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被一個直男寵成殘廢,想想都冇臉見人。——《又被男神撩上熱搜》】

餘北和顧亦銘翻雲覆雨了一宿。

可惜是在夢裡。

餘北睡眼惺忪打開手機時,介麵還停留在昨晚的微博。

訊息提示:9999 ……

餘北看了一眼評論點讚新增粉絲數,沙雕了。

“臥槽我紅了?!”

餘北瞄了一眼熱搜廣場,【顧亦銘@餘北】熱搜第一!餘北有種不詳的預感……

“顧亦銘艾特我?他啥時候艾特我?他為毛艾特我?”

他顫抖著手指點進顧亦銘的微博,第一條就是:@餘北睡了冇?時間顯示昨晚12:30。

顧亦銘的微博除了電影宣傳,就隻有簡簡單單的影評文字類,圖片都發得少,突然冒出來一句嘮家常,著實觸目驚心地有違人設。

下方評論:

【天惹,我老公竟然發微博了,還是日常博,我冇看錯吧?】

【嚇老子一跳,還以為是官宣。】

【手滑了吧……】

【所以,餘北是誰?有人科普一下麼?】

【十八線男演員,資料如下……】

【為毛這親昵的語氣,我感受到了一種過分曖昧的資訊……】

【腐眼看人基。】

【腐粉麻煩收斂一點好嗎,亦銘聲明過很多次是直男,不覺得冒犯麼?】

【腐粉滾,亦銘和章梓瑩的戀情還冇確定,你們湊什麼熱鬨?KY真噁心。】

……

餘北退出微博後,看到十幾條來電顯示才確認,是的,他昨晚把顧亦銘鎖在門外了。

餘北的陳伯都給嚇軟了。

他居然把幾億少男少女的夢關在了門外!他都恨不得把男神供起來,天天唱我家大門常打開,開放懷抱等你的。

我怎麼敢?

餘北心想。

不愧是我。

可把我牛皮壞了,叉會兒腰。

餘北起床,準備吃碗泡麪壓壓精。

剛燒好開水,門鈴響了,餘北手一抖,跑到門邊從貓眼看到了顧亦銘。

這是我家?我憑啥心虛?

餘北挺起胸膛打開了門,和顧亦銘四目相對。

“你總算起了。”

顧亦銘自顧自地進門,像回自家似的換了拖鞋,將高定西裝外套掛在玄關,合身的白襯衫勾勒出精壯完美的身材線條。

餘北又看癡了。

謝謝,有被誘惑到。

真不怪餘北花癡,顧亦銘這種男人,天生帶著男神的氣質,臉又陽光,身材又完美,真是太遭人稀罕了,除了太直,完全冇毛病。

餘北哪怕是直男,這麼多年的近距離觀賞,都難以自持!

何況他是彎的,他是夾在山路十八彎和九曲黃河中間的一盤蚊香。

“幺兒,你昨晚怎麼把門給反鎖了?”顧亦銘把提著的塑料袋放餐桌上一邊問。

他臉上帶著笑意,和煦得像是夏日的陽光。

這人高冷起來像德牧,笑起來就是條哈士奇。

他就是狗!

他居然冇生氣?

餘北迴過神來,低頭把臉頰想入非非的紅暈藏起來,視線落到顧亦銘襯衫袖口,上頭繡著顧亦銘的簽名。

“我……”

餘北快速思考,他要說出一句最硬氣的話!

“我還以為你去章梓瑩家了呢。”

尼瑪……

餘北自己都羞恥,這聽起來哪硬氣,像極了吃醋的小媳婦兒。

“嗯?我去她家乾什麼?”顧亦銘冇聽明白。

餘北纔不會說第二遍,愛乾嘛乾嘛,關我什麼事?

“給我喝口水。”

“什麼?!”

這麼直接的嗎?

不用前戲?

顧亦銘看他咋咋呼呼,莫名其妙地自己倒了一杯水,仰起頭咕咚咕咚喝下去,餘北目不轉睛地盯著他滾動的喉結。

太丟人了。

餘北嚥了咽口水。

冇辦法,愛一個人,就連他喝水都覺得性感。

“你在吃早餐?”顧亦銘看到餐桌上的老壇酸菜,“就吃泡麪?”

泡麪咋了?王者的生活就是這麼奢華而枯燥。

顧亦銘直接扔進了垃圾桶。

“過來吃飯。”

顧亦銘打開袋子,拿出幾盒精緻的早點,奶黃流沙包、蝦餃皇、蒸排骨、虎皮風爪,餘北吃早茶必點的四樣。

剛坐下,顧亦銘就夾著奶黃包遞到他嘴邊喂他。

餘北扼製住了張口的衝動,自己起身拿了雙筷子。

“我自己來。”

顧亦銘眼神稍有點不對勁:“你怎麼了,幺兒?”

我還能怎麼了?

餘北很氣,光是顧亦銘外表的魅力,真不能讓他堅持7、8年,就是他有直男該死的臭毛病,逮著自己又寵又撩,還不自覺。

被一個直男寵成殘廢,想想都冇臉見人。

餘北覺得自己就是個吊死鬼,有了顧亦銘缺氧,冇了顧亦銘不能活。

“那你昨晚在哪睡的?”餘北問。

“小區地下停車場。”顧亦銘淡定地回答,“剛剛我順便去買了點心,還是熱的呢。”

“……”

誰要是把餘北撂車裡睡一晚上,餘北能把他頭蓋骨掀了。

而顧亦銘一點都冇生自己的氣。

如果這都不算愛?

“車裡……腳都伸不直吧。”

顧亦銘的大長腿肯定無處安放,忒難受。

餘北愧疚地啃著虎皮風爪,眼光正尋找垃圾桶吐雞骨頭,顧亦銘的手出現在他唇邊,就這麼自然而然地伸手接。

如果這還不算愛?!

在外高冷的禁慾男神影帝,在家居然用手掌給他接雞骨頭?!

餘北嚇得一口把雞骨頭給吞了,差點冇噎死。

顧亦銘奇怪地看著他,收回手。

“是啊,真困,我去洗澡補個回籠覺,碗筷你放著,等我醒了收拾。”

顧亦銘起身,進了浴室。

餘北聽著浴室若隱若現的水聲,臉紅心跳,手裡的雞爪它突然不香了。

他已經厭倦了顧亦銘冇頭冇腦冇底線的曖昧!

既然下定決心要和顧亦銘保持距離,就不能心安理得地接受他的寵愛!

餘北把餐桌收拾了,又把碗筷也洗乾淨消毒,躲進了自己臥室。

臥室門忽然被推開,顧亦銘帶著一身朦朧的水汽走進來,他光著膀子,就圍著一條浴巾,上身飽滿卻不過分彷彿精心雕刻的胸肌線條,完美的人魚線以及腹肌,就連胸前兩顆馬賽克都在瘋狂強姦著餘北的眼睛。

“你乾什麼?!”餘北大叫一聲。

“睡覺啊!”顧亦銘莫名其妙。

“隔壁不是還有次臥嗎?!”餘北嚷嚷。

“我們倆都睡多少年了!!”

顧亦銘嚷回去,然後鑽進了餘北的被窩。

餘北你可收斂一點吧!

你口水都快流成黃果樹瀑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