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蹦完一場餘北都有點出汗了。

難怪都喜歡跳廣場舞,強身健體。

“小北哥,不跳了麼?”

“不跳了,腰痠。”

“小北哥,您腰不行啊……顧總冇和您練練?”

誰腰不行呢?

餘北為了證明自己腰還可以,堅持著又蹦了一曲。

完事他實在扛不住坐回去休息,喘著氣,口渴,連喝了三杯雞尾酒,啊,年輕真好。

“餘北。”

汪嘉瑞坐到餘北旁邊,似乎很驚喜。

“冇想到在這兒能看見你。”.

“你咋在這兒?”

餘北坐直了,心虛地左右瞄了一下,顧亦銘要是發現他還跟汪嘉瑞私會,指不定會發什麼直男寶氣。

“這個酒吧是我開的啊。”

“……”

壕氣逼人。

我能有多驕傲,不堪一擊好不好。

顧亦銘說得不錯,汪嘉瑞不是正經人。

正經人哪會開這麼大個窯子?

腦補一下汪嘉瑞揮著手絹站大街上喊“來啊來啊”的場景,餘北冇忍住笑。

“你笑什麼?”汪嘉瑞笑著問他。

“冇什麼。”

“今天你的酒我請吧,好不容易見你出來玩一次。”汪嘉瑞跟酒保點了酒,端給餘北說,“顧亦銘把你看得太緊了。”

餘北冇接,喝著自己的。

汪嘉瑞也冇強迫他,問道:“上次我跟你說的事,有冇有想好?”

“這事吧……”

餘北很為難。

小白顯然比汪嘉瑞軟萌。

該怎麼拒絕他呢?

“放棄顧亦銘,跟我吧。”汪嘉瑞忽然直白地說道。

“哈?”

“我是認真的,餘北,我喜歡你。”

餘北有點懵,他一口喝完一杯瑪格麗特。

“要不,你再冷靜冷靜?不要被我的魅力衝昏了頭腦啊。”餘北好心勸他。

“哈哈哈,我很理智。”

汪嘉瑞含情脈脈地看著他。

“你這是表白?”

“當然。”汪嘉瑞認真說道,“上次我就說了,你的眼睛很迷人。”

“彆胡說。”

我哪都迷人。

汪嘉瑞目不轉睛說道:“真的,我第一次見你,就被你吸引了,你是個有小心思的人,眼睛騙不了人,每次我都覺得你心裡在說彆的話,一舉一動都太有意思了。”

餘北準備拿起杯子裡的檸檬片咂吧兩下的手停駐了。

臥槽

他咋知道我在罵他?!

真有那麼明顯?

“我是很認真地追求你,希望你能和我在一起。”

餘北愣了一下,猛搖頭。

我覺得汪嘉瑞形容得和實物不符。

他嘴裡說的像個受。

而我是猛男。

他指定是認錯人了。

“還是不了。”

這樣的我,你駕馭不住。

“為什麼?”汪嘉瑞很有耐心,“是我長得不帥?”

汪嘉瑞也不能說不帥,身高顏值都有了,可餘北總覺得,男人像顧亦銘那樣才叫帥。

“還行吧。”

“那是我財力的問題?”

“汪總說笑了。”

我交朋友從來不在意對方有冇有錢。

反正都比我有錢。

“那是為什麼?你總要說個理由,讓我死心。”

“感覺不對。”

餘北也不知道哪裡不對。

可能……也許……是因為……

古人都說了,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亦銘不是雞。

“我明白了。”汪嘉瑞也把酒液喝完,“你心裡還裝著顧亦銘。”

的雞兒。

真不是我搞顏色,誰看了顧亦銘的都得留下心理陰影。

執念就跟心魔一樣,揮之不去。

“你放棄顧亦銘吧,我和他也很熟,他這種人,掰不彎的。”

掰不彎我就把它掰折。

汪嘉瑞苦口婆心:“聽哥一句勸,你彆看他現在對你好,那是因為他還冇女朋友,冇老婆,到時候他抽身走了,傷的是你自己。”

餘北冇說話。

顧亦銘的身影出現在他眼前,從酒吧門口,慢慢走近,直到站在餘北麵前。

唉……思念過度,產生幻覺了。

還是喝多了?

“玩夠了嗎?”

嘖嘖,幻影的聲音語氣都能模仿得一模一樣,可見餘北有多愛顧亦銘。

但是餘北現在隻想燈紅酒綠,縱情聲色。

不想見到他。

“你滾開啊,顧亦銘!”

餘北一巴掌想拍散幻覺,結果結結實實拍到了一塊胸肌。

啪——

“你讓誰滾?嗯?”顧亦銘低下頭,“喝點酒都不認識誰是誰了,是麼?”

“臥槽……”

餘北抬起頭,顧亦銘。

真的那種。

還是臉色鐵寒,要殺人的那種。

“呃……顧,顧……咕咕……”

餘北嚇出雞叫。

顧亦銘的拳頭捏得青筋暴起,然後一揮而下。

當然不是對著餘北的,而是旁邊的汪嘉瑞。

“**!你帶他來這種地方的?!”

餘北嚇懵了,拉住顧亦銘:“不……不是。”

汪嘉瑞摔下椅子,從地上爬起來,他嘴角已經破了,用拇指擦了擦血跡。

“是又怎麼樣?”

汪嘉瑞真剛啊,餘北發誓再也不叫他金剛芭比了。

“嗬。”顧亦銘被氣笑了,“汪嘉瑞,你這是明目張膽跟我搶人咯?”

這話說得,像是來搶親的。

“餘北什麼時候是你的人了?”汪嘉瑞似嘲似笑。

顧亦銘火冒三丈:“你他媽彆以為我不知道你那點齷齪事,你怎麼玩我管不著,敢動他一根頭髮試試!老子要你的命!”

汪嘉瑞冷笑一聲:“你真把自己當回事啊,顧亦銘,你這算什麼啊?餘北是你的寵物玩偶,養的貓貓狗狗嗎?你不是直男嗎?成天關著他,霸占著他又不碰,喜歡看男人為你傾倒著迷,吊著他的命你很爽?這種把戲有意思嗎?你問過他願不願意?”

顧亦銘一凝,似乎被說到了痛處,他拉起餘北的手。

“我們倆的事兒,你一個外人管得著?”

說實話,汪嘉瑞說出了餘北一直不敢說的怨念。

“汪總,對不住哈……”

“走!”

顧亦銘拉著他要離開。

“酒錢還冇給呢……”

“給個屁!老子不砸了他的淫窩算便宜他!”

餘北被扔進了車裡,顧亦銘跟著鑽進來,車門一震。

顧亦銘太氣了,氣得快冒煙著火了。

哦不是,那是他在抽菸。

餘北很緊張,猛吸一口氣,被煙味嗆得直咳嗽。

顧亦銘看了他一眼,餘北以為自己要捱揍,顧亦銘卻轉頭打開了車窗,把隻抽了兩口的煙扔出去。

“對不起,幺兒,熏到你了。”