不了,聽說是基因決定的,咱倆認識這麼多年了,你還不瞭解我?咱倆都不彎。”

顧亦銘十分理直氣壯。

餘北可冇那個自信。

“顧亦銘,你這個雙標就有點嚴重了。憑啥我跟彆人喝個酒都不行,跟你就可以互相安慰?”

顧亦銘一臉迷糊:“咱們能一樣嘛?”

“那你乾嘛非得讓我幫你?”

“彆人的手舒服一點。”

餘北一個激靈:“你怎麼知道‘彆人’的手舒服一點?”

“左手的感覺都不一樣。”顧亦銘認真說道。“你不是看過片兒嘛,我覺著你技術肯定比我強。”

餘北不知道該不該笑。

這算是……誇他?

那他可找對人了,大學瘋狂迷戀顧亦銘那會兒,他的確積攢了豐富的經驗。

“彆廢話了……手放進來。”

顧亦銘臉都快憋青了,一把拉過餘北的手,往褲子裡塞。

“臥槽——”

餘北的世界觀也崩塌了,他隻碰到過軟的小亦銘,不對,大亦銘。

這太特麼大了!一隻手隻握了個頭……

“顧……亦銘,外頭路人看得到嗎?”

餘北刺激得嗓子都啞了。

顧亦銘關掉了車內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